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 CARNEVALE/THE VARSITY

作为一名曾经高中运动员,我天真地以为自己完全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格德林高水平运动中心(Goldring Centre for High Performance Sport)健身,而且绝对不会被其他人的健硕身形吓到或是因为自己渺小的体魄而自惭形秽。但是现实往往比梦想残酷得多,我当初是彻头彻尾的错了。

我第一次去格德林是在我新生周的第三天。我当时觉得早起锻炼一下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踏进格德林的一瞬间我就意识到自己与那个地方格格不入。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穿着多伦多大学校体育队(Varsity Blues)的衣服,很明显大家都引以为荣。那一刻我变得无比紧张,感觉自己的亮粉色短袖T恤和荧光绿短裤在一片深蓝的海洋里无比扎眼。

接下来我找到了一台跑步机,开始很慢很慢地跑,因为我很担心别人会嘲笑我并不出众的身材和极其尴尬的跑姿。之后我转移到位于四楼的举重区域,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无比吓人并且完全可以分分钟碾压你自尊心的地方。这片区域是出了名的橄榄球运动员和专业举重运动员出没的地方,它也将从此成为我灵魂消亡之所。

最开始我找到了一个杠铃架子,在完全不了解任何不成文的规定的情况下准备开始深蹲。当然我是承担不了多少重量的,哪怕一个杠铃片都不行,所以我就只在我肩上加了杠铃的杆 。杆在手,准备深蹲,我盯着镜子,从那里看到其他那些运动员们正锻炼这他们已近乎完美的身材。我控制不住自己,顿时觉得所有的目光都在盯着我看,即使我只是一个谁都不会在意的大一新人。我越想越觉得应该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于是夹着尾巴溜回了跑步机那里,而杠铃还在架子上纹丝未动。

咻,我成功逃回二楼,这可是有氧运动区,在我眼里,这儿我想搞砸也搞砸不了。我再一次大错特错了。这时我被旁边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吓人的登山机吸引了,主要也是因为旁边有另一个没有穿校队队服的学生正在十分顺利轻松地使用它。于是我踏上了登山机开始攀爬,也就是在这一刻,我的自尊心被彻底抛出窗外了。在这个机器上我总共爬了了不起的10秒钟,但是10秒钟之后我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开始不自觉地抽搐。紧接着我明智地选择了走下登山机,但最后却是粗暴地摔下去的。哪怕到今天,我对我旁边的那个人都怀有无上的崇敬之情,因为当我很舒适地趴在地板上的时候,那个人轻轻松松地又爬了至少五分钟。

在我和地板亲密接触后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后来我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找到了一些小哑铃,做了一些弓箭步,努力将自己隔离在被他人围观的想法之外。最后我结束了自己的首次格德林之旅,走了出去,但更准确地说是一瘸一拐地出去的,这绝对是我这辈子以来最痛苦羞耻的一次走出健身房的经历。

时至今日,大一生涯已接近尾声,我已经驯服那个名叫格德林中心的怪兽了。对于那些以后想来多伦多大学(U of T)的学生,或是那些不敢去格德林健身的人们,我在这里有三点小提示希望能帮助你们克服恐惧,勇敢地迈进格德林的大门。

首先,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去。每当我和朋友们一起去的时候我都会感觉自如得多。一个小伙伴既能在你使用器械时确保你的安全,也能在你无法成功地做某一器械时和你一起一笑而过。

其次,可以尝试多大的其他健身场所。比如Hart House是一个很适合健身初学者的地方,你在那里可以找到各个年龄段的健身爱好者。大多数运动员都喜欢往格德林跑,所以如果你害怕那些厉害的同龄人,别担心。而且其他健身场所也有和格德林完全一样的健身器械,你也不会错过任何运动的好机会。

最后一点: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果你想去一个叫格德林中心的恐怖地方,尽管去就好了。真的没有人在意你是怎么锻炼的,尽管你可能觉得大家都这么想。做好你自己就最棒了:穿你想穿的衣服;举你能举起的重量;不要将你自己和校队运动员去做比较,他们可都是已经训练了一辈子的人了。

虽然我一般去Hart House健身,但是我偶尔也会去格德林中心,而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适合你自身情况的健身方法。我希望通过分享我的这些不光彩的往事能帮助大家认识到,我们每个人肯定都有过不愿提及的健身经历,而且这些经历可能会打击我们去运动的热情,但这绝不应该成为我们放弃健身的理由。


翻译/Translate: 管亦笛/Yidi Guan

校对/Proof:李逸然/Yiran Li

终校/Final Read: 刘卓颖/Zhuoying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