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LEE/THE VARSITY

许多大学的教授都吹捧着在课堂上限制使用笔记本电脑的好处。在两年前,多伦多校报The Varsity就发表过一些学生对此禁令的想法和疑虑,而同样的担忧持续至今。

文理学院(The Faculty of Arts & Science)的学术手册(Academic Handbook)中并没有明确地鼓励或阻止类似的限制。相反,手册中提出了充分的理由来为学生提供一个有利的学习环境,无论学生使用电脑与否。

手册中提到一些“研究发现,除了一些特别的辅助需要,手写笔记更利于学生获取知识。然而,我们并不能确定这个说法的研究根据,所以The Varsity做了一些这一领域的研究。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在2003年的一项研究中,基于学习新信息之后小测的结果,得出在课堂上使用电脑的学生比不使用的学生表现的更不尽人意这一结论。但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同时进行多项任务导致了记忆的递减,不一定是因为设备本身。

学生们可能会因为教授在课堂上使用笔记本电脑而被劝阻。

同一个机构在2001年的研究表示,课堂上长时间浏览电脑会导致该课程的整体表现降低。

此外,一份在2014年联合出版的美国论文指出,手写笔记的学生会有较好的记忆,因为他们能够更好地处理信息;而电脑使用者会在考试上表现较差,是由于电脑打的笔记属于浅层处理。虽然电脑能够更精确的记笔记,但却导致学生在综合信息的处理能力上表现较弱。

这些研究却没有考虑到教学风格和质量等混杂的因素,一些研究甚至是在实验的环境中进行。例如,2014年的这篇关于测试记忆的论文,通过要求学生观看TED演讲并进行后续测试,这破坏了大学设置里所需的回忆技巧。

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最近发布了一项截然不同的结论,该研究表示学生使用电脑对其课堂中的表现并没有显著的影响。

尽管在课堂上使用电脑的负面影响是不容忽视的,但必须承认,科技无处不在,电脑的使用也越来越多。有鉴于此,一些教授在课堂中实行了分区制,要求使用电脑的学生坐在教室的一侧,以避免分散其他学生的注意力。

一些教授支持使用电脑链接和参与学习环境的想法。安大略省教育研究所(Ontario Institute for Studies in Education)退休教授巴里•贝内特(Barrie Bennett)说:“电脑不是问题所在,有意义的学习才是关键。它建立在新颖性、积极参与、小组合作和讨论的基础之上。 ”

贝内特指出,许多职业都需要合作、批判性思维和人际关系等技巧,而这些技巧如果可以跟电脑的使用技巧相配合,电脑可以帮助提高学习效果。事实上,安大略理工大学(University of Ontario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报告表示,在课堂上使用电脑的好处比坏处高出百分之三十,其中像是记笔记的优势就超过了使用社交媒体所带来的不良影响。

目前的研究往往侧重于课堂上由于使用电脑所导致的分心,然而,对于一些混杂因素却只有少量资料,比如电脑是如何改善教育质量等。

翻转课堂模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可以让学生课前在线学习有关材料,然后利用课堂时间解决问题。虽然这不同于将电脑带入课堂,但它很好地展示了科技如何帮助学习。

选择题和简答题可以鼓励学生在课堂上学习的主动性和整体思考能力。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200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学生都积极回答选择题,因为他们感到发自内心的的需求,从而有动力去参与,这无疑能帮助他们评估自己在课程中的表现。

也许电脑对某些学生来说可能会是一种干扰并导致考试成绩不佳,但是电脑在一些课堂教学方法中的应用却是值得深究的。


翻译/Tranlate: 钱泳欣/Janice Chin

校对/Proof: 管亦笛/Yidi Guan

终校/Final Read: 刘卓颖/Zhuoying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