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 KUHN/THE VARSITY

从2015年进入法律系(Faculty of Law)开始,我就注意到了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UTSG)的一项不足:在考试周,学生对图书馆学习区域的使用权是不足够的。我并不是指在高峰时期,学生难以在图书馆找到一个座位——这是学生生涯中不可避免的部分;我指的是在绝大多数图书馆晚上关闭后,很难(在没关闭的图书馆)找到一个座位。

我在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完成了文学学士学位,在那儿我并没有遇到这个问题。皇后大学的学生能够在考试周全天候使用学校主要图书馆——约瑟夫·S·斯托弗图书馆(Joseph S. Stauffer Library)的所有学习空间。虽然像图书借还台这种服务,和咖啡厅这种便利设施会在晚上关闭,但是图书馆的每层楼仍然对学生开放。尽管皇后大学中有一部分人认为这样的制度会使学生更焦虑,因而批评过这项政策,但我在《皇后大学日报》(The Queen’s Journal)的一篇文章中说过他们的批评并不真实。

我十分肯定罗巴茨(Robarts)图书馆(罗巴茨图书馆之于多大相当于斯托弗图书馆之于皇后大学)应当在考试周全天候开放所有楼层。我之所以关注罗巴茨图书馆,是因为它既是多大校园内最大的图书馆,也是目前唯一24小时开放的图书馆,这使得调整开放时间成为一个合理选项,且调整不会影响大局。而在考试周仍然开放的学习区域对那些希望找到一个适合专注学习的地方的学生来说,是不合适的。

目前罗巴茨图书馆只有一至三楼在夜间对学生开放,而它们主要由公共区域组成。任何在考试周使用罗巴茨图书馆三楼以上的学习区域或房间的学生,都必须在晚上11点前离开图书馆。

只有罗巴茨图书馆的二楼有一个正式的阅览室,当在3楼以上楼层学习的学生需要在11点过后重新寻找学习区域时,他们通常会发现这里没有足够的学习位置了。阅览室提供的位置数量与在圣乔治校区就读的本科及研究生数量(多于60000名)是不成比例的。

我认为图书馆应该在考试周开放更多学习区域的原因有4个。

首先,为了给有着不同学习和睡眠习惯的学生提供学习场所,图书馆全天候开放所有学习区域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传统的早上开放、晚上关闭的时间假设了所有学生都喜欢在这个时间段学习,但是其实这个假设并不实际:有的人在天黑之后学习效率最高,有的人则是在很早的时间。像多大这种以大规模和资源丰富为傲的大学应该努力去促进所有学生获得成功。

其次,延长开放时间会对习惯早开晚闭的传统开放时间的学生产生“连锁反应”。如果习惯在很晚或者很早的时间学习的学生知道他们可以选择在原来关闭的时间里学习,他们可能不会在图书馆的高峰时期霸占大家都想要的位置。因此,延长罗巴茨图书馆的开放时间或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减缓考试周时图书馆白天的拥挤情况。

第三,一个宽泛的图书馆开放制度有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没有什么比当你深受考试和截止时间(deadlines)困扰之时,发现原来的学习节奏被打乱更加恼人的了。并且每个学生都可能经历过预先留给某个作业或者学习科目的时间并不足够时,那种沮丧的时刻。(学校)没有任何理由去让学生因为要和(图书馆关闭的)时间“赛跑”而加剧他们的烦躁情绪。如果学生们知道直到他们规划的任务完成之前,都可以待在图馆里一个固定的位置学习的话,他们的情绪将会变得平静。

最后,修改现有开放时间的好处远超因此多出的成本。我联络了许多所加拿大大学里的图书馆,有12家回复了我,它们预计图书馆因为延长开放时间而增加的成本主要来源于安保。回应我的大学给出了数以万计的成本范围。多大是加拿大最大的大学,这意味着它的成本将远超其他大学。但是,这些花费相对于大量的在读学生和预计达到24.7亿加币的2017-2018财政年度运营预算来说,相对还是可以控制的。

我并没有暗示说学校应该投入更多的金钱,以保证诸如图书借还台这类服务一直保持运转;或者是要求图书管理员熬夜工作——这会使成本异常高昂。在我的调查中,没有一所大学会在图书馆延长的开放时间段内提供全套的图书馆服务。多大可以效仿这些大学的管理方式:全职图书馆职员在正常开放时间工作,外加安保人员负责在夜间查验学生证件及巡逻。

以上的建议并无贬低多大图书馆服务之意。在我对其他大学图书馆的非正式调查中显示,虽然多大在图书馆服务这一领域并非顶尖,但也属于相对大方的一类。但是校方应当努力做得更好,而不是沾沾自喜。多大是一所杰出的大学,而多大学生对他们的工作充满了热情。若罗巴茨图书馆能在考试周为学生提供更多使用权,这将更符合多大引以为豪的成功身份。

尼克·帕佩乔治是一名大三法律系学生。

翻译/Translate: 吴雯堃/Amy Wenkun Wu

校对/Proof: 邵越美/Gillian Yuemei Shao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