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7日早晨,安大略省教育部(Ontario Minister of Training,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部长梅里尔利·富勒顿(Merrilee Fullerton)发表了一则出人意料的声明,声称将削减高等教育开支。多伦多大学权益方对此作出回应。

 

安大略省政府宣布,安大略省内的大学和学院必须在下学年削减10%本国学生学费,并在未来两年维持该学费水平。此外,省政府还强制要求为“非必须”的学生费用,例如学生俱乐部费用,提供一个在线选择退出系统,并削减安大略省学生助理计划(Ontario student Assistant Program)的预算。

 

多伦多校长梅里克·格特勒(Meric Gertler)在给The Varsity的声明中表示:“我们将竭尽全力降低这些变化对多伦多大学的影响。”

 

格特勒说:“我们需要审查预算,以评估这些变化带来的全部影响。我们认为,重要的是要坚持我们长期以来的入学保证:经济状况不应成为资质合格的学生入学或是完成学位的障碍。”

 

多伦多大学的声明没有提及它将如何回应建立“非必须”学生费用选择退出系统的强制性要求。

 

根据富勒顿的说法,高等院校将在哪些费用该归为必要的这一问题上有一定的回旋余地。                       

——多伦多校长梅里克·格特勒

 

 多伦多大学最大的学生会——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 UTSU)在省政府决定声明发布的几个小时后,也发布了一份批评的声明。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非常关注与非学费或“辅助性费用”有关的变化,这些费用用于为丰富全省学生生活的重要项目和服务提供资金支持。如果直接或间接地大幅削减资金,将严重甚至不可挽回地影响校园生活。”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补充说,他们将与全省范围内的学校合作方和其它权益方就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管

 

兼职本科生协会(Association of Part-time Undergraduate Students, APUS)主席马拉·卡许亚普(Mala Kashyap)在给The Varsity的声明中表达了对这一变化影响的担忧:“通常兼职和成人学生都已被政府和机构资助排除在外了。我们正在等待更多的改革相关细节。”

 

目前暂不清楚宣布的学费削减是否会影响兼职学生。

—— 兼职本科生协会马拉·卡许亚普

艺术与科学学生联盟(the Arts and Science Students’ Union, ASSU)主席哈西布·哈桑恩(Haseeb Hassaan)告诉The Varsity,艺术与科学学生联盟对这些政策声明感到“不安”。

 

“我们恳请多伦多大学管理者和格特勒校长保护为学生提供基本服务的学生会。ASSU将与其他校级社群、联盟和社团合作,在校内和全省范围内采取行动。”

—— 艺术与科学学生联盟主席哈西布·哈桑恩

 

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The 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Ontario, CFS-O)迅速做出回应,称这一改变“显而易见,是为了毁掉安省的学生会”。该声明进一步强调,所有拟议的改变都对学生和学校工作人员有害。

 

“在提出该决定的过程中没有征询学生的意见。安省政府正企图废除公立高等教育,并试图遏止反对的声音。”

 

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的全国执行代表萨米·普里查德(Sami Pritchard)批评道,政府的这一决定是一种“愤世嫉俗的行为”,意在“破坏”那些试图反对高等教育经费消减的组织。

 

普里查德在网上发布的一则声明中说:“学生们并没有被吓到,他们将与安省的工作人员联合起来,保护高质量的公立高等教育,捍卫学生独立民主代表权。”

——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

 

多伦多大学参与出资的可退出的团体——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所(OPIRG),今天早些时候在Facebook上发表了批判福特政府的计划的声明。

 

OPIRG对学生团体未来的资金以及他们未来能提供的服务表示非常担忧。虽然学生们已经可以选择退出该团体,但省政府这项政策的执行将使这些组织很难再凭借自身的某些优势和资源进行宣传。

 

 

“目前的运作方式与当任政府希望的方式之间的唯一区别是——我们不再有几个月的时间向学生们展示,为什么他们应该继续资助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所、无障碍学生通道(students for Barrier-free Access)和LGBTOUT等组织。”我们不再有机会与学生面对面地交流我们真正在做的工作。

