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Y LAWRENCE/THE VARSITY

根据上一周的新闻报道,纳什维尔掠夺者(Nashville Predators)冰球队前锋奥斯汀沃森由于家庭暴力行为导致的27次禁赛处罚降为仅18次。2018年六月16日,数名旁观者在富兰克林的一家汽车加油站目击沃森及其女友发生争执。六月24日禁赛处罚决定下达时,沃森未进行反对或恳求减免。如今禁赛处罚的减免引起了美国国家冰球联盟的不满,联盟声明对仲裁人希亚姆达撒(Shyam Das)撤销沃森三分之一的处罚量的决定感到“非常失望”。

 

沃森事件引发了体育界对家庭暴力行为的纷纷议论。不同于包括美国国家篮球联赛(NBA),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 和国家足球联盟(NFL)在内其他主要男子体育联盟,国家冰球联盟(NHL)没有针对家庭暴力行为的标准裁决手段,而是根据个案进行单独处理。虽然国家宪法是构成运动员问责系统的第一步,从一个更全面的视角看待沃森事件至关重要。

 

目前更普遍的问题

 

北美的男子专业体育联盟成员往往享有权力财富与声誉。这的确有着积极的社会影响力,比如这大大激励了体育生涯刚刚起步的下一代。然而,在男性集权的社会体系中,加拿大平均每六天就有一位女性因家庭暴力而死于非命。而一些作出家庭暴力与性骚扰行为的男性运动员却能够利用自己的特权逍遥法外。

体育界既有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那样为推广平等教育而出力的人物,也有如本·罗特利斯伯格(Ben Roethlisberger)和帕特里克·凯恩(Patrick Kane)那样涉嫌性骚扰的成员。其中罗特利斯伯格(Roethlisberger)更是屡次被揭发有此类行为。仔细思索,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里克戴克斯特拉(Rick Dykstra)等政府要员也都因性骚扰行为受到控诉。然而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人面临真正意义上的处罚,反而在事业发展上有了优势。这类现象无疑造就了一个新的社会图景——权力与地位使男性得以在我们厌恶女性的男权社会中凌驾于法律之上。

男权社会培养了男性事业发展高于女性人身安全的价值观。从人们共同却没有缘由的对伪造指控的恐惧、家庭暴力和性侵犯对男性比对女性造成更大人生损失的观念,我们都能清楚的洞悉这一价值观。沃森案是个很好的例子。

沃森的女友詹恩瓜尔基诺(Jenn Guardino)被找到时,脚跟淤紫,身上有多处流血痕迹。她告诉警方,沃森“有时会毛手毛脚”。沃森也承认了是他在六月十六日夜晚动武造成了瓜尔基诺胸口上的伤痕。有目击者进一步证明他们看见沃森对女友粗暴的推推搡搡,阻止她下车。

可面对这一切,瓜尔基诺恳求警方“什么都不要说”,以免沃森的事业毁于一旦。惊人的是,她在沃森的处罚减免后发表声明更进一步道歉,表示“这并不是家庭暴力”并说“奥斯汀沃森从未,也不会对她作出暴力行为”。

受害人有权选择如何从伤痛中恢复,如果他们愿意,完全能够选择原谅施暴者。然而受害人为施暴者辩护,却极有可能是男权社会及长期以来建立在性别基础上的暴力所带来的后果。

体育界只是社会的缩影,而类似事件屡见不鲜——吉安娜·帕默尔(Janay Palmer)声称她的丈夫NFL运动员瑞·瑞斯(Ray Rice)对她的暴力行为“只是一个失误”。国家冰球联盟也必须同其他体育联盟一样,让其成员对所犯的这种可怕并令人反感的行为负责。女性实际上在这些专业联盟的球迷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在国家冰球联盟的收视率中占三分之一,而国家足球联盟的粉丝群体中更是有近半数的女性成员。

她们会怎样看待球星对女性施暴却不承担任何后果的事件呢?她们看到孤立无援的同性别者,又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分析事实

国家冰球联盟是四大男子运动联盟中唯一没有应对家庭暴力行为标准准则的团体,事件发生后只能逐件分析处理。这样看来,制定与其他体育联盟类似的准则是对国家冰球联盟有益的。

男子职业体育队需要认清现实、实事求是。如果男子专业体育联盟想要真正解决家庭暴力问题而不是作空口文章,除了行为准则要求,事先的预防手段也相当重要。

以国家冰球联盟为例,该体育联盟虽有正式的规定,却招收了44名有过性侵害或其他暴力前科的队员。

直到2014年,由监控视频捕捉到的证据显示瑞思在电梯中将其未婚妻殴打致昏迷,专员罗杰·古德(Roger Goodel)才制定出相应的规定。然而即使那时,古德最初提案的处罚措施也仅仅是两场比赛禁赛而已。最终由于公众的愤怒呼声才不得不采取合理的解决方案。

没有惩罚手段的政策规定有何意义?没有防微杜渐措施的提案又怎能带来进步?不给予受害者保护支持如何能够解决问题?我们或许不应该对一个将温和的的反种族歧视抗议视为比肢体威胁女性安全更危险的球队有更高的期待。

国家冰球联盟的球迷应仔细反思反家庭暴力法案应有的好处与作用。回想2014年洛杉矶国王队球员萨瓦维昂诺案(Slava Voynov),维昂诺因家庭暴力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他与球队的合同也因此终止,并被遣返俄罗斯。

然而,如今他正考虑作为国家冰球联盟的一员重返赛场,球队甚至保证他将在奥运会中有一席之地。而全国广播公司(NBC)评论员麦克米尔布瑞(Mike Milbury)评价说:“洛杉矶国王队不幸失去了一位伟大的防守球员。”

这对于维昂诺的妻子马瑞塔·瓦拉莫娃(Marta Varlamova)无疑是一种侮辱,警方不止一次记录下她“房间里到处都有血迹”的场景。四年前,一名运动员应为暴力行径被判刑都并没有使当时国家冰球联盟建立相应女性家暴防范措施。那么四年后的今天,我有理由质疑现有的球队的规章是否有任何绩效。

所有这一切都归为一个问题:怎样才是触及问题本质的根本解决方法?像国家冰球联盟这样的体育联盟必须采取更主动的措施防范并制止家庭暴力行为。对球员进行教育,提高这方面的意识,并使之成为主流。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隶属加拿大足球联盟的英属哥伦比亚狮队的成功案例值得效法。

“不要只做旁观者”是狮队与英属哥伦比亚州反暴力联盟(Ending Violence Association of Britsih Columbia)合作推出的项目。“致力于增进人们对男性对女性施暴的后果的了解。”在一群女性咨询师的带领下,球员利用他们的“地位与公众号召力”通过访问学校、公益广告及其它许许多多方式推广与宣传这一主题。

暴力事件不仅仅是国家冰球联盟所面对的问题。制定球队规则也并不能一劳永逸的扫除家暴,就像我们法律系统中涵盖大众的法规一样。 制定政策只是一个开端,更重要的是,关于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性别暴力的交流迫在眉睫, 以及,要确保作出次列暴力行为的男性将承担责任。

 

翻译/Translate: 姚静姝/Helen Yao

校对/Proof: 余思杭/Valerie Y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