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M LAM/THE VARSITY

多伦多大学约翰·丹尼尔斯建筑风景与设计学院(John H. Daniels Faculty of Architecture, Landscape and Design) 坐落在多伦多的士巴丹拿街一号(Spadina One)。 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的建筑专栏评论家阿雷克斯·博兹克维奇(Alex Bozikovic)曾表示,此学院的大楼是“过去十年中加拿大最优秀的建筑之一”。但是,自从去年十一月这座大楼正式对外开放之后,建筑学院的研究生们就一直对大楼的设计颇有微词。研究生工作室里有限的操作台空间和欠佳的声学设计,正是学生们抱怨的主要原因。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曾夸赞士巴丹拿街一号的工作室为“一百一十英尺宽、没有柱子遮挡的房间”。然而,柱子和墙的缺失再加上高高的屋顶,使得极轻微的对话和敲打键盘的声音都可以传遍整个房间。

 

除了高噪音值,因为工作室里面的桌子没有隔离板,整体上也没有墙,整个工作室里面操作台空间不足,学生们的个人隐私也无法保证。

 

路易莎·肯内特(Louisa Kennett)是一名攻读建筑学硕士的一年级学生, 她表示:“你没有太多的空间来放自己的东西。我觉得增建一些矮隔离墙应该会好些,但是我认为小隔间不一定能带来积极的效果,因为那会阻止同学之间进行讨论。”

为了解决缺乏个人隐私的问题,很多学生选择自己着手制作隔离板。

纳西姆·阿卜杜拉·萨尼(Nassim Abdollahi Sani)是一名攻读建筑学硕士的二年级学生,她表示研究生们没有建造这些隔离板所必须的工具。而且,做这些隔离板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木工活经验的学生们来说。

萨尼表示,“我感觉对于一个每周可能只来这里两三天,每次呆的时间又很短的人来说,建这东西没太大意义。”

尚恩·约翰斯顿(Shawn Johnson)是一名攻读建筑学硕士的二年级学生,关于噪音的问题,他表示:“当屋子里有一堆人的时候,无论怎样都让人觉得吵。人们焦虑的时候,你都能听到——如果这里只有一两个人,你能清楚地听到房间另一头的谈话。”

萨尼表示,噪音的产生主要是因为敞开式的操作台上没有隔离。没有被隔开的台面导致了个人隐私以及空间界限的丧失。“大家没有特定的空间来做自己的事情,如果我开始工作,可能就把我旁边的人的空间给占用了。”

 

开放式空间背后的动机

 

丹尼尔斯建筑学院的院长理查德·索梅尔(Richard Sommer)表示,旧教学楼里面的研究生工作室把每个学生分配到各自的小隔间,而且这些隔间都有很高的墙来保证个人隐私。但是对于新楼里的布局,他表示:“这么分配工作室内的空间是为了 促进学生之间的合作,把之前一些个人空间分配成合作空间。”

 

索梅尔表示:“我不知道有没有实证显示学生们减少了在这里工作的时间。我们之前没有具体调查过有多少学生在老楼里工作。据教职人员说,目前在工作室工作的人和之前一样多。”

他还表示,新楼里的工作室占地面积比之前的大,但是他也承认,不是所有学生都喜欢这项变化。

关于如何解决噪音和个人隐私的问题,索梅尔建议学生去图书馆、制造实验室或者大厅工作。

 

建议措施的可行性

 

关于索梅尔让研究生们去图书馆等工作室以外的场所工作的建议,约翰斯顿表示,这在进行非建模性工作时不免是个好主意,“图书馆的环境肯定是更加私人化的,而且对于学生们来说也是一个很非常便利的选择。”

 

但是对于模型类的工作,约翰斯顿表示:“如果你想自己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建模型,就不太可能会选择图书馆做这件事情。难免有点奇怪,你说对吧。”

萨尼也表示:“所有的材料都放在工作室,我们不可能把这些东西储存在图书馆。我们也不能背着材料来回走,否则所有东西都会变得乱糟糟的。所以说,我们想让我们的操作台成为一个能建模、同时也能供我们储存材料的地方。”

萨尼表示, 其他办法,比如扩充工作室内的车间设施,也有可能帮助解决当前的窘境。她表示:“对于建模来说,工作室车间跟图书馆比起来要好太多了。图书馆是让人们去写论文、做研究的地方,不是让我们来建造模型的。”

在我们的采访中,虽然有三名研究生表示比起之前的个人工作空间,他们更喜欢这种新型的合作式工作区域,但是他们相信工作室当下仍然有改进的空间。

约翰斯顿表示:“在工作室里工作代表着你可以从其他同学那里得到很多反馈。这种开放式的空间最好的特点就是它鼓励大家合作。”

萨尼表示:“之前工作室的问题在于它面积较小,天花板也比较低,让人感觉像是在办公室。”

萨尼还说:“这个新工作室的优点在于,它开放式的设计使你可以和很多人同时进行互动,你可以看到其他人在做什么 ——这就是我热爱这个工作室的原因;但同时,这里也完全没有隐私。所以,我理想中的工作环境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

索梅尔表示,建筑学院的研究生能有自己的工作室已经是一个“难得的特权”了,但是同时他也承认,新楼的一些变化“并不是所有学生都乐意接受”。

当被问到新建筑的布局是否达到了其鼓励学生合作的目标时,索梅尔答道:“总体来说是的,虽然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总体来说,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设计初衷。”

 

翻译/Translate: 李雪迪/Xuedi Li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