MELISSA AVALOS/THE VARSITY

人们通常认为虽然不安稳的睡眠常是由现代久坐的生活习惯、手机和电气照明导致的,但是根据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人类学助理教授大卫·萨姆森(David Samson)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它很可能和古人类使用的针对夜间威胁防御的生存方法相关。

萨姆森通过他的实验,向我们展示了人类焦虑的睡眠习惯是如何跟“哨兵”假设联系在一起的。这个假说起初是由弗雷德里克·斯奈德(Frederick Snyder)于1966年提出的,他认为,群居动物会使用一定的防御策略来保护自己—包括当大部分个体处在熟睡以及脆弱、易受攻击的状态时,小部分个体在夜间依然保持清醒和警觉。

萨姆森和他的合著者认为,在包含不同年龄层个体的群组中,较年轻者和年龄较长者睡眠习惯时间的不同是有进化层面的积极意义的–主要体现在这种方法能使大部分个体休息时,小部分个体仍能够保持清醒和警觉。而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进化人类学的教授和合著者查理·纳恩(Charlie Nunn)则将这种浅睡眠的作息模式和在存在威胁时更好的自我防御能力联系在了一起。

萨姆森的实验调查了非洲坦桑尼亚北部的哈扎(Hadza)民族–因为他们狩猎采集的习惯和早期人类的生存策略十分相似。哈扎民族不使用任何的电子用品和气候控制系统,而且不同年龄层的男性和女性都在野外共同睡觉。他们常常会面对其他人、动物以及气象变化带来的压力,而他们必须像早期人类一样,在日常生活中适应这一系列的挑战。

实验人员对三十三名健康的哈扎族男性和女性进行了为期20天的研究,在此期间,他们使用类似手表的运动监测装置追踪他们的睡眠习惯。

结果显示,男性和女性平均每晚的睡眠时间是6.5小时。但是,年龄较大的部落成员通常会睡得比较早,而年轻者则会睡得比较晚。而在这个实验中,所有的被试者都在区区18分钟内便入睡了。

在一封给The Varsity的邮件中,萨姆森这样写道:“实验中发现哈扎人鲜有同时入睡的现象(在夜晚的任一时刻,都有至少40%的成年成员是清醒的),为‘哨兵’假设提供了意外而强力的支持。”

虽然哈扎人的生活与睡眠习惯与不具有狩猎采集的人有很大的的区别,但是由于他们的睡眠习惯模仿了人类祖先防御夜间捕食者的方法,向我们展示了人类的进化历史。这一结论提出,我们不稳定的睡眠习惯也许并不能单单“怪罪”于手机或者电子产品的使用–而是与我们的祖先密切相关。

“在西方社会,我们倾向于把处于正态分布曲线以外的现象视为是‘不正常的’”,萨姆森解释道,“但实际上,也许这些习性是能使我们的祖先适应远古的生活的,而如今我们出现了‘进化的不匹配’—也就是说,我们祖先的习性与现代社会以及技术产生了冲突。”

萨姆森希望他们的实验结果能够使人们意识到:他们一生中睡眠习惯的多变性和灵活性其实是正常的,这些特性还能帮助人们减少睡眠焦虑及提高睡眠质量。萨姆森说:“我的实验室会通过测量全世界传统部落成员的睡眠模式,以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睡眠数据库。不仅如此,我们会继续通过测量所有灵长类动物的睡眠习惯,以期找出人类与非人类、人类与其他哺乳类动物在这方面的差异。”

更正:这篇文章的前一版本错误地认为哈扎族的男性和女性每晚睡眠时间为9.5小时,实际时间应为6.5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