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 TUNG/THE VARSITY

成瘾性及精神健康中心(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CAMH)近日的研究显示脑内活动会随着抑郁程度的发展而改变。这意味着对于不同阶段的抑郁症应该采取不同的治疗措施。

杰弗里·迈尔(Jeffrey Meyer)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长期未经治疗的抑郁症患者的脑部炎症——持续超过十年则定义为长期——明显要比只有十年以下未经治疗时间的患者多得多。

这项研究是在该学术领域内第一次从生理的角度证明了抑郁症如何导致脑部的变化。它显示了抑郁症的病况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如同帕金森病或阿尔茨海默病一样会导致脑部退化的。

他们研究了作为小神经胶质细胞活化标志物的转运蛋白的总分布容量与未治疗抑郁症状持续的时间、总病程,和抗抑郁药服用的联系。

研究小神经胶质细胞的活化是至关重要的过程,因为小神经胶质细胞牵涉到大脑对创伤或损伤的正常应激反应。 然而,太多炎症都被与退化性疾病以及抑郁症有所关联。

参与这项研究的患者均为十八岁到七十五岁。他们来自多伦多地区以及成瘾性及精神健康中心,其中有些人经历过抑郁症发作,有些人则是健康的。这项研究得到了加拿大健康研究院(Canadian Institutes of Health Research (CIHR))、大脑及行为研究基金会(the Brain and Behavior Research Foundation),以及神经科学促进基金(the Neuroscience Catalyst Fund)的支持。

利用正电子发射原理,研究人员扫描了研究所针对的三个主要灰质区域和另十二个相关区域来测量转运蛋白(TSPO)的总分布容积。 研究人员还调查了未经治疗的重度抑郁症的持续时间,以及疾病总持续时间和抗抑郁药物治疗持续时间的组合。

研究发现,对于久未治疗抑郁症的患者来说,其不同大脑区域的转运蛋白(TSPO)水平相比那些较短时间未经治疗的抑郁症患者高出30%。和没有抑郁症的人群相比,长期患抑郁症的群体也有更高的转运蛋白(TSPO)水平。

“我们的研究指出的一点在于目前抗抑郁症的药物治疗方法没有解决疾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的问题。迈尔说道。

目前,不管一个人患抑郁症多久,对其每个病程阶段的治疗方法都是一样的。迈尔认为治疗方法应随着病情的发展而有所不同。

但是,关于如何在后期阶段治疗抑郁症,依据仍然很少。人们当然可以在发现身体对之前的治疗没有反应后再做出反应, 但是这个比率是较低的,所以临床实验通常排除了那些对前几次治疗都没有做出反应的人,迈尔说。我们在测试当前对其他疾病的治疗是否也适用于抑郁症,通过影响炎症变得更有疗效。出于同样的意图,也有公司开发了针对抑郁症新的治疗方法。迈尔说道。

迈尔指出,一项研究不足以改变治疗现状,但是他希望他们的工作可以尽快产生这方面的影响。


翻译/Translate: 晏薇/Wei Yan,王佳盈/Sandy Wang

校对/Proof: 杨典潼/Diantong Y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