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 CARNEVALE//THE VARSITY

3月36日至28日,一场公投后多大圣乔治校区(UTSG)的全日制学生们将就新的学生乘车证 (U-Pass) 进行投票。这一证件是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TTC)发售的无限次乘车票。一旦公投成功,所有学生将被要求每学期为乘车证支付280加元,而且除非在安大略省人权法案 (Ontario Human Rights Code) 设定的条件下学生被证实无法使用乘车系统,否则学生无法要求取消花费。新的学生乘车证已经成为一个饱受争议的问题,支持与反对两方都发起了各自的拉票运动。下面,两位撰稿人将衡量多大学生(UTSU)这一提案的优缺点。


新的学生乘车证可满足对可负担的低廉交通的大量需求

学生应当投票支持新的学生乘车证。它将有助于改善数以千计的学生的日常生活,即使对于一些目前不使用多伦多公共交通系统的人,也可以增强他们在这个高度依赖交通的城市的活动能力。

获得可负担的低廉交通将使所有学生更好地计划和组织他们的学术日程,这样他们在参与大学生活同时能够更放松和舒适地探索多伦多。虽然已提出的强制性每学期280加元看上去对那些在日常公共交通系统花费上不到一价格的学生不公平,它将减轻数以千计依靠多伦多公共交通系统上学和参加其他工作的学生肩上的负担。

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为高等教育学生提供的月票的价格是116.75加元——这一价格对于大多数生活预算紧张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太高了。在一个像多伦多这样的城市,人们高度依赖公共交通系统,被局限在步行范围内不利于学生计划课程、课外活动和日常生活。一些学生毫无选择,只能乘坐公共交通上课,而目前这些学生的消费负担实在是太重了。

大学生走读联盟(U-Commute),一个由来自多伦多大学、乔治布朗学院(George Brown College)、安大略艺术设计学院(OCAD)和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学生会代表构成的组织,正主张为高等教育学生提供更多实惠的公共交通选择。从2017828日到928日,大学生走读联盟的调查得到了16000份回复,而其中将近10000份来自多大圣乔治校区。这份调查向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证明,降低学生的交通价格会增加乘客数量——这将打消一切有关多伦多交通运输管理局对大幅折扣票可能存在潜在收益损失的担忧。其他资助公共交通的主流大学也有类似现象。在不使用公共交通的受访者中,百分之43.7认为它太贵。此外,大约百分之95的学生认为公共交通整体过于昂贵。大约百分之95的人同意新的学生乘车证会对他们有用,同时百分之9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在公投中投票支持新的学生乘车证。四分之三的受访者通过公共交通上学,其中百分之98.3会选择使用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局的系统,因此实惠的方案对于频繁使用交通的人无比重要。

多伦多大学在为学生提供更多实惠的交通方式的潮流中处于落后地位。更令人担忧的是,多伦多大学不仅是学费最高的学校之一,同时还坐落于这个国家消费最高的城市。其他几个主要城市和大学,包括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蒙特利尔和渥太华,已经资助了公共交通使其对学生更加实惠。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UTM)目前也有一项类似于学生乘车证的系统。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赶上其他校园只是时间问题。

有批评指出,遵照多伦多交通运输管理局的计划,学生将无法取消学生乘车证费用。然而,这一“无法取消”的条款看上去对于任何学生乘车证的交易来说都是必要的。也就是说集资可能是推行新学生乘车证的唯一方法,并非是校园为学生提供服务的新策。学生目前已经需要缴纳很多服务性费用,比如大学的健身房、学院的学生会和新的学生公共区。即便学生从未利用这些资金提供的服务,他们也为重视这些服务的学生们提供了便利。每月70加元的费用或许对那些日常不使用交通的学生很高,但新的学生乘车证可以很大程度上减轻那些继续依赖多伦多公共交通的学生的负担,而这些学生同时又占了很大比重,所以这意味着这一提案是值得投资的。

译者注:亚萨曼·莫哈德(Yasaman Mohadde)是一名圣麦克尔学院(St. Michael’s College )的学生,学习政治学和社会学。 


鉴于摆在我们面前的协议,学生不该轻易让学生乘车票的动议通过

我强烈主张同学们在即将到来的公投中给学生乘车证(U-Pass)动议投反对票。从提议中描述的执行方式来看,学生乘车票不仅在原则上缺乏公正,更在实施中欠缺水准。作为和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TTC)谈判后的结果和在即将到来的公投中的项目,学生乘车证并不是对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UTSG)学生最好的待遇。说实话,我们应得的远远比这好。

