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 TEY/THE VARSITY

节日的欢愉气氛终于散尽,我们不经意间已置身于最阴冷的严冬时节。据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前讲师克里夫·阿尔诺博士(Dr. Cliff Arnall)称,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在一年中最令人压抑是有一定原因的。

阿尔诺考虑了导致情绪低落的潜在原因,并通过一系列数学计算决定将这一天称为所谓的“蓝色星期一”。列入考虑的原因包括节后纷至沓来的信用卡缴费单、作废的新年决议和由来已久的对周一的厌恶。然而“蓝色星期一”背后的计算推导被批判为伪科学。

2005年阿尔诺受托于一所英国旅游中介推导出这一系列公式。他的任务是调查人们最有可能预订夏日旅行相关票务的时间——其背后的基本原理是人们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更容易预订夏日旅行。

尽管阿尔诺在他的公式中指出了令人沮丧的事实,一年中的某一天比其他所有日子更令人抑郁这一论断仍然未必具有科学的合理性。尽管对抑郁情绪的预测十分有益,但这一负面情绪太过复杂以至于难以通过这种方法预测,何况阿尔诺的数学术语只有作为营销噱头时才被认证。然而,该理论并不是一派胡言,其中有价值的一部分应得到关注:冬天的气候可能导致情绪波动——而且还可能很严重。

季节性情绪失调(SAD)——俗称“蓝色抑郁”——是一种情绪失调的子类型,通常被理解为严寒天气所导致的恶果。“有一些生物学理论能解释其成因……因为有些人的脑部结构使其对光线变化更加敏感,”多伦多大学(U of T)精神病学教授阿里·扎列特茨基(Ari Zaretsky)说道。

据推测,血清素水平会受到光照的影响。在冬季,由于光照时间的减少,这一生理系统的活跃度会降低,由此可能会导致情绪失调和抑郁症的发作。

扎列特茨基解释道,季节性情绪失调症的发作可能会因地理环境而异:在佛罗里达,大约1%的人会在秋季或冬季患上季节性情绪失调症。然而在其他地区,如育空或阿拉斯加,大约9%的人会有同样的经历。在多伦多,这一比例为3%。

光疗法是针对季节性情绪失调症的一种常见疗法。这种疗法要求患者每天至少20至60分钟暴露在一种与日光波长相同的光照中,并且最好是在早上。

这种针对失调症的治疗方法不同于它的起因,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生物学。

心理和行为上的干预也同样有效。扎列特茨基指出,季节性情绪失调症患者在接受了认知行为疗法后,病情得到了显著的改善。他还说:“我们有必要认识到,不能仅仅因为某一病症是生理性的而否认心理干预和行为干预对其的作用——它们也是有效的”。

有一个误解是,季节性情绪失调症不会像典型的临床抑郁症那样痛苦,而像“蓝色星期一”这样的谣传则会加深这些错误的认知。“蓝色星期一”现象的批评者们直言了他们的担忧:他们担心这一现象会扭曲公众对心理健康的认识并使人们低估抑郁症的严重性。

扎列特茨基说:“我认为‘蓝色星期一’是自发产生的,因为人们无法面对日复一日昏暗的环境是基本的真理。这就像是有些东西能通过媒体和广告成为文化的一部分。”

面临着一些不良企业年复一年地利用伪科学进行资本化的局面,人们希望“忧郁星期一”至少能引起一些关注和话题,并引起大家对心理健康的关注。


翻译/Translate: 余思杭/Sihang Yu / 谢旻怡/Minyi Xie

校对/Proofread: 钱泳欣/Janice Chin / 杨典潼/Diantong Yang

终校/Finalread: 王姝锦/Shujin Wang / 王佳盈/Jiaying Wang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