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简称NYT)和多伦多大学联袂举办了一场关于书评文学形式的座谈会。会议就撰写书评的方略、其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伦理问题、以及判断书评好坏的标准进行了讨论。

 

出席本次座谈会的两位嘉宾分别是纽约时报非小说类书籍评论作者詹尼弗·萨莱(Jennifer Szalai),和多大英文系教授兼圣米迦勒学院(St.Michael’s College)院长 兰迪·博亚戈达(Randy Boyagoda)。该活动于11月30日在伊莎贝尔·贝德剧院(Isabel Bader Theatre)举行。

 

萨莱描述了她作为书评作者的经历,以及她的工作与新闻记者的不同之处,她说道: “这些书中有新闻价值,我写评论的时候当然也会考虑到这点,但我们的工作是对书籍作出反馈与批判。 书评人需要揣摩作者的意图。“

 

萨莱还谈到了书评界的内部运行方式,其中提到了诸如“缓行书籍”(embargo books) 之类的话题;缓行书籍指的是 出版方决定不向任何书评人提前发行的一类书籍

 

她还描述了主流图书出版商们如何尝试着让书评作者和编辑们签署保密协议,尽管这一举动明确违反了纽约时报的规定。同样,纽约时报也禁止其书评作者对任何现任和前任同事的作品撰写评论。

两位嘉宾还聊到了读者群对书评界产生的影响,以及纸质书籍文化如何在行业里保留了其不可或缺的地位。 博亚戈达借鉴了他作为英语教授的经验,强调了书评在当代文学研究中的重要性。

 

“对于文学及理论的学生们而言,他们在课堂上学习的内容与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之间存在有意义的联系。” 他说道,“在教学大纲和整个文化体系之间都存在着连续性。 如果我们忽视这一点……只关心已逝的那些[作者],我们就会丧失一种生动的书籍文化,而今天的学者们并不愿意去思考当代小说和纪实作品的内涵。”

 

萨莱表示偏见,特别是来自读者的偏见,会使给予公正的评价变得困难。 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评论者可能会因为表达诚实的看法而直接面临来自大众的批评。

 

“我认为书评,特别是对于刊登在纽约时报上的书评,必须做到诚实和公正。她承认人们对于 “公正” 有不同的诠释, “但你不能让读者认为撰稿人别有用心,认为我们是在推广朋友的作品, 或是在对敌人的书进行诽谤。” 她说。

 

在问答环节中,一位观众问及关于历史和政治类书籍书评偏见,以及怎样的非治类型书籍才能够被评论

 

“我认为这取决于书的内容,” 萨莱答道。

 

“有时我会注意到自己日复一日的对历史、政治、社会现象类书籍进行评论,我认为偶尔评论非政治类型书籍对我自己以及我的读者们都将非常有益,这也能让他们更全面的理解我思考问题的角度。”

 

博亚戈达结合他曾经在小说文学的专业知识之外撰写的一则书评为例,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说,“这对我而言就像一剂把我从小说文学中抽离开来的精神洗涤剂……曾经有读者找到我对我说,’看到你写这种不一样的文章真的很有意思。’”

 

“无论是对读者还是对于评论家来说,这都是一个休息和重启思维的机会; 无论对政治文学还是小说文学都一样。” 博亚戈达说。

前纽约时报编辑,多大客座教授萨姆·坦宁豪斯(Sam Tanenhaus)担任了座谈会的主持人。 纽约时报的加拿大分社社长凯瑟琳·玻特(Catherine Porter)和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院长唐纳德·艾因斯利(Donald Ainslie)发表了开场白和闭幕词。

 

翻译/Translate: 牛敬怡/Jingyi Niu

校对/Proof: 李雪迪/Xuedi Li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