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回报(No Strings Attached)》和《朋友也上床(Friends With Benefits)》是我最喜欢的两部浪漫喜剧,它们都围绕着现代社会的常见关系形态——炮友而展开。虽曾属禁忌,但随着时代进步,非正式性行为早已成为常态,甚至成为浪漫喜剧中的主流题材。

 

但在看似现代的故事背后,是对过时比喻的依赖。《不求回报》中,当两位年轻的主角参加夏令营时,由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饰演的艾玛(Emma)邂逅并安慰了由艾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饰演的、父母离异的亚当(Adam)

 

人们总有一别。年轻的艾玛说。这明显表明了她对承诺的抗拒,这一细节也推动了电影其余部分情节的发展。

《朋友也上床》的开场同样给角色提供了随意性爱的动机:两个主角都被他们的长期伴侣抛弃了,这也使他们开始怀疑爱情。

 

“人们是因为受到伤害才会发生性关系”这种观念早已出现,而且通常是针对女性。甚至最近的一些电影,比如艾米舒默(Amy Schumer)的《火车出轨(Trainwreck)》,也强化了这样的观点: 女人之所以到处乱搞,是因为她们害怕亲密,渴望得到关注。

 

影片刚开场,父亲就告诉艾米,一夫一妻制是不现实的 这让她不断酗酒并追寻一夜情。观众应该把她的生活看成一场灾难——正如电影的名字一般。当比尔·哈德(Bill Hader)饰演的亚伦(Aaron)说服艾米与他确定一夫一妻制的关系时,她经历了一些矛盾并最终改变了自己的方式。

编剧在构建情节时,巧妙地运用了经典童话故事的结尾——公主被她的白马王子拯救,只不过这个古老的故事被放入了现代的环境。当大屏幕上出现越来越多的随意性行为时,我注意到像艾米这样的女性角色经常被描绘成情感上有问题,才导致她们的性选择很难被理解。相比之下,男性的滥交很少被精神分析或定义为性格缺陷。

大一那年我和一个朋友开始发生关系的时候,一点也不像这些电影里描述的状态。我们没有花时间制定规则。我们仍然坚信存在爱和承诺,只是不从对方身上寻求这些。当时我们十八岁,是朋友,彼此吸引,又住在同一个宿舍。

这种关系是为了方便而形成的——但并不意味着它不复杂。曾有几次,我以为我对他产生了感情。然而,我很难区分,自己是真的想要一段感情,还是只想要从性关系的负罪感中解脱出来。我常常对这种状况感到不快和矛盾。我曾告诉他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但后来又再次发生。我会想,选择和朋友上床是否意味着我从某些角度来说观念有些问题。

讽刺的是,直到别人说出了我一直在对自己说的话,我才意识到这多么可笑。一位男性朋友最近给了我这样的建议: 如果我想让男性觉得我有吸引力,我就会拒绝继续跟他们上床。他说:“男人不喜欢四处留情的女人。”

我意识到,我给自己强加了这么多的批评,却从未评判过和我睡在一起的那个家伙。此外,通过判断别人的性经历来判断其价值的人,可能不会是我生活中想要的朋友或男朋友。

非正式性行为有它的好处。我当时是与一个尊重我且重视我的愉悦感的人上床。我意识到性可以真的让我得到享受。这段经历也迫使我去面对我已经内化的双重标准,最终使我与性的关系变得更好。

对于年轻女性来说,掌握自己的性关系的方法并没有一个人人适用的形式。虽然有些人无法在一夫一妻制之外拥有良好的性生活,但也有人觉得一夜情很适合自己。我们并不想要同样的东西,但我们都应有为自己做决定的权利。社会需要明白,女性是有能力的成年人,而不单是性对象。

 

在由性爱、爱情和亲密关系组成的维恩图中穿行,对于影迷来说,是一个吸引人的话题。但我更希望挑战误解,而不是强化误解。流行文化需要一种新的叙事,不把滥交等同于伤天害理和玩世不恭的叙事——我们都应该放弃对女性性选择的病态化。

当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在中央车站,用一群人快闪给米拉·库尼斯(Mila Kunis)带来惊喜时,又或是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无条件地送给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一束胡萝卜——因为她讨厌花——时,你仍会看到我的眼泪。但我知道,真正的女人不需要一个背景故事来解释她们的性选择,也不需要一段过往关系来证明值得被爱。

 

翻译/Translate: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庞皓予/Haoyu P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