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不平等主题讨论会引发抗议,主办方致歉

多伦多大学维多利亚学院(Victoria University)于10月4日举办了每年一度的Keith Davey讨论会,当日活动被十余位抗议学生打断。抗议内容针对本次讨论会的主题“社会不平等: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吗?是否有解决的方法?”

本次活动的重要来宾有梅西学院(Massey College)院长休·西格尔(Hugh Segal), 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专栏作家安德鲁·高恩 (Andrew Coyen),性别与经济研究所所长莎拉·开普兰(Sarah Kaplan),以及本次活动主持人史蒂芬·莱德鲁(Stephen LeDrew)。

讨论会一开始学生们就走上了讲台,就他们眼中“不诚实、不尊重他人,且具有煽动性的”社会不平等框架发表了演说。

在讨论会开始前,政治科学系主任安托瓦内特·汉德里(Antoinette Handley)曾就本次主题所引发的争议发表言论,“请各位放心,活动主办方从未对社会不公的存在性怀有丝毫质疑,也从未想过弱化这个议题。”

“不过,我也充分理解本次主题构建会引发这样的解读。但是主办方的本意是希望发起一场关于社会不平等和经济不平等两者之间关系的讨论。”

学生们也对本次专家的选择提出了抗议——所有讲员均为白人,其中绝大多数为男性。

在抗议的过程中,一名观众高呼,“我们不是来听你们说话的。”这句评论引发了一阵欢呼掌声,与此同时抗议者仍在继续演讲。

台上演说进行了五分钟后,抗议学生邀请观众和他们一同离场,以示抗议。至少一排观众起身离开了讲堂。

“我在维多利亚学院上学的时候,从未见过有人像我一样在半夜清洗厕所的……,我这么做是为了付学费。”当学生们离场的时候,莱德鲁(LeDrew)如是说。

“我们并不是想针对你们当中任何一位。不是想针对你,这是才是重点。”抗议者如是回应道。

活动结束后,莱德鲁关于这次抗议者的出现接受了The Varsity的采访。“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有抗议的权力,祝福他们,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 然而,莱德鲁认为,他们对于他和其余专家的批评是“无理取闹”。

“抗议的内容基本上是一群一事无成的富家子弟胡言乱语,他们说的这些,全都是废话。他们应当先查清楚事实。至于他们自己的观点,以及对本次话题提出抗议的行为,祝他们好运。”

抗议者离开之后,讨论会继续进行。专家们提及了许多话题,例如全民最低工资,原住民议题,以及性别和收入差距的问题。

在问答环节中,本报就最近于梅西学院(Massey College)发生的反黑人种族歧视事件,及其所导致的高级研究员麦克·马鲁斯(Michael Marrus)道歉辞职一事向院长西格尔提问,询问他准备如何回复学生。

“行政处和学院都对十分重视本次事件,” 西格尔说, “参与对这种冒犯他人、种族歧视且有损人格的事件的讨论都是不合适的,更有甚者竟然当做玩笑话……我代表学院致歉。”

讨论会主办方及专家组回应

次讨论会由政治科学系,政治科学学生协会(Association of Political Science Students, APSS),以及维多利亚学院三方合办。

汉德里系长向本报致信,“在昨天的Davey讨论会上,一群学生通过和平尊重的方式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他们的行为对本次活动几乎没有造成干扰。”

尽管维多利亚学院没有直接与本报对话,据汉德里系主任称,她的结论是与维多利亚学院代理院长史蒂芬·拉普(Stephen Rupp)商讨后得出的。

在讨论会开始前, 政治科学学生协会曾发表声明,表达对本次活动的不满。“本次讨论会对于讲员的选择确实值得质疑,我们理解你们的顾虑并赞同这一点。”该声明如是写道。

“政治科学学生协会对本次活动策划的参与十分有限:我们只开了一场会议,当时还没有选出任何讲员。不过,没能仔细考虑每一个被选定的讲员,以及向合办方提出我们的顾虑,确实是我们的过错。”

讨论会结束后,汉德里系长在政治科学系网站上发表了声明,宣称本次讨论会的主题绝无“质疑不平等是否存在”的企图。

学生参与者回应

本次讨论会是向公众开放的,但学校鼓励参与Vic One计划*以及上POL101课程的学生参加,以通过本次活动获得一分额外分。

(Vic One: 维多利亚学院为学生提供的活动计划,鼓励学生参与,如讲座等的学术活动。译者注)

其中一位参加者,乔伊·范(Joy Fan)告诉本报,“讨论会一开始就出现了抗议,这使得我对接下来他们会如何回应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但好在整个会场的氛围都十分友好和开放。那些专家们也是,他们很清楚自己的立场,但仍然针对这种情况阐明了有价值的信息。”

另一位参与Vic One计划的学生香侬·文森特(Shannon Vincent)在活动结束后表示,“本次活动的主题和对讲员的选择是不合适的。他们不够多样化。但是,如果这些抗议者当时留下来了,他们就不会止步于抗议阶段,而可以深入展开,因为后来有一场很热烈的讨论,而且少数群体也有参与。”

APSS尚未回复本报提出的评论请求。


—翻译/Translate: 袁梦雨/Mengyu Yuan

—校对/Proof: 王雪琪/Xueqi Wa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