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ANA SAMI HAMDONAH/THE VARSITY

最近,The Varsity推出了一个新项目:中文版翻译。这个发展体现了多伦多大学和加拿大在语言上的多样化。在这个世界上有超过50%的地区使用双语系统,但是,能够使用不止一种语言是有益的,真的有科学依据吗?

有一种观点认为,双语思维能够影响执行机能(executive functions),例如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就是一种重要的执行机能。工作记忆能够控制重要的认知过程,比如冲突解决,干涉,以及转移注意力。这项记忆也能预测儿童的学业成就。然而,双语系统是否真的可以对执行机能造成影响,业界对此争论不休。

一组来自加拿大和西班牙的学者于2013年发表了一篇被多次引用的研究,研究课题是单语儿童和双语儿童工作记忆的差别。研究采用了西蒙测试模式(Simon task paradigm)测试了56名5岁的幼儿园学生,测试内容为:当孩子们看到电脑屏幕上的刺激物时,需要摁下相应的按键。

研究结果表明,即使在出现不一致测试(incongruent trials),正确按钮在电脑屏幕上刺激物的反方向出现时,双语儿童的反应时间(reaction times)也没有减慢。甚至在有误导线索(misleading cues)出现的情况下,双语儿童的反应时间并无减慢,这说明这些儿童在双语事物控制方面,整体显得更为娴熟。

并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来自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 的研究员安吉拉·德·布林(Angela De Bruin)曾就双语个体是否有更完善的执行机能这一课题进行过类似的测试,结果却没能获得支持这一理论的数据。

据德·布林所说,在研讨会上展现的研究成果只有一半支持双语思维有优势,而另一半则反对这一观点。双语这项被许多人看作是实用加分项的能力可能只是一厢情愿,这种观点并没有受到国际上的认可。

出现如今这样对于双语优势的普遍认同,或许是因为这一观点以压倒性优势出现在科学出版物中。德·布林发现,在已出版的学术研究中,68%支持执行机能和双语思维之间的联系,只有29%持反对意见。

双语对执行机能的影响也体现在抑制控制(inhibitory control)。抑制控制指的是能够规范自主注意反应(automatic attentional response)或自主行为反应(automatic behavioral responses),并转而注意相应刺激物(relevant stimuli) 的能力。当一个双语使用者能够克制自己使用母语,而转用第二语言进行交流的过程,称作抑制控制。

曾有探讨认知变化(cognitive change)与双语思维之间联系的研究假设,对于两套语言系统的管理实际可能是对执行控制功能(executive control functions)的练习。在使用非母语的时候,语言管理使得大脑采取抑制控制,这可以作为双语思维的另一个优势。

某加拿大研究测验了英法双语成年人,并提出假设,认为双语使用者比单语使用者在干扰抑制(interference suppression)上更为出色,但两者的反应抑制(response inhibition)很接近。

为了测量干扰抑制,研究人员采用了与前文提及的2013年研究中类似的西蒙测试,以及斯特普鲁测试(Stroop task)。斯特普鲁测试可以通过3种条件测量反应时间的干扰:单词阅读,颜色命名,以及不一致颜色命名(一个词语的字体颜色和这个词所表示的颜色不同。)

尽管两种测试都是为了测量干扰抑制,两者的结果却截然相反。在斯特鲁普测试中,英语单语使用者和法语单语使用者都出现了较大的干扰。但在西蒙测试中结果却不这样。结果的不一致导致该研究无法为双语思维的优势提供证据。

其他的一些研究结果更为惊人,这些研究表明双语思维和执行机能实际上没有丝毫关系。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迈阿密大学(Miami University)发现那些很早就学会第二语言的双语使用者和单语使用者在执行机能方面并没有什么差别,而较晚学会第二语言的双语使用者反而在执行机能上表现更糟。这一研究将执行机能和语言获取两者之间的界限模糊了。

尽管能够使用第二语言会很方便,尤其是和不同文化交流和旅行的时候。然而,能够证明双语思维在智力上显现优势的科学证据仍不够清晰。有些研究人员认为双语思维能够强化抑制力和工作记忆,但也有其他研究表明双语思维和执行机能之间根本不存在联系。

随着关于语言学习对于大脑影响的研究越来越多,“双语优势”对于认知的影响应当被质疑。


翻译/Translate: 袁梦雨/Mengyu Yuan

校对/Proof: 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