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OR MALBEUF/THE GAZETTE

自10月15日开始,超过12000名安大略省大学教授、教师、辅导员和图书馆员参加了罢工,要求学术自治以及签署更长的合同。上周末,安大略省立法机关通过了一项法案,强制要求他们在11月21日星期二恢复工作,结束罢工,并将未决问题交由具有约束力的仲裁进行调解。

省议员们在一个特殊的周末立法会议上经过辩论通过了法案。最后以39票赞成和18票反对通过,其中所有在场的自由派(Liberal)和进步保守党 (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成员都投票赞成,而所有新民主党 (New Democratic Party) 成员投票反对。

如果法案在立法会议上获得一致同意,11月20日星期一,学生们就能回到教室继续上课,但是新民主党的投票导致这项计划无法实现。该党领导人安德利亚·霍瓦斯(Andrea Horwath)称:“我也希望学生们在达成协议的前提下,于星期一返回教室上课。” 新民主党从一开始就支持立法以结束罢工。学生们将于11月21日星期二恢复上课。

本次罢工已经影响到了多大密西沙加分校和谢丽丹学院(UTM-Sheridan)联合项目的1000名学生,以及多大士嘉堡校区(UTSC)和百年理工学院(Centennial)联合项目170名学生中的将近一半。全省约有50万名学生因为罢工事件“卷入了双方交火”,安省公共服务雇员工会(Ontario Public Service Employees Union)主席沃伦·托马斯(Warren Thomas)如是说道。

当绝大多数罢工人员投票拒绝学院雇主委员会(College Employer Council) 向安省劳资关系委员会(Ontario Labour Relations Board)申请进行投票后提出的协议时,终止罢工的进程大大受到影响。想要通过一个协议,赞成票票数需要达到人数的一半加一。参与罢工的12841位员工中95%进行了投票,而其中拒绝该协议的票数达到86%

托马斯把这项法案称为“最糟糕的政治剧院”,并称它使学生们站在了教职员工的对立面。

“我非常失望的是,即使强制教工为最终合同协议投票致使学院雇主委员会将罢工延期两周,而且86%的教工已经断然拒绝了这一提议,但是省总理所提出的议案没有对校方在整个过程中的不良行为采取任何措施。” 托马斯在安省公共服务雇员工会(OPSEU)网站上发布的公告中说。

托马斯认为委员会应对罢工的时长负责,并称他们知道能得到返回工作岗位的法案,所以“尽全力拖延时间”直到拿到法案。他还表示,该委员会“一直在争取”通过返岗法案,但他也称仲裁方有可能让他们“被粗暴地唤醒”,并把仲裁可能出现的多种结果比作“掷骰子”。

与此同时,立法机关通过提及受罢工影响的学生试图证明立法决定的合理之处。安大略省省长凯瑟琳·维恩在其提出返回工作岗位法案时就表示:“学生们夹在罢工双方中间的时间太长,这是不公平的。”

国际学生

国际学生尤其受到影响,因为他们的学费远高于本地学生。如果本学期延期,他们将可能需要付额外的房租和其他费用。

一位来自尼日利亚的大四国际学生泰米洛卢瓦·达达(Temiloluwa Dada)说:“情况一团糟。” 他原本预计在学年结束后毕业,但他的计划可能会有所变化,如果他需要推迟毕业,将需要更新学习签证。达达还在为新闻专业进行实习以达到毕业要求,但这也可能受到学期延长的影响。

“我和学校的会面并不像期待中的那么有成效。”达达表示。他说他在士嘉堡校区接触到的工作人员称:“士嘉堡校区的计划取决于罢工的时长和百年理工学院的后续计划。”

另一名来自尼日利亚的大四国际学生伊丽莎白•奥里尼(Elizabeth Oloidi)对毕业后的计划感到担忧,她原本是计划本学年年底毕业的。和达达一样,由于学习时间的延长,她将不得不延长学习签证。另外,她担心罢工可能会影响她的成绩。

“如果我去加拿大以外的国家读研究生,并不是所有学校都会体谅我在本科期间学校里出现了罢工,”奥里尼表示,“以及为什么这会在我原本的最后一个学年里对我的成绩有这么重大的影响。”

达达和奥里尼均计划在冬假期间回家,但现在他们的机票可能不得不推迟或取消了。


翻译/Translate: 王雪琪/Mandy Wang

校对/Proof: 李逸然/Katherine Li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