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NA HUNTER/THE VARSITY

来自印度的阿纳曼萨多(Annamanthadoo),当初是带着追求公共利益法的事业在国际人权法以及法律援助工作等领域开展工作的憧憬来到多伦多大学法学院就读。

然而,自从她抵达以来,出于对高昂的学费和不断增加的学生债务的担忧,阿纳曼萨多越来越担心她能否进入这些领域。她还注意到,她在学院中的许多朋友都因这些领域往往处于薪酬水平的较低端,而放弃了它们,转而投向更高薪的公司法领域的工作

她写道:“我和我的很多同龄人都被这些领域的工作所吸引而来到了多大法学院。但我开始意识到,只有当你没有本科欠下的学生债务并且你的父母能负担你的法律学位时,这些选择才有可能。”

她补充说:“情况只会越来越糟,明年的学费将超过4万加币。我很清楚,是时候该为此采取一些措施了。”

本学年,阿纳曼萨多和其他14名学生校友帮助发起了“卓越障碍”项目,旨在说服学院“暂停增加每年超过40,000加币的学费”,直到在给爱德华·艾科布奇(Edward Iacobucci)的公开信中概述的某些条件得到满足为止。

这些要求包括对学院进行全面的财务审查并公开结果。基于这一审查,“卓越障碍”要求学院承诺采取具体措施来控制成本,并保护助学金的分配,例如保证在录取申请时向低收入申请人提供援助,以及提供一项学生可承担的学费的长期计划。

该倡议名称来源于学院的“无障碍优秀运动”,该运动于今年启动,旨在筹集2000万加币的财政援助

迄今为止,这封公开信有超过400签名,它们分别来自在读学生自1971年以来的校友以及包括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和安大略省法学学生会在内的几个组织

“显然,这一场不是针对读学生的运动,” 阿纳曼萨多写道“我们已经在为一个法学位支付六位数的学费。这是一针对未来学生的运动。”

在给The Varsity的一份声明中,学院指出,艾科布奇已经对法学院管理机构——学院理事会预算学费和助学金进行了两次深入的讨论。

 

该理事会由院长全职教员、法律图书馆馆长、法学博士课程助理院长以及每年选出的学生代表和两名研究生组成。

该声明还说道,有待多大的批准,艾科布奇的目标是明年学费增长4个百分点,而最高允许的5个百分点

作为回应,同样参与该运动的三年级法学院学生亚历山德拉·罗伯逊 (Alexandra H. Robertson) 写道,此举是“重要的第一步”。

“这将是自2006年以来学院第一次没有按最大允许金额涨学费” 她这样写道“自21世纪初以来,学生一直在倡导这个问题,但他们的努力似乎是徒劳的。我们相信这一进步意味着学院正在听取学生和校友对学费、经济援助和法学院可及性的担忧。”

罗伯逊补充道,“很明显,我们的目标是让学院满足我们公开信中提出的要求,这虽然尚未发生,但是我们感到振奋的是,学院显然正在倾听我们所说的话。”

 

翻译/Translate: 刘隽含/Rozee Liu

校对/Proof: 钱文聪/Wencong Qian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