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yal Ontario Museum,简称ROM)于今年早些开放了由澳大利亚博物馆(Australian Museum)开发的新展览“蜘蛛:恐惧与魅力”。这个展览向蜘蛛恐惧症患者发出挑战,希望他们能通过以加深了解的方式来面对他们的恐惧。

 

“我们觉得蜘蛛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主题,人们对它们的各种误会塑造了它们危险而迷人的形象,我们认为这种角度会引起大众的共鸣,”多伦多大学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系助理教授、兼ROM昆虫学高级策展人道格·库里(Doug Currie)说道。

博物馆展览往往都没有活物展品,但 在蜘蛛展上,你可以见到十八种不同的活蜘蛛,其中包括棕色隐士和黑寡妇这两个经常被混淆的品种。

人们常将蜘蛛错认为成昆虫,但实际上他们是属于节肢动物门的蛛形纲动物。昆虫由三个部分组成,有六条腿;而蛛形纲动物有八条腿,并且只由两部分组成。

 

尽管大部分蜘蛛都长着八只眼睛,它们的视力却非常差,仅仅能做到分辨光暗和感知物体移动的程度。蜘蛛们的后眼为它们提供了全方位的视力,以便他们感知物体的移动,而它们的前眼则能在较短的距离内观测出细节。

同样涵括在这次展览里的还有一个蜘蛛互动实验室,两名被称为“蜘蛛牧人”的技术人员会在这里现场展示提取毒液的过程。

 

“提取毒液”这个术语听起来的确瘆人,但这个过程比我想象得要简单得多。

同样隶属于多大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系的博士后马修斯·佩皮奈利(Mateus Pepinelli)是两位“蜘蛛牧人”之一。他将二氧化碳导入放有蜘蛛的箱子里,让蜘蛛进入休眠状态。在这次演示中,佩皮奈利选用了一只巨蟹蛛。在巨蟹蛛失去知觉后,佩皮奈利把它放在了一块泡沫板上,旁边排列着各种工具,场景和医院手术室有异曲同工之妙。

确认蜘蛛已经失去知觉之后,佩皮奈利让它仰面朝天,然后用标本针把它固定在了不阻碍它毒牙的位置上。在不伤到蜘蛛的前提下,标本针被插在了最有利于佩皮奈利操作的位置。

接下来,佩皮奈用一个浸过盐水的电子设备去刺激蜘蛛,令其释放毒液。同时,他在蜘蛛的毒牙下放置了一个容量0.5ml、能装下一滴水的微量离心管,用于采集毒液。

蜘蛛实验室外面的屏幕上直播了整个过程。一些游客看得十分专注,其他人吓得不轻。

佩皮奈利提取了一滴毒液后便把尚未苏醒的巨蟹蛛放回了它的箱子。

清澈的毒液看起来无害,其实却含有多种化合物,其中一些具有医学价值。在演示中提取的毒液在经过冷冻干燥后,会被提供给用蜘蛛毒液进行生物医学研究的科研人员。

互动蜘蛛实验室是本次展览中吸引游客的特色之一。在展览入口,用数字技术投影着按比例放大的小型蜘蛛模型,模样栩栩如生。

此外,ROM还在澳大利亚博物馆建立的基础上融汇了自己的特色。

“和以往的展览一样,我们稍微做了些变动”库里说,“这个展览是悉尼澳大利亚博物馆开发的,我们在这里设展时就加入了一些自己的内容。”

这次展览首次在北美展出了一件金蛛丝披风,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完全由蜘蛛丝构成的纺织品。这件披风由来自马达加斯加的120万只雌性金色织球蛛的丝线制成,总共耗时大约三年。

蜘蛛在不同的文化和艺术中也颇受欢迎:此次展品中还包括真人大小的初版蜘蛛侠漫画书,以及一些广泛应用蜘蛛元素的原住民纺织品。

“蜘蛛:恐惧与魅力” 开放至一月六号,位于ROM内的加菲尔德韦斯顿展览馆。

 

翻译/Translate: 牛敬怡/Jingyi Niu

校对/Proof: 姚静姝/Helen Yao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