每学期280加元的费用意味着学生每个月需要花费70加元在学生乘车证上。鉴于每次乘车需要花费的3.25加元(如果使用智能卡系统(PRESTO)则是3加元),学生乘车证的动议对频繁乘车者,尤其是对于现在每个月购买116.75加元的月票(monthly metropass)来满足乘车需要的人并没有好处。使用学生乘车证每周往返三次乘车才能勉强平衡花费,所以只有那些乘车更频繁的人才能比现状节省一点钱。然而,这份提议却没有考虑每周乘车往返三次以下的学生。

学生乘车证的支持者定要“毫无新意”地抛出“多伦多大学(U of T)有着走读生学校的名声”这样的论点。他们口中的“名声”看似是被最近公布的大学生走读联盟(U-Commute)调查所支持的,这份调查显示大约74%的调查接受者承认他们走读的过程中会使用某些公交系统。但是这份调查却有着严重的缺陷,足以破坏调查结果的可信度,这就导致学生乘车证很难单单以这份调查作为施行的依据。

虽然调查的回答群体有着约10000名学生之多的样本容量,但此次调查是在网上进行并主要在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的社交媒体圈内传播。自选择偏差(self-selection bias)会导致数据倾向于走读生,因为走读生是最有可能去做在学生走读方面收集数据的网上调查的。

大学生走读联盟的数据是否能代替2015年学生动向(Student MoveTO)的调查发现也是很难确定的。学生动向的调查接受者数量和大学生走读联盟的很接近,但调查却不是网上进行的,这意味着调查结果与大学生走读联盟相比不会受到那么严重的自选择偏差影响。根据学生动向调查,只有53%的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的学生通过公共交通去上学。如果我们认定学生动向和大学生走读联盟的调查结果都是精准的,那就意味着走读生的比例在短短两年内增加了21%。这巨大的差距如果来源于大学生走读联盟调查方法上的问题才是更合理的。

这份调查的可信度可能也让会让人起疑——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官方在大学生联盟的报告首页承认了此次调查的问题和调查结果都来源于和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的谈判策略。学生不应该仅仅因为一个为了迎合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而设计的调查而支持学生乘车票这项动议。

即便我们接受大学生走读联盟的调查发现,至少四分之一不经常乘坐公共交通的学生群体没法平衡学生乘车证的花销。逼迫这些学生每学期支付280加元来补贴其他学生的交通花费将会立下一个可怕的先例,尤其是当这些学生无法自主选择退出的时候。

因为多伦多大学的教育学费已经属于全加拿大学校中最高昂的一类,所以任何学费上调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每学期280加元的强制高额费用本可以用来购买教科书或者其他学生用品。这对于没有安大略省学生补助计划来减少学费的外省学生或者国际学生将会造成尤其繁杂的负担。

在这里我想澄清一下,我支持公共交通学生票的提议——可负担的低廉公共交通的确很重要,而且类似的提议在其他城市,如温哥华(Vancouver)和卡尔加里(Calgary)都取得了很好的反响。但我们摆在面前的这场协议却没有一点诚意,尤其是鉴于没有人能自主选择退出。我很难相信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安大略艺术设计学院,瑞尔森大学,乔治布朗大学没有足够愿意购买学生乘车票的学生,以致乘车票不能变为可以自主选择加入来减少集体主义带来的麻烦。而更加荒谬不合理的是一个公投的决定将强迫我们不得不遵守一个长达四年的承诺。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在施行学生乘车票制度的问题上带给我们的疑点远远多于答案——而这就让力求一个更好更公平,更包容的协议变成了我们的责任。现在的学生乘车票计划要求我们所有人都参加才能实施,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么做是值得的。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似乎对反思自己的收入模型没有兴趣,只想着把花费转移到最没有能力接受的群体上。如果这次公投提议失败了而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拒绝继续谈判,那我们就必须把我们的不满带到多伦多市政选举的投票箱中。让我们拒绝这项动议,让我们的学生代表把多伦多公共交通运输管理局重新带回谈判阶段。

译者注:安维什·简(Anvesh Jain)是圣迈克尔学院大一的国际关系学生。 


翻译/Translate: 李逸然/Yiran Li ,侯嘉炜/Jiawei Hou

校对/Proof: 段舒萌/Shumeng Duan

终校/Final Read: 管亦笛/Yidi G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