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STAN OG, COURTESY OF MATT RUSSO

“天体不过是几段声音连成的歌曲。” 十七世纪的德国天文学家约翰尼斯·开普勒(Johannes Kepler)这样写道。开普勒可能从未想过,这种令人着迷的音乐宇宙可以成为现实。拜天体物理学家马特·鲁索博士所赐,空间的魅力如今不仅对我们来说视觉可见,还震撼着长期被我们所忽视的双耳。

鲁索目前担任多伦多大学邓拉普天文学和天体物理研究院(Dunlap Institute for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的天文馆操作员,以及塞内卡学院(Seneca College)教授的职位。去年五月份,他因率先将特拉普派-1星系(TRAPPIST-1 star system, 译者注:是一颗表面温度极低的红矮星,距离地球约39.13光年,位于宝瓶座内。)的轨道频率缩放到人类听觉范围内,创造了一种交互式的交响乐而受到全球关注。

国际上已有出版物和电台媒体承认了这项壮举,此后他继续深入研究了“太空音乐”这个新兴领域。我们的音乐宇宙(Our Musical Universe)是他在天文馆的新表演,其放映可视空间内的每一个可能的视听资源。

“特拉普派-1星系是目前发现的最音乐化的太阳系,但宇宙中充满了许多复杂且美丽的音乐和声。”鲁索写道。“从脉冲星到土星环波,我创造了我们的音乐宇宙来展现惊人的宇宙音乐。”。我们的音乐宇宙在多伦多大学天文学和天体物理馆中不定期上映,门票往往在短时间内被一抢而空。

天文馆是一个坐落在圣乔治街50号(50 St. George Street)地下室的拱顶小房间。该展出从人们熟悉的景象开始:多伦多屏蔽了一切光污染的天际线,让宇宙闪耀着其本身的威严。

虽然令人惊叹,但星空展示在天文馆表演中并非少见。我们的音乐宇宙真正有创意的闪光点恰恰在于其黯淡之处——黑暗中,鲁索宛如弹奏大键琴一般拨动星弦。

“本活动旨在让参加者从一个全新的,且常常令人惊奇的角度体验宇宙,包括一个比起利用视觉更倾向于利用听觉的人群的感知角度。”罗素解释道,“这次展览起初设计时就有考虑到视觉障碍者。我希望创造一个能让每个人都能心情激动地从全新的角度感受宇宙的展览;同时方便那些无法从传统视觉天文学教育中学习太多的人。”

这场展出从多伦多延伸到宇宙的可探测边缘,音乐一路随行——它甚至可以称为一场稍有视觉点缀的交响盛宴。

罗素确实是一位天体艺术大师。他做到了用辨识度极高的音符来清楚地表现外星声音。所有这一切都通过人类能想象的最怪异的乐器完成:他的全套乐器能表现的声音范围极广,从北极光到土星环都是。

很多经验丰富的天文学家非常惊讶于数据中所蕴含的声音,它们都在等待被人聆听。”鲁索解释道,“我们可以将一些探测器从宇宙中捕捉的电子信号放入扬声器,就像插上一把宇宙电吉他的插头。”

人们一想到宇宙电吉他,便毫不意外地滋长了对这个展览的热情,卖得火爆的门票即证明了这一点。

“看到科研的延展跨越了一贯的障碍,使更多人得以接触科学,我深受鼓舞。”阿育诗·潘迪(Ayush Pandhi)表示道。他在多伦多大学的天文与空间探索学会(U of T’s Astronomy and Space Exploration Society)任座谈会联合主任一职。

“我认为公众对科学很感兴趣,但科学研究常使人感到难以理解或遥不可及。这样的活动在解决这种问题方面会有很大的帮助。”

此展览大致时长为一小时,门票每人十加元。


翻译/Translate: 侯霖/Lin Hou, 井欣/Shrike Jing

校对/Proof: 杨典潼/Diantong Y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