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 HO LEE/THE VARSITY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AGM)已于10月30日召开。从与会过程中可以发现:学生会十分关注未来走向——控制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成本,阻止因修建而引发的财政赤字。

然而,学生会要想维持学生的信任,就必须了解,并不是所有积极参加学生会(UTSU)会议的学生都认同这场抗争的意义。当维护财政平衡要以增加学生支出为代价时,矛盾尤其突出。

学生会发现自己在削减支出和保留学生公共区域之间进退两难,这一计划被称为“烫手山芋”。毫无疑问的是,新建学生公共区会让学生会的财政状况进入窘境。与此同时,根据学生会主页上的文章显示,如果学生公共区在投入使用四年以后仍出现赤字,多大将收回建筑的管理权并可能迫使学生会搬离。学生会并没有永久保留这个建筑的权力——即使除去服务和执委角色的支出,也很难避免赤字的情况。

学生会对于该项目的态度加剧了学生对于项目本身的不满,因为几乎没有人对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感兴趣,并且这笔费用将导致学生的学业支出有所增加。说到底,最终还是学生为该项目买单,而对于学生会表露出的嘲讽令学生感到沮丧。

确实,学生会在态度上是有问题的。如果学生会将学生公共区域看做是一种负担,学生又如何会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特别是在这个项目可能会(因财政规划)牺牲一些现有的学生服务的情况下?我们要记住学生公共区域不是一个“烫手山芋”。学生会并未向学生说明新建学生公共区域的一些益处。让学生明白为新建学生公共区所做出预算削减是很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学生会显然没有与学生进行良性沟通,这正是AGM应当受批评之处。有一个关于合并两个执委的提案,将分管校园事务和外部事务的副主席合并为一个副主席的职位,以大幅削减支出。提案的反对者担心合并这两个职位会将学生服务变成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牺牲品,而实际上学生会并不看好这个项目。学生会并未对于副主席职位提案落选准备意外预案,但根据来自学生的反对声音,这个提案不应该成为唯一的选择。

此外,尽管学生会 (UTSU) 肩负代表密西沙加校区 (UTM) 学生的意见的责任,仅有四名密西沙加校区的学生参加了此次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萨尔玛·法克瑞(Salma Fakhry)直截了当地提醒学生会的常委,在密西沙加校区的阅读周(Reading week) 安排代理权登记本身就具有排他性。作为回应,学生会主席马萨斯·梅麦尔(Mathias Memmel)解释说网上登记旨在面向所有校区开放,提高对学生的可参与性。法克瑞则提醒梅麦尔学生会似乎并没有考虑到密西沙加学生更倾向于面对面交流的偏好。

现在说新一届学生会是否有目的地排除异己或是否与他们存在交流有困难的问题还为时尚早。然而,学生显然会失去了听见部分重要声音的机会。

将密西沙加到场学生的数量少归咎于密西沙加学生会的组织失败令人费解——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是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活动在两个校区均需进行有效宣传。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包含了密西沙加的学生,对于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会议,他们应当享有和圣乔治校区学生(UTSG students)同等的参与机会。

既然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问题深深影响了学生,学生会就应当更好地向圣乔治和密西沙加的学生阐明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否则,这个项目将继续成为一个学生被迫背负的错误。

Angela Feng 是圣麦克尔学院一名大二学生,学习历史和电影学。她是The Varsity的校园政治栏目的专栏作者。


翻译/Translate: 李逸然/Katherine Li

校对/Proof: 李映雪/Yingxue Li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