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 CARNEVALE/THE VARSITY

当你浏览推特(Twitter)、阅读新闻,或是与人随意交谈时,有关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话题似乎可以渗透到职业到度假的方方面面显然,导致他的行为、政策和立场受到大众舆论青睐的原因有很多。他是一个荒谬的人,却又掌握着大到荒谬的权力。然而作为加拿大人,如果过分关注我们近邻的24小时秀场的话,我们就很难做到严谨地评判我们自己政府代表的表现。

自从加拿大总理(Prime Minister)贾斯廷·特鲁多 (Justin Trudeau)2015年上任以来,他凭借自己出众的外表以及令人振奋的政治理念让加拿大和外国人都感到眼花缭乱。在他上任的早期,网络上充斥着表现特鲁多吸引力以及他男子气概的表情包,BuzzFeed(译者注:BuzzFeed是一家创建于美国的网络新闻媒体)上还发表了一些无比激情的帖子。当被问到他建立的性别平等的内阁时,他答道:“因为已经是2015年了,”全世界都沉迷于这样一位有远见的领袖,就连艾玛·沃森 (Emma Watson)也发表推特表示她对总理和国家的支持。虽然他的名声偶尔因为诸如“保姆门”、“肘击门”或是最近无比尴尬的“人类门”(译者注:在英语中“人类”一词为“mankind”,但是“man”同时也可特指“男人”,所以特鲁多建议将“mankind” 改为“peoplekind”,因为“people”一词涵盖了所有性别,传达了更高的包容性)这类的争议而受到影响,特鲁多在大多数丑闻中都没有受到任何永久伤害。

自然而然地,我开始思考为什么特鲁多总是能巧妙地化解那些看似能彻底改变他仕途的危机。为了找到答案,我采访了三个学生,看看他们对于特鲁多本人以及他上任以来的表现有何评价。

每个学生针对特鲁多的表现都有不同的批评。阿伊莎·塔克(Ayesha Tak)是一位大四的社会学(Sociology)学生,她认为总理在去年世界心理健康日(World Mental Health Day)上呼吁各界的支持与关注时不应该忘记强调加拿大北部原住民的自杀问题。则哈·雷曼(Zeahaa Rehman)是一名大三语言学(Linguistics)与职业写作交流(Professional Writing and Communication)的学生,他引用了总理去年发布的与特朗普总统的旅行禁令有关的推文#欢迎来加拿大(#WelcomeToCanada)说,在当时加拿大的难民限制措施生效后,这毫无意义。塔克和雷曼所表达的问题反映了特鲁多习惯性地高调宣传他的观念,但是却并不将们付诸实践的现象。

总理的一些牵扯到道德问题的行为所也受到了学生关注。娜塔莉·培拉(Natalie Petra)是一名道德社会与法律(Ethics, Society and Law)、和平冲突与正义(Peace, Conflict and Justice)以及平等研究(Equity Studies)专业的大四学生,她同时也是新民主党约克-锡姆科选区协会主席(President of the York-Simcoe NDP Riding Association)。她指出特鲁多先前搭载阿加·可汗(Aga Khan)的私人飞机前往其私人岛屿度假一事是极其令人不安的,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那次度假过程中都达成了什么协议。

由于一些互补的因素,总理整体形象上的这些缺陷常常被忽视或者掩盖:特朗普的广泛负面报道特鲁多的广泛正面报道形成对比。塔克认为,特朗普总统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特鲁多在政治领域中的一贯正确地位。“我们确实因为特朗普的做法而有原谅一些特鲁多的错误,”塔克说,“我们将很多政治家都和特朗普作对比,然后心里想,‘哦,至少他们不是特朗普那样’,这样一来就把评定政治家表现的标准降低了。”

培拉则表示特鲁多的成功更能反映出特鲁多本人以及自由党人(Liberals)和媒体之间良好的关系。“如果我本人一样当面听过多特鲁多演讲,甚至一对一讲话,你就会发现他很少完全支持一种观点,”培拉解释说,“当你的观点不是很明确时,你是很容易搞好和大众的关系的。也正是这种良好的关系,使得总理在加拿大人群中很受欢迎。”

在我看来,以上提到的两个原因共同导致了如今加拿大人对总理十分宽容的情况。然而,就像任何巧妙的修辞手法一样,让一个模棱两可的立场发挥其作用的前提条件是没有人揪住你的言语不放。最近公众“人类门”之类的事件的反应表明 “自拍王子”特鲁多的人气值正在迅速下滑。即使特鲁多仔细推敲的推特内容以及精心雕琢的相片有助于他改善公众形象,但人们更期待他能在媒体和政策方面多一些一致性。

培拉还批判了特鲁多关于女权主义的主张,并将其与他的许多非女权主义行为的例子进行对比例如有关特鲁多性别平衡的内阁的证明报道表明,有五位女性的工资比与们拥有同类职位的男性的工资要低。此外,在保姆门的争议中,当加拿大民众发现自己将为特鲁多的保姆买单时,总理的妻子苏菲·格雷瓜尔·特鲁多(Sophie Grégoire Trudeau)承受了大量针对她性别的指责,因为她看起来是一个花着纳税人的钱的母亲。而作为女权主义的坚定支持者,他理应站出来承认他的妻子并不是唯一的受益者,因为那些保姆也给他提供了相同程度的帮助。

“如果不能付出实际行动的话,你并没有资格称自己为一名女权主义者,”培拉说,“成为女权主义者绝不仅仅是说一句‘因为已经是2015年了’或者到联合国(UN)去说‘我是一名女权主义者’那样简单。”

雷曼简短地总结了特鲁多的言辞和行为之间的脱节:“他的许多说法和真实行为不一致。”

我们国家不能再忽视在我们眼前发生的这些荒唐事了,现在是时候认真思考我们究竟想从我们的总理身上得到些什么。我们应当仔细分析特鲁多的所言所行,核对它们是否一致。我们既不能用那个在我们国境南边的那位无知的当权者作为衡量我们总理的标杆,也不能被那些华而不实的杂志上只描述总理外貌和魅力的文章夺了眼球。学生们可以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获取广泛的知识,从而摒弃那些浮夸的表面功夫,关注真正重要的现实问题。

詹尼斯·米诺娣(Jenisse Minott)是一名就读于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UTM)的大三学生,攻读交流文化信息和技术(Communications, Culture, Information, and Technology)以及职业写作交流(Professional Writing and Communication)专业。她是The Varsity评论版块副编辑(Associate Comment Editor)。


翻译/Translate: 管亦笛/Yidi Guan

校对/Proof: 谢旻怡/Minyi Xie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