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Y LAWRENCE/THE VARSITY

1911年,与逃亡的革命者一起,第一批大麻种子从墨西哥传至美国,标志着跨国界的交流,比单纯的反墙情绪更有价值。此后,不必多说,大麻在边境几经来往,不断易手。

 

当美国发现自己烟草邻居的存在时,大萧条和失业引发的冲击带来了陌生的反移民浪潮,以及,通常来说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邪恶烟草”这一概念。在1937年吸食大麻被定罪前,医生建议吸食大麻的患者通过接受治疗来“冷藏疯狂”。《冷藏疯狂》同时也是1936年的一部警示寓言的标题,讲述了青年吸食大麻后黑暗犯罪的生活。

 

在这场反对大麻危害的运动中,吸食大麻在美国的爵士乐俱乐部里悄然流行。长时间的快感给音乐家们带来了属于他们那个时代活跃的节奏。比如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承认终生吸食大麻。而如同杰克·凯鲁亚克的第一任妻子所说,20世纪40年代初,他第一次与萨克斯演奏家莱斯特·杨共同吸食大麻,此后便开始把火光从一个文化群体传递到另一个群体。

凯鲁亚克、尼尔·卡萨迪、威廉·柏洛兹所属的垮掉的一代为中产阶级白人揭秘了大麻。这标志着大麻开始进入主流,也是大麻第一次在文学中占据主导地位。对于垮掉的一代来说,吸食大麻引发了一种新的平凡风格——它更自由、更富于表现力和反传统。他们通过介绍这种路边的墨西哥和非裔美国文化,创造了许多大麻的绰号,增加了其文化魅力。

年轻人在旧金山和纽约的社区里寻求改变。在倡导和平与一种新的社会态度中,大麻至关重要。罗纳德·里根的严厉毒品政策将大麻拖入黑暗之前,在1967年的“爱之夏”和两年后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中,毒品的烟雾将大麻反主流文化推向顶峰。

 

1970年,理查德·尼克松签署了《控制物质法》,将大麻作为一种附表一毒品, 与LSD、海洛因和摇头丸属于同一类,有着同等的定罪和恶名。接下来的20年里充满了对大麻的丑化:药物滥用抗性教育、被施加的最大惩罚、克林顿遮遮掩掩的 “没有吸” 声明、以及一些滑稽的邪典电影:例如《冒烟》、《早餐俱乐部》和卡梅伦·克罗的《开放的美国学府》。

然而在90年代,流行文化开始喜欢上大麻反主流文化——这一时期可以说是大麻电影的黄金年代。虽然这十年里人们继续保持着对大麻的严格法律处理,但仍创造了《疯狂店员》、《谋杀绿脚趾》等作品,缔造了马修·麦康纳的经典台词“好,好,好”。理查德•林克莱特和凯文•史密斯烟雾缭绕的作品,为我们这一代的电影甚至电视节目铺平了道路:从塞斯•罗根的“瘾君子联盟”喜剧,到《猪头逛大街》系列,再到以女性为中心的《单身毒妈》和《生活大麻烦》。

 

长期以来,我们认为吸食大麻的文化乃法外之物,伴随着诱人且神秘的异国情调。但现在它已经脱离了懒惰、温和地反叛的吸烟者的形象。我们正是扼杀这种反主流文化的一代人!我们用的不是“拒绝就好”的说教或“冷藏疯狂”的处方,而是利用了合法化,以及街上药房里的迷幻现实。在寻找新工具的过程中,存在着一些或被轻微颠覆,或被永久误解的吸毒者原型,但谁又能责备他们呢?

我们永远不会像其他几代人那样吸食大麻。当点燃大麻时,我们正在培养一种物质文化的影响力。我们发现倒霉鬼兄弟喜剧不再需要一个抽大麻的讽刺形象。在社会上,我们正在抹去它所突出的陈腔滥调和它所承载的内涵——懒惰、破坏、涣散,以及其他伴随大麻电影而来、转瞬即逝的特征。我们只需要普通人告诉我们,大麻不是一种被定性的,而是一种重构的生活方式。

不管你喜不喜欢,大麻已经被主流同化了。大麻文化终将失去它的亚文化地位,至少,亚文化的核心意象已经消失了——我的“经销商”是一名刻苦学习的计算机系学生。对许多人来说,未曾直面大麻,也不去编纂何为使用毒品。而我们享受着商业和邮寄服务的匿名性,为自己购买大麻。

大麻抽食者不再是某种固定类型的人,他们的文化也将变得多样化。在未来一定会出现的电影中,他们不符合瘾君子的形象,主角也不再是白人男性,大麻文化的标签会变成当我们抽嗨时我们喜欢看的,而不是仅仅看着其他人抽嗨。

 

翻译/Translate: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 王雪琪/Xueq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