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 TUNG/THE VARSITY

在能够通过互联网接触到大量科学文献的时代,这些信息是否应该免费公开成为了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许多著名的期刊都要求付费注册以获得使用权限,他们都受版权保护。另外的一些期刊则有公开权限,这意味着他们的文章可以免费地被随意使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引用两篇报道来辩论,正方将讨论公开权限在什么时候以及为什么是重要的,反方则将解释为什么对文献收费是“必要的恶行”。

正方:支持公开权限

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表示科学文献公开权限带来的好处,包括加速研究发现、充实公众知识和改进教育系统。科学公共图书馆是创立于2001年的公开权限期刊,也是超过1.1万个免费对读者开放同行评议过的学术文章且没有使用和传播限制的期刊之一。

如果没有科学文献公开权限,读者就需要付费阅读。这些由订阅期刊为获得收入和抵消发行费用而设置的障碍,会影响学生、研究人员、企业家、医疗从业人员和公众获取科学知识。

作为一名学生,获取研究论文是必不可少的。幸运的是,对于多伦多大学(U of T)的在读生,多伦多大学图书馆(UTL, U of T Library)系统通过和订阅期刊签订有偿合同,使得大多数需要付费的文章都可以免费阅读。实际上,多伦多大学图书馆期刊馆藏是世界最大的馆藏之一。

当你在校或者附属于一个类似多伦多大学的知名机构,免费获取论文基本上不成问题。但是,当你毕业或者不再被雇佣,论文付费问题就会重新出现。

用于付订阅期刊的资金来源于学生的学费,日渐增长的订阅费用或许是导致学费上涨的部分原因。加拿大的多所大学不得不因为猛涨的订阅费用和加币的贬值而大幅削减期刊订阅量。

科学文献公开权限从开始就消除了这些障碍。无论你是否能从机构获取、是否贡献学费,你的身份是学生或是职工,只要你有网络连接,你就能获取科学文献。

科学文献公开权限的利处不仅限于可获取性,还给予作者透明化的优势。一篇学术论文和它的作者的影响力取决于被引用的次数——引用次数越多,影响力就越大。近日,《方面(FACETS)》杂志发表的对海洋生态研究表明,有公开权限的比需要付费阅读的论文平均增加了接近60%的引用量。引用在促进科学合作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公开权限也能通过降低检索难度,从而帮助群众提高信息素养——一种定位、评估和有效利用资源的能力。为了免费获取收费阅读的论文,学生需要通过自己所在的学校或机构链接的数据库进行搜索。如果学生没有连接到校园无线网络,他们需要进行额外的步骤,通过my.access来链接,这样让多伦多大学学生在校外也能连接到图书馆的数据库。对比之下,开架阅览消除了这些额外的步骤,并且可以通过简单的检索来获取到资料。

幸运的是,当下机构都施压促进公开权限。在2012年公开备忘录中,哈佛大学学院顾问委员会(Harvard’s Faculty Advisory Council)呼吁作者把文章存储至DASH,即一个公开权限并提供各种类似每月为作者提供浏览量数据和增加引用率的统计数据库。

多伦多大学图书馆支持通过科学空间(TSpace)的倡导来公开权限,科学空间是一个可以由多伦多大学社区任何人都能进行编著的学术文章资料库。同时,多伦多大学图书馆也对那些在公开权限期刊上发表文章的多伦多大学科研人员提供出版费的折扣。

希望像多伦多大学和哈佛大学这样世界著名的机构能共同努力,帮助增加公开权限的规范,并增加在学术领域知识的可获取性、可视性,使其更透明化。

译者注:缇娜·波哼(Tina Bohin)是一名大二学习神经科学与细胞和系统生物学的学生。

卡珥拉·泰森(Clara Thaysen)是一名学习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的大五学生,她是The Varisity科学专栏的副主编。

 

反方:支持付费使用

没有权限使用一些文献让我很不满,看到需要付费更是让我恼怒得很。即便如此(我不是学术文章出版社雇佣的说客),我却不得不承认付费使用学术文章,从以下几个原因看来,是“必要的恶行”。

支持付费使用的几个原因中最基本的是典型的“万恶之源”:钱。不管他们的目标有多么崇高,学术期刊归根结底是一项生意,生意的运作自然需要成本。这些成本通常是由各种机构承担的:这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因为多伦多大学为学生和教职员工购买了许多出版物的使用权限。在这个公开权限愈发普遍的时代,付费注册这一项收益的减少将导致支付运营资本的负担转嫁到了文献作者身上。

有些作者在将作品交付给同行审阅的过程中就已经支付了一笔费用——即便在权限公开的期刊里也是这样。这些钱通常来自于他们自己的资金预算,但这些作者是否有能力去支付额外的费用,来弥补期刊因为免费公开权限而造成的赤字呢?似乎这不太可能。很不幸的是,过去通常由政府提供的研究资金变得越来越少。在过去的十年中,加拿大的政府拨款逐渐减少,而2013年更是自二战以来美国政府首次没有将主要政府财政收入用于基础研究经费的一年。

有很多私人企业,经常会为了促进研究发展或者扩大服务范围为私人研究提供资金。但是这也就引起了关于公平——一个在其他文献中早已普遍存在的问题。

如果政府和企业的资金都不复存在,作者就只能自己通过私人或个人资源来支付各种费用。这对于学生、业余研究者和处在事业初期的科学家来讲,会挫败他们在有声望的期刊上发表文章的积极性,导致他们只能屈才于那些以收费低却不讲究编辑诚信或严格的同行审阅的期刊。

公开权限和付费使用的争辩又对公众有什么影响呢?有人声张取消付费能通过阅读经过同行审阅的科学文献以提高公众的科学素养。然而,这效果并不好。即使能免费阅读文章,也未必代表着能看懂。

“不是物理学家的人会读不懂粒子物理学的论文,这是毋庸置疑的。人文学论文也是一样的道理。”多伦多大学的学术影响中心 (U of T’s Impact Centre)项目组组长伊曼纽尔·伊斯特雷特博士(Dr. Emanuel Istrate)解释道。“我们要在我们力量可及的范围内做更多能够让公众参与的事情。单单给出论文文档不是真正的解决方式,这只是亡羊补牢的办法。”

译者注:斯班赛·凯(Spencer Y.Ki)是天体物理学和数学双专业的大二学生。


翻译/Translate: 万春潇/Chunxiao Wan, 侯嘉炜/Jiawei Hou

审阅/Proof: 罗尹聆/Yinling Luo

终校/Final Read: 刘卓颖/Zhuoying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