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Navigation
The Varsity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s Student Newspaper Since 1880

真正的抢票大师

真正的抢票大师

在安大略省,抢票机器人已严禁使用,卖家也已通过技术升级来屏蔽抢票机器人。——但这真的足以在和此类软件的竞争中取得胜利吗?

译者注:本文出现的Ticketmaster及Evenbrite均为售票网站。

“我真的从9:58 10:01一直在刷新我的网页,用户AdmiralRR在多伦多大学论坛 (U of T subreddit)上发帖,但我仍然没有抢到位子。

当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于20171029日在大礼堂(Convocation Hall)举办的医疗保健讲座的门票在几秒钟便售罄后,数十个类似的抱怨井喷式出现在Reddit上。

AdmiralRR继续指出门票被出售得如此之快的原因:太多抢票机器人了,他们写到,Eventbrite没有反机器人系统。就我们所知,门票可以被一个人全部买下并再次出售。另外一个用户及时反驳:他们不能进行转卖。系统要求实名制,如果你所持证件上的名字和订票所用的名字不符,你就不能入场。

不管是不是抢票机器人——这些能够在网上快速抢得大量票券的软件,大多数会在之后被转卖——这种情况“伯尼事件”是否发生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都受到了大量的关注。在20171213日,票务销售法案(the Ticket Sales Act)在安大略省通过。这项法案正式禁止了抢票机器人的使用,并实施次级措施,减少倒卖现象。除此以外,Ticketmaster已经全面升级技术来屏蔽抢票机器人。但这些措施真的足以在和此类软件的竞争中取得胜利吗?

21世纪的黄牛

当门票开始发售,黄牛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随着在线售票的转向,黄牛倒卖已经达到了新的高度。专家估计,全球范围内的倒买目前已经价值80亿美元了。

很难相信黄牛们只需要坐在电脑前买买票就能赚取如此巨额财富。然而,抢票机器人只需要几毫秒就能通过填写卖家的下拉提示购得大量门票。这种机器人中的大部分使用光学字符识别(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软件,能够像人类一样识别输入的数字和字符以绕过CAPTCHA。CAPTCHA就是买票时识别你是否为人类的验证码。

然而,这些软件写入前的繁琐工作成为了大量抢票机器人成功的关键。许多黄牛们研究底层架构和Ticketmaster网站,研究预售密码,或者注册专供预售的信用卡。

由于不断增长的对门票和黄牛的需求,这些努力得到了回报。根据CBC最近的一篇文章,一个售票网站StubHub为吸引更多黄牛,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好处,包括每张票减少10%的折扣,并提供专用软件上传和管理大量的门票。

鉴于抢票机器人自身的不公平性,现有的哪些措施能够限制它们的使用呢?

抵制抢票机器人,抵制黄牛

安大略省的法律官员已经采取措施。他们相信这些措施会削减抢票机器人的使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票务销售法案。立法有效地禁止使用或出售抢票机器人并规定门票转售价格不超过原价的百分之五十。从本质上来说,这种行为不仅能够限制抢票机器人,还能够根除使用这些抢票外挂的动机。这也强制卖家预先透露活动能够容纳的人数、门票的售卖方法以及附加费。律政司(the Ministry of the Attorney General)发言人说,违反这项法律的人可能面临两年以下的徒刑,对公司罚款高达25万加币或个人罚款5万加币。

票务销售法案最先由司法部长(Attorney General)亚西尔·纳克维(Yasir Naqvi) 在20176月提出,以回悲剧嘻哈乐队(The Tragically Hip)在家乡金斯顿举办演唱会时门票在几分钟内一抢而空的事情。三分之二的粉丝被迫找在线黄牛购票,花费数百甚至上千美元购买原价50美元的票。据估计,黄牛们在这支加拿大标志性乐队的最后一次巡回演唱会上,取得了了2500万到3000万美元的盈利。

律政司发言人表示,这项法案的提出是为了给粉丝们一个公平的购票环境;转售门票价格不超过原价的百分之五十的规定虽然是为了打击黄牛,但并不意味着完全破坏转售市场

另一方面,对此项立法的批评也屡屡出现。在最近CBC的文章中,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泰德·罗杰斯管理学院(Ted Rogers School of Management)的移动商务学教授史蒂夫·蒂森鲍姆(Steve Tissenbaum)表示担心法案无法约束在安大略省以外经营,或是使用代理IP地址隐藏身份的黄牛。进步保守党MPP 吉姆·麦克唐纳(Jim McDonell)以政府和消费者服务的批评家视角,称这一行为不过是一种创可贴式的解决方案

