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 TUNG/THE VARSITY

自由党政府于227日发布联邦基金预算(Federal budget),其中包括了对未来五年用于发展科研的32亿加元投资。

其中17亿加元将发放给科研资助委员会包括自然科学和工程研究委员会(Natural Sciences and Engineering Research Council),加拿大卫生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s of Health Research),以及社会学和文学研究委员会(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 – 另外13亿加元将资助研究所需的间接费用,例如科研基础设施、实验室和研究必需品。

此外,该次预算提议组建一个新的三理事会基金计划,从而领先国际和跨学科的研究。

这项大规模投资受到了加拿大基础科学评论(Canada‘s Fundamental Science Review)的内勒报告(Naylor Report)的大力推动。该报告是由多倫多大学名誉主席大卫·内勒(David Naylor)领导,科学部部长柯尔斯蒂·邓肯(Kirsty Duncan)2016年委托开展。内勒报告概述了政府为更好地促进科学研究工作而提出的35项建议,其中包括在2022年之前为研究授予理事会增加13亿加元资助。

虽然,2018年预算案并不符合内勒报告所列出的所有条件,但显然政府听取了科学家的意见,并且重视去年由多倫多大学领导的报告支援运动。

“政府确实向科学界发出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并为未来的研究资助提供了更长期和稳定的方案。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UTM)研究组副主席布莱恩·斯图尔特(Bryan Stewart)说,并表示这是非常可喜的消息。

据财政部长比尔·莫诺(Bill Morneau)所说,这是加拿大历史上,由研究者主导的基础研究中最大的一项投资。 莫诺还表示,这笔投资将有助于刺激加拿大新兴产业和职业的增长。

“联邦研究基金对研究员的监督和各级学生的培训能力都有重大的影响。斯图尔特说,任何研究经费的增加都会带来更多的学生研究机会,但不幸的是,任何研究基金的扣减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另外,政府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投资2.1亿加元在加拿大首席研究员计划(Canada Research Chairs Program,CRC)中。该项投资的目的旨在为具有天赋的初期学者提供支持,并使提名者的类别更多样化,从而吸纳更多女性和来自被忽视群体的研究人员。

在主要的大学研究主席中,只有28%是女性,而且她们通常处于加拿大首席研究员计划资助层的底层。此预算旨在通过积极的立法来解决联邦部门中男女薪酬不平等的问题。平均而言,男人每挣一加元,一个女人只能挣到0.87加元。

预算还涉及到包容性的问题:2500万加元已被分配到用于支持原住民研究和来自少数群体的研究人员,从而给予他们更多的话语权。

“基础研究的主旨是探索事物的根本,并且应用研究专注于如何使用基础知识来使事物发挥作用。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长乌尔里希·克鲁尔(Ulrich Krull)解释说,能否对经济造成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不能成功地使事物发挥其作用,但如果不了解需要做的事情,再加上技术人士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一切都不会有任何吸引力。

虽然绝大多数人对这笔科学预算拨款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但也有人批评政府忽视了与基础研究相关投资的回报往往非常缓慢,并表示这种投资是一种不明智的税收支出方式。

气候变化和大气研究计划的资金没有得到延续,其资金将于今年终止。而资金的缺乏也将导致在北极进行的研究停滞不前。

尽管存在一些担忧和差距,但加拿大科学界对此项预算仍倍感欢喜,同时也为政府愿意听取科学界在基础研究中产生的滞后和资助问题上的担忧感到欣慰。

“总体来说,这笔预算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表示联邦政府了解大学具有推动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的独特能力,克鲁尔说。


翻译/Translate: 王海琳/Hailin Wang, 陈嘉华/Jiahua Chen

校对/Proof: 钱泳欣/Janice Chin

终校/Final Read: 管亦笛/Yidi G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