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HU/THE VARSITY

东非大学生联合会(The East African Student Association)在十月二十号举办了一次守夜活动,纪念十月十四号在索马里摩加迪休城遭受轰炸的受害者。

奈马·亚丁(Naima Aden),索马里学生联合会的主席,在演讲中强调了对此事的重视,并表示在重建过程中将一直与悲痛的群体同在。“我们的生命很宝贵,生命不会被遗忘,生命也不会被忽视”亚丁说道。

参与者包括瑞尔森大学,安大略艺术设计学院,约克大学,乔治布朗学院和多伦多大学的学生,以及其余来自大多伦多地区的群众。在一系列演讲的过程中,参与者一起佩戴红色缎带,手捧蜡烛伫立。

其他的演讲嘉宾包括穆斯林学生联合会的成员塞勒马·侯赛因(Salma Hussein);社区倡导者萨米亚·阿布迪 (Samiya Abdi);多伦多环境联盟 (Toronto Environmental Alliance) 主席瓦利德·霍贾利 (Walied Khogali);非洲毕业生联合会 (African Alumni Association) 的创始人以及执行董事亨利·萨利(Henry Ssali),以及伊玛目·亚辛·德怀尔 (Imam Yasin Dwyer),瑞尔森大学的穆斯林校牧。

伊曼纽尔·艾林姆 (Emmanuela Alimlim) ,是东非大学生联合会的成员,也是这次活动的规划者之一,他将守夜集会布置的庄重肃穆,“团结一心是我们聚集的原因,我们同为一体。”

当被问到展示团结的重要性时,艾林姆说,“我们是少数群体。我们知道现在的社会环境如何;我们需要自己的空间,因为我们的声音似乎消失了。我们的生死对很多人来说并不代表什么。“

阿马拉·瓦西姆 (Ammara Wasim) ,穆斯林学生联合会的形象公关副主席,对The Varsity讲述两位穆斯林学生联合会的执委是索马里人。“我们希望其中一位可以有机会在这次活动上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们认为让他们看到穆斯林学生联合会愿意接纳的态度是很有益处的。”

所有的演讲都表达了在摩加迪休城轰炸后团结的重要性。但是,有些学生对这个想法存有疑虑。

阿布迪在她的演讲中讲述了轰炸后的早期阶段,外来因素对于当地的影响。

“在过去的二十七年,无论是大的组织,联合国的下属的组织或者其他国际组织都以索马里的名义募捐,”阿布迪告诉The Varsity。“索马里的政府并没有收到任何直接的捐款。一直以来只有国际组织让这种情况恶性循环,他们似乎没想过帮助索马里找到一个长久可行的办法。”

阿布迪还表示鲜少有媒体报导这次袭击。“有些时候,我们只能通过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得知发生了什么,然后美国人先关心,我们跟随他们的脚步再关心。”对于这次事件在加拿大生活的索马利人群,阿布迪说,“这是一种社会性的创伤。这些感受不一定非要被‘轰炸’直接影响才感觉得到。”

“如果你仔细观察,在索马里社群中,已经有很多‘关于摩加迪休城’的细节信息,” 侯赛因说道。“在‘社区’之外,只有一条关于一位女士的视频。没有人关心对人们的影响,大家只看数据,我们被推到了一边。”

这次脸书 (Facebook) 的活动,“与索马利亚共勉 (Solidarity With Somalia) ”,连接到GoFundMe网页中,一个名叫Help Aamin Ambulance的募捐项目。当晚,东非大学生联合会一直募捐。

网页上显示,这次项目的策划者希望能够赞助医疗用品,交通服务,以及在摩加迪休城的急救。资金现达到了25.7万克朗,他们最终目标是募集到30万克朗目标。


翻译/Translate: 王艺璇/Tiffany Wang

校对/Proof: 李映雪/Yingxue Li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