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EYANA PURBODININGRAT/THE VARSITY

像很多孩子一样,鱼类也会接受教育。他们要学习祖先在数十亿年的进化过程中所积累的知识。在第一次迁徙旅行中,幼鱼将从长辈那里学习社交行为。他们会学习未来应该在哪里产卵以及在哪里过冬。

多伦多大学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系(U of T’s Department of Ecology & Evolutionary Biology)的克柯赛克实验室(Krkosek lab)发现,这种社会学习是保持每个种群生殖隔离的关键。尽管能够从其他鱼群中吸纳幼鱼,但鱼类只在种群内部交配。

为了研究幼鱼通过这种吸纳的方式进入到其他种群的难易程度,研究小组基于非洲白鱼的生活史建造了一种叫做收养迁徙生活史(the Adopted Migrant Life History (AMLH))的数学模型。该模型表明,鱼类的空间人口结构可能受到每个种群间不同社会学习过程的影响。

这些社会学习的差异在每个鱼群独特的迁徙路线和产卵场所上有所体现。

他们的发现挑战了人们的常识,我们一般认为幼鱼应该归属于他们所诞生的那个鱼群——换句话说,幼鱼应当归属于他们亲生父母所在的鱼群。根据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卢克·罗杰斯(Luke Rogers)所说,如果这人们的常识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应该会看到一个独特的,能供我们识别出不同种群的遗传特质。但我们并没有在自然界中看到这些。

另一个错误的常识是来自不同产卵地的幼鱼会进入一个大型的成鱼集体。这将有助于形成一个更大,更多样化的鱼群,并带来一些重要的好处,比如鱼群群体被破坏或丧失了产卵地之后能够快速恢复。但我们同样也没有在自然界中看到这个现象。

为了确定成年鱼群对幼鱼的吸纳模式,研究人员与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沿海地区的海达和海尔楚克(Haida and Heiltsuk First Nations)原住民合作。原住民称,失去大酋长的鲱鱼将会不知道该去哪里产卵。

“这让我们认识到,幼鱼可以通过跟随领导者的方式被吸纳到他们最先遇到的成鱼群体中。罗杰斯说。这意味着有的幼鱼会被其本身所述的群体吸纳,而有的幼鱼则可以被完全不同的鱼群收养

当没有足够多的成鱼去吸纳幼鱼时鱼群群体将会受到破坏。在收养迁徙生活史模型中,种群规模小意味着每个成鱼需要产生更多的后代,才能使他们免于灭绝。

然而,鱼类种群中的社会学习行为也可能带来一些弊端。在收养迁徙生活史模型中,一旦原始鱼群被破坏,吸纳幼鱼成功的可能性将会非常低,甚至降为零,并且鱼群可能会延迟恢复或不会恢复。这是因为相对于任何邻近的鱼群,原始鱼群必须足够壮大,被吸纳的幼鱼才能存活下去。罗杰斯说。


翻译/Translate: 侯霖/Lin Hou

校对/Proof: 王姝锦/Shujin Wang

终校/Final Read: 孙雪霏/Xuefei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