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ALS ZHENG/THE VARSITY

今年夏天,美国公共交通协会(American Public Transportation Association)授予多伦多公交系统(TTC)2017年度杰出公共交通系统荣誉称号(Outstanding Public Transportation System of 2017),这是1986年以来多伦多公交系统首次荣获“公共交通运输系统”奖之后的又一次获奖。介于火车延误,巴士失踪以及肮脏的座位,我们这些经常乘坐TTC的人对这个奖项表示质疑。在这里,我们的撰稿人分享了他们在TTC上的“光辉事迹”。

星期二晚上,我坐在地铁的座位上,准备回家。那时我是大一新生,还在试着习惯使用TTC,了解它的乘坐细节。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经历了列车随机停在隧道中间的经典桥段。同一车厢的还有一位穿着巨大充气恐龙服的男士,他看起来很讨厌这样突然的隧道停车。

他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声地抱怨当下的状况。随着他的抱怨声越来越大,列车再次启动,让这个穿着恐龙服的男士跌倒了。

—萨林·伊凡(Sarim Irfan)

那是八月份炎热的一天,我正在开向吉卜林车站(Kipling)的列车上,去我朋友家的游泳池。当我在地铁上找到座位坐下时,一位建筑工人模样的乘客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他看起来昏昏欲睡的样子,对周遭的环境毫无觉察。当车子开始移动,他的身体开始向我这边倾斜,直到最后他几乎靠在了我身上睡着了。

周围的乘客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他们鼓励道:“姑娘,你不必忍耐这种行为!”有一位乘客让了座给我,当我站起来的时候,这位男士径直向前倒了下去,毫无反应,人群就混乱了起来。

一位女士按下了紧急按钮,另外一位将她的钱包当作扇子扇了起来。人们喊叫起来,问我是否从他的呼吸里闻到了酒精的味道。当列车开到下一个站点时,等了15分钟医护人员才到达。

与此同时,其中一些人,包括双手发抖的小护士和一个从始至终只讲了一句英文 “ 我是医生(I’m a doctor) ”的医生试图救治这位男士。在月台上,一位男士喊道:“我急着去别的地方!”,周围人开始指责他,一位女士大声抱怨这位男士太自私了,接着开始口角争执。之前昏迷的乘客仍未苏醒。一些人开始录像,然而这位女士转向摄像的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执。

其他人参与进来,大家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个失去意识的乘客。最终医护人员到达了,在被担架抬出去的时候那位乘客似乎短暂地恢复了意识。

— 利亚·库伯曼(Leah Kuperman)

今天夏天,就在圣乔治车站(St. George station),我受到了一位中年女子的骚扰,仅仅是因为我穿着裙子和高跟鞋。因为当天要去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穿着打扮要适合派对场合,我是这样认为的。

当我和朋友进入地铁站时,我们发觉有一位女士看着我们,但我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正要出站。当我们在等地铁时,之前我们看到的这位女士掉转头来开始对我的衣着大声评判起来;她一口一个荡妇、妓女,还有很多不堪入耳的言语。

车站里没有一个人来安慰我,关心我是否安好,我很庆幸那天我的朋友在身边,但如果他们不在呢?像我遇到的这样的状况还不断地在地铁里上演,除非能让每个人感到安心舒适,否则TTC将永远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阿利亚纳·马萨米 (Aryana Munsamy)


—翻译/Translate:李映雪/Yingxue Li

—校对/Proof:邵越美/Yuemei Shao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