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 TUNG/THE VARSITY

恐龙已灭绝千万年,而人们对他们的兴趣只增未减。恐龙的传奇并不仅仅存在于电影中,它们的几种后裔依然存活于世。现世的蜥蜴和鸟类继承了恐龙的鳞片皮肤和进化后的鸟喙。

然而,它们没能继承自恐龙祖先的是令人惊叹的武器化尾巴。这引起了多伦多大学(U of T)博士后和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yal Ontario Museum)研究员维多利亚·阿博尔(Victoria Arbour)博士,以及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助理研究教授林赛·赞诺(Lindsay Zanno)博士的关注。

她们最近发表了一项研究,关于为何特定脊椎动物——类似于爬行动物和禽类的四足脊椎动物——不再有骨刺,尤其是乌龟。虽然乌龟是恐龙近亲之一,它们缺少祖先曾有的后方防卫。据研究表明,由于受各种形态和生态方面的限制,以致乌龟无法将可以用作武器的尾骨在脊椎动物的进化中遗传下来。

这对研究者发现这一损失源于性别和自然选择,尤其与运动、哺乳、防御特质有关。武器化尾巴的骨骼构造包括尾巴至末端的坚硬程度,中心的宽度,和尾部骨刺存在与否的改变。阿博尔和赞诺将武器化尾部分为两类:尾巴棍棒和尾巴连枷。与这些结构不同,乌龟将尾巴末端藏在真皮护甲下。

类似于蜥蜴和穿山甲的脊椎动物以用尾巴对捕食者进行防御著称。对大部分脊椎动物而言,将尾巴用作武器是最后的手段,一般用于保持警惕或逃脱。飞龙科蜥蜴(Agama lizard species)是唯一用尾巴作为雄性间战斗武器的生物。由于直接战斗的高代价和高风险,对这一行动带来的特定压力比其他反捕食策略更弱。除此之外,把尾巴鞭打作为防御战略要求巨大的体型和坚硬的胸廓,而这在如今的脊椎动物中普遍缺失。

阿伯尔和赞诺引用了数个博物馆馆藏来收集研究需要的数据,并且强调了这类研究中使用化石的重要性。在她们分析的物种中,286中的164个已经灭绝,只存在于化石记录中。谈论到武器化的尾巴时,阿伯尔说道:将化石归入进化模式的研究范畴中非常重要,因为许多物种只剩下化石,而它们的解剖学结构并不存在于现代社会的动物中。

研究者希望继续用化石研究恐龙的后裔。例如,进一步研究的一个途径,是研究犰狳已经灭绝的分支雕齿兽(glyptodonts)和一种高度鳞甲化的恐龙甲龙(ankylosaurs)之间的进化关联。

阿伯尔写道:林赛·赞诺和我的下一步包括研究雕齿兽和甲龙到底多相近:尝试测量这两个物种趋同进化的跨度,同时观察雕齿兽进化了的尾巴棍棒和甲龙是否有相似的梯级形式。


翻译/Translate: 杨典潼/Diantong Yang

校对/Proof: 万春潇/Chunxiao Wan

终校/Final Read: 沈梦溪/Mengxi S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