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 ZHANG/THE VARSITY

如果你随机请一位路人列举出加拿大最具代表性的事物,你肯定会得到一大堆杂七杂八的反馈。在答案中,位列第一的很有可能是枫糖浆和冰球,可能还有令本地人十分骄傲的五彩纸币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塔。这些答案中最有可能出现的,是我们通用的医保系统。

鉴于几乎所有除美国以外的发达国家都采用这种免费、方便、通用的医保系统,加拿大人对这个并非他们独有的医疗系统感到如此自豪的行为可能会令人不解。

据加拿大统计局2013年的社会普查反映,64%公民投票表示他们为这个国家的医疗系统感到骄傲,并且医保系统与其军事力量并列为国民心中的第二大骄傲。

除去夸大的赞扬,加拿大的医保系统缺乏其他发达国家医保系统都有的补贴处方药项目。

大约十分之一的加拿大人是出于经济原因不得已放弃开处方药。该问题是安省政府计划在2017年预算内随着安省健康保险 (OHIP+) 项目推出着手解决的众多问题之一。

自这个计划11日起开始实施以来,安省健康保险提供超过4400种药物(这其中只有一半能被已经存在的安省药物福利计划(Ontario Drug Benefit plan)报销)。任何25岁以下持有安省医保卡的公民都可以免费拿药。

“19-24岁的年轻人因为高失业率和低收入可能很少能够接触到处方药报销或没有资金来源自掏腰包买药,健康和长期护理传播营销部门(th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Long Term Care’s Communications and Marketing Division)的大卫·杰森(David Jensen)写到:“安省年轻人(年龄在15-24之间)的失业率几乎是25岁以上的成年人失业率的三倍。

多伦多大学卫生政策管理和评估协会(U of T’s Institute of Health Policy, Management, and Evaluation)的丹尼耶·马丁博士(Dr. Danielle Martin)和大学的公共政策管理学院一致认为健康保险项目是安省在医保上的一大进步。

马丁解释道:“对于安大略省的年轻人和他们的家庭来说,健康保险项目的引入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我们这里的医生常常会碰到一些支付不起处方药费用的家庭,而这些药物有时候是救命药,或者是对孩子或年轻人的生活质量至关重要的药物。

马丁是2020年药物补助计划报告的作者之一,该报告呼吁国家对部分药物费用进行全面报销。马丁还曾在美国参议院为单一付费医疗体系辩护。

不过,马丁指出这一项目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她说:“25岁以下人群报销处方药费用是加拿大全民药物补助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一项目将为大量人群带来好处。现在我们只需逐步缩小25岁至65岁之间人群的差距。

把安省健康保险项目说成通向全民药物补助计划的最佳起点并不是一个最精确的表述。一份最新的议会预算官员报告显示,从长远来看,立即引入一个覆盖所有人群的补助项目实际上要比引入安省健康保险更便宜。

该报告内容引发了一些对安省健康保险项目的批评。多伦多大学杰西卡·罗斯博士(Dr. Jessica Ross)是批评者之一,她在多伦多星报中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安省健康保险是前进的一小步,但并非是聪明的一步。相反,罗斯支持采用覆盖安省所有年龄段人群的补助项目。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针对省政府将如何支付健康保险项目费用的质疑——带着四亿六千五百万加元的标签,该项目的开展并不便宜。

尽管自由党认为健康保险是一个预算平衡的项目,但因分解账目并未被包含在预算文件里,四亿六千五百万加元这一数字仍然令人半信半疑。这也导致了安大略省新民主党领导人安德烈·霍瓦特(Andrea Horwath)认为这一数字是在最后一刻添加到预算中的。

尽管如此,安省健康保险项目受到了部分多伦多大学学生的欢迎。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内务部副主席达曼·塞恩(Daman Singh)说:“健康保险项目总体来说对学生是有好处的,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对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医保计划有补充作用,并且我们不认为它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一些惯于冷嘲热讽的人可能会质疑健康保险项目的开展时机。不过分地说,该项目的引入,结合最低工资的提高和最近对安大略省学生奖励计划(OSAP)中福利的提高,是自由党在今年夏季将要进行的省级选举到来之前,为拉拢年轻选民做出的决定。

这一行动有多有效?只有交给时间和投票箱来证明了。


翻译/Translate: 王姝锦/Shujin Wang, 王佳盈/JiayingWang

校对/Proof: 万春潇/Chunxiao Wan, 钱文聪/Wencong Qian

终校/Final read:余思杭/Sihang Yu, 谢旻怡/Minyi 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