法律批评家们也认为转售价格上限是有问题的。多伦多大学(U of T)音乐技术与数字媒体系助理教授凯瑟琳·摩尔(Catherine Moore)说:如果你不提供一个平台让人们卖更多的东西,他们转入地下交易,因为需求仍然存在……永远不会有完全充足的门票。

StubHub对摩尔的观点做出了回应。在环球新闻(Global News)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该公司政府事务高级经理劳拉·杜利(Laura Dooley)表示,限制转售票价会让粉丝受到更高级别的欺诈,因为粉丝们会转入地下市场,而那里不存在客户服务。

大体上,加拿大人不确定政府是否应该控制抢票机器人, 最近由安格斯瑞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发表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尽管每十名加拿大人中就有八人支持使抢票机器人非法化,他们还是在关于票务市场的改变应该由政府还是行业负责的问题上分成了两派。

如果有一半的加拿大人觉得抢票机器人应该由业内人士来处理,他们到底做了什么来减少抢票机器人的攻击呢?这个似乎没有行业标准:每个卖家都有自己的防御计划。

Evenbrite采用算法逼近方法,分三步淘汰黄牛票:在购票完成之前,购票完成前几分钟内和当售票结束后,在随后的日子里进行纸刮售票。

相比之下,Ticketmaster使用更多种的技术来阻止抢票机器人。据该公司发言人称,这些技术包括网际协议地址(IP)阻碍; 行为识别,这用于阻碍恶性用户; 无纸化票务,需要粉丝出示信用卡和照片证件才能进入活动; 超限额扫除,取消超过场地或艺术家活动管理限制的人员的订单。

但是,黄牛党很容易绕过后两种方法。在与传奇黄牛肯·罗森(Ken Lowson)的采访中,罗森表示,凭借多张信用卡和多个地址——因此看起来像是几个不同的人——一个细心的黄牛可以轻松击败超限额扫除。在罗森看来,无纸化票务也不是问题。Wiseguy,一个由罗森在2010年以电子欺诈罪被捕之前的运营诈骗公司,要求其批发商在客户输入信用卡号码付款前询问他们的信用卡号码,就像任何其他客户一样。

但是Ticketmaster 还在发展中。最近,该公司推出了验证粉丝计划,在获得优惠券之前,买家将被作为艺术家的粉丝进行筛选以确认其真实性。 在泰勒·斯威夫特 (Taylor Swift)最近一次使用验证粉丝计划的巡回演唱会的票房销售案例中,粉丝们通过参与推动活动,如购买新专辑,观看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分享链接。尽管如此,介于许多黄牛的复杂性,那些花费大量时间宣传泰勒·斯威夫特的粉丝可能连门票都没有。

除此以外,还有动态定价,其中票价没有被设定,而是根据需求波动。 这是百老汇音乐剧《汉密尔顿》的门票销售方法,该方案成功降低了转售网站的门票价格。不过,这个措施是否会为一般粉丝带来更多的门票呢?九寸钉乐团(Nine Inch Nails) 的主持人特伦特·雷兹诺(Trent Reznor)在乐队的消息传递板上写道: “Ticketmaster将会成为黄牛党,从而消除混合的转售者。

请出示你的票

如果票务行业最近采取的措施看起来有利于卖家和艺术家,并且在某些情况下,经销商很容易规避这些措施,那么业界是否真的在寻找粉丝? 书籍《票务大师:音乐行业之崛起及观众如何被黄牛》的合著者迪恩·巴尼克 (Dean Budnick)在接受采访时也许给出了答案:Ticketmaster的工作只是卖票,巴尼克说,他们想卖出尽可能多的门票,如果他们想卖给成千上万要转售他们的人,他们有权这样做。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

去年,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发布了关于票务行业的全面报告。 他们确定大多数最受欢迎的音乐会的门票不是为公众保留,”平均百分之四十六的门票出售给公众; 其余的票都是通过预售获得,搁置给了承办者,或者由场馆自己直接卖给黄牛党

在机器人、立法和减少给公众的门票之间,在音乐会观众中,有想要在考试后听歌减压的学生,也有期待见到梦想中乐队歌迷。他们将不得不掏出比从前更多的钱。这使得听最喜欢的音乐都成了奢侈。


翻译/Translate:侯霖/Lin Hou 陈沐瑶/Chen Muyao

校对/Proof:刘卓颖/Zhuoying Liu

终校/Final Read:沈梦溪/Mengxi S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