 

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所是一个国际公共利益研究组织网络的一部分,其中11个位于安大略省内。

——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集团

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的安大略省主席弗莱德·哈恩(Fred Hahn)抨击政府的声明是“对校内学生民主权的攻击”。

 

“这些削减是在没有与大学部门协商的情况下做出的,而且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学生造成破坏性影响,”哈恩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大学网站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道格•福特(Doug Ford)的内部人士试图用极低的学费折扣来掩盖一场针对学生的毁灭性攻击,从长远来看,这会让学生们付出更大的代价。”

 

哈恩声称,政府决定削减费用是在“自谋出路”。

 

哈恩说道:“应该通过选举和公投,用学生的民主权决定学费,而不是由政府内部人士说了算。”

 

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代表了数以千计的多大工作人员,包括图书管理员、服务人员、助教、考试监考人员以及学生和博士后课程导师。

——弗莱德·哈恩(Fred Hahn):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安大略主席

 

安大略社会服务雇员工会(OPSEU)主席沃伦·托马斯(Warren ” Smokey ” Thomas)赞同哈恩的声明,称政府的改革是”对民主的全面且直面的攻击”。

 

托马斯在推特上写道:“(该决定)把立法委员会的前预算听证会变成了一场骗局。安大略的学院和大学收到的人均学生资助在加拿大仍旧是最低的。学生的债务不会减少。此次削减学费的政策下没有赢家。”

 

安大略社会服务雇员工会代表了安大略省数以千计的公共部门雇员。该联盟代表了多大的校园警察以及安大略教育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助理人员。

——沃伦·托马斯(Warren ” Smokey ” Thomas):安大略社会服务雇员工会主席。

加拿大大学出版社(CUP)是一个由包括多大校报(The Varsity)在内的全国大学生报纸组成的非营利性合作机构。该机构在周四表示,学生出版物对高等教育机构的学生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服务,并对这一声明表示失望。

 

“我们的成员对大学和学院管理机构进行审查,确保大学治理具有透明度。” 加拿大大学出版社写道,“然而,我们的大多数论文都是靠学生的学费来资助的。没有这笔资金,安大略省的学生出版刊物将无法运作。”

 

该组织还批评福特明显缺乏与学生的协商,并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了福特政府并没有真正把学生的利益放在心上。”

 

“这一决定对制度透明度、校园内健康的民主对话、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造成了直接打击,而这些都是福特政府一直强烈宣称要捍卫的。”

——加拿大大学出版社主管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的学生会也发表了一份抵制这些改变的声明,称“不会容忍这些改变,并将继续为大家争取,以确保本届政府的单边决策不会失控。”

 

声明称:“我们能够明确的是,降低学费的举措肯定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这项声明并不是。”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

附属于福特的进步保守党的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校园协会(OPCCA)公开表示支持削减学费,理由是上届自由党政府执政期间学费呈现大幅度上涨。

 

“不幸的是,自2006年以来,安大略省学生的本科学费从平均5000加币涨到了近9000加币。上届自由党政府未能阻止高等教育变得越来越难以负担。这就是OPCCA支持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政府决策的原因——为提高安大略省高等教育的负担能力。”

 

OPCCA也表示支持对安省学生援助项目(OSAP)的改革,声称政府现在可以更好地帮助低收入的学生。它还支持对学费进行改革,声称学费经常被用来“资助以议程不周和财务管理不善而闻名的第三方团体”,如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和安大略省公共利益研究集团(Ontario Public Interest Research Group)。

 

该声明提到,这些组织一直在推动激进的事业,例如“废除资本主义和抵制加拿大的盟友以色列”。

 

然而,OPCCA也同时表示,校园媒体、活动和社团是有价值的,“当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资助哪些校园团体时,这些学生团体将会受到鼓舞并向学生们展示自己的价值,同时增加学生的参与度。”

——安大略进步保守校园协会

 

翻译/Translate:庞皓予/Haoyu(Simon) Pan,聂韬/Tao Nie

校对/Proof:余思杭/Valerie Y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