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A LIU/THE VARSITY

上个世纪,美国总统尼克松一力促成,将致幻药物(即毒品)描述成位列第一的公众敌人,近十年则有相反的趋势,公众已经开始大面积地接受毒品作为药物的治疗效用。

这要大大归功于神经科学和精神病学领域里奠基性的研究。研究表明,这些药物的治疗潜力远比以往估计的要高出许多。同时,众多国内新兴组织和跨国集团也在致力于推广这些研究成果,为现今公众对于药物的广泛接受做出了贡献。

加拿大学生毒品改善政策协会(Canadian Students for Sensible Drug Policy,CSSDP)多伦多大学分会就是这样的一个组织。该协会于今年9月23日策划举办了名为“与蘑菇一起做思维导图”的研讨会。该研讨会于每年举办一次,目的是让普罗大众能够了解有关致幻药物治疗作用的最新信息。

本次活动的策划人,丹尼尔·格里格(Daniel Grieg)宣称,CSSDP的主要目标是在政治层面让青年人发声,使得这一群体能够更加融入政治生活。据格里格所说,大部分政治家偏好严格的药物管制,号称是为了青年人群体的益处,但政治家们甚少考虑青年人得诉求到底是什么样的。去年,该协会的代表团参加了联合国大会药物政策的特别会议,其中一名代表出席了社区会议。

格里格认为无论法律是否支持人们仍旧会使用致幻药物。因此,政策不应当以惩罚为目的,而应当从支持和康复性的角度来看待。CSSDP多大分会在过去的几年主持了多个支持这一观点的讲座和活动

让-马克·蒙卡尔沃博士(Dr. Jean-Marc Moncalvo),兼任多伦多大学生态与进化生物学系副教授和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自然历史系真菌馆馆长,曾在研讨会上发表关于菌类和人类及其他动物关系的演讲。童年时期他常在瑞士阿尔卑斯山采摘蘑菇,这一经历使得他之后就读于瑞士洛桑大学,并钻研真菌学课题。

当被问及政府应当如何对待毒品政策时,蒙卡沃尔教授回答,“要知道,这是个有历史根源的社会议题。并不是所有的社会都是一样的。我们所处的是一个以西方文化为主,受现代战争和各种赚钱机器影响的社会。为什么选择酒精而不是裸盖菇素*(psilocybin)?我认为目前各国政府的毒品政策都有些荒诞。”

*裸盖菇素:是致幻剂脱磷酸裸盖菇素的前药,后者是裸盖菇素的活性代谢物和其全部精神作用的产生源。

出席座谈会的嘉宾还有多伦多大学智慧与意识实验室(Wisdom and Consciousness Lab)的主任约翰·维威克(John Vervaeke),以及副主任安德森·托德(Anderson Todd)。该实验室从心理学、神经科学、认知科学领域的角度出发,探索不同的意识改变状态(altered state of consciousness)和智慧培养之间的关系。

意识改变状态(altered state of consciousness)*:不同于正常意识的其他状态。

这个团队最终想要探索超越理性或神秘经历和生命意义之间的联系,而生命被赋予的意义往往被忽略。维威克主任认为,某些毒品禁令背后的历史原因很值得质疑,而呼吁政策大改的观点也得到了近期研究结果的支持。

心理技术学(Psychotechnology)的产生意义重大,在治疗方面也有巨大潜能。“没有一个政治家关心意义危机。他们没有投入时间、精力,或是注意力在这些方面,使得孤独开始蔓延,最终导致今日我们所见到的极为严重的精神健康危机。”

托德副主任认为,虽然美国的“毒品之战”确实矫枉过正,但这种自由党主义下深受人们欢迎的反击同样危险,亦是不可取的。大概没有哪位研究人员或专家会大力宣传迷幻药物的娱乐用途,比起这个,托德相信科学应当继续努力展现迷幻药物并不危险的一面,并且表明用于治疗时,这些药物是十分有作用的。

“迷幻药物不是玩具,是工具。你不会轻易让人去使用电锯,那么同样,你也不应该让人轻易使用迷幻药。”


—翻译/Translate: Yvonne Yuan 袁梦雨
—校对/Proof: Yingwei Liu 刘滢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