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ISSA CHEN/THE VARSITY

当讨论城市发展与规划问题时,一种“非此即彼双方对抗”式的心态总是出现。一些社区联合会和议员的行为正反映了这种想法的广泛性。大学生和当地居民的关系似乎越发紧张,同时,双方的利益诉求看似互不兼容。

尽管现状如此,多大(U of T)及其学生们比周围环绕的居民区更早地来此落户。类似阿尼克斯(Annex) 和哈伯德居民区(Harbord Village) 这样的社区是很多学生的本家,他们也是这些社群公民的重要组成。城市规划人员和议员们在制定影响学生居民的城建政策时需要考虑他们的利益。相应地,学生们需要更多、更加活跃地表达清楚自己的利益诉求。

最近,20号选区的议员乔伊·克莱希(Joe Cressy)协同来自阿尼克斯居民联合会(Annex Residents’ Association)、哈伯德居民区联合会(Harbord Village Residents’ Association)、以及休伦-瑟赛克斯居民组织(Huron Sussex Residents’ Organization)的社区领袖,共同敦促多伦多市政府移除兄弟会和姐妹会的许可证豁免权。此豁免权允许兄弟会和姐妹会在没有申请多租客租房许可时,即可出租名下房屋。这是学生-政府关系发展的重要事件。

过着希腊式生活*的学生们确实需要做个好邻居。与此同时有关方面也应当妥善处理关于设施管理不善、周边噪音、性侵害的投诉。然而,克莱希议员和居民联合会的提案只会影响到设施管理的部分,而不会处理任何有关他人行为的投诉。总的来说,不管提出什么样的规定,其发展执行都需要和多大学生商谈,无论居住在此的学生们是不是兄弟会或姐妹会的成员。

(*希腊式生活(Greek life):指代有姐妹会和兄弟会的大学校园传统,因大部分会名都由希腊字母组成,因此被称作希腊式生活。译者注。)

取消兄弟会和姐妹会的此项豁免权也会影响到住在集体式住宅的学生。如同租住兄弟会或姐妹会房产的学生一样,学生合作住宅(student co-ops)也拥有多租户租房许可证豁免权。合作住宅为这个平价房供应紧张的城市提供大量廉租房,做出了巨大贡献。

尽管入校就读的学生越来越多,校园周围仍然缺少物美价廉的出租房,这促使多大在近几年建立了更多学生宿舍。而这些建筑计划遭到了受邻避主义影响的诸多居民联合会的反对。

邻避主义来源于“别来我后院(Not In My Backyard)”的缩写。它通常导致居民们谴责房屋周边出现的任何改建计划,哪怕这种改建有利于整体社区。

在2012年到2013年,许多居民联合会反对在学院路(College Street)和士波丹拿路(Spadina Avenue)的路口建立24层的学生公寓。质疑声称这栋建筑的巨大的阴影会遮蔽社区的阳光,并且不符合周围社区的建筑风格。

最近,多大提出了在士波丹拿路和瑟赛克斯路(Sussex Avenue)路口建立学生宿舍的提案。哈伯德居民区联合会对此提出抗议,原因是为了建这栋学生宿舍需要拆除一幢1885年左右建立的老楼。这个案件由安大略市政上诉委员会进行听证,并考虑相关资讯的建议。多伦多政府人员支持居民联合会一方。

有人会认为,在校园事物上学生们应该更积极地发声。然而在商讨相关事宜的公众会议与出席市政厅会议的代表团中,除了偶尔出现的多大学生会高层,极少有30岁以下的与会人员。

曾有一度,学生们和城市部门、居民联合会并肩协作,取得了好结果。在20世纪60年代与70年代之交,居民联合会和学生中的积极分子成功游说阻止了安大略省政府建士波丹拿高速公路(Spadina Expressway)的城建计划。倘若改计划得到实施,从今天的艾伦路(Allen Road)开始到多大圣乔治校区(St. George campus)西北角的空间都会被占据。省政府也不得不拆除卡萨罗马城堡、一些教学楼和相当一部分阿尼克斯居民区。为了达成目标,学生们积极参与相关研讨会和代表团。

今天,学生们在有关市政问题的交流中时经常被边缘化。城建人员和议员们需要理解学生们作为社区一员的合理诉求,从而在影响学校周边的城建决策中倾听学生的意见。

此外,更多学生需要积极参地为他们关心的事物发声。这毕竟是我们的社区:我们在校园里学习,我们中的很多人在学校周边生活、工作。在公众会议上发言,或联系市议员都是有效的提出诉求的途径。这些努力能帮我们学生促进多伦多的发展,最好在事情变得糟糕起来之前。


—翻译/Translate: 井欣/ Xin Jing

—校对/Proof: 刘滢薇/ Yingwei Liu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