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多伦多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约占总招生人数的10%,非加拿大公民不得进入该大学最强大的行政机构——管理委员会(Governing Council)。2015年,《多伦多大学法案》(University of Toronto Act)进行修订修订,允许非加拿大公民进入管理委员会;2017年,国际学生数量占多伦多大学学生总数的22%。

如今,来自国际学生的学费等占该校总收入的30%,达到9.2861亿加币,高于省级助学金(25%)和本地生学费(24%)的占比。

自2007年以来,多伦多大学的运营预算增加了89%,与之相对应的是,国际学生人数的快速增长。随着大学在过去十年的快速发展,国际学生已经成为多伦多大学唯一持续增长的收入来源。

 

运营补助金与学费收入

运营补助金是省政府提供的主要资金来源,批准与否,全仰赖于学校机构是否执行政府任务。

如若院校不遵守规定,例如近期颁布的“学生选择计划”(Student Choice Initiative)和“校园言论自由政策”(campus free speech policy)等,学校的运营补助金将被削减。

自2006年以来,省级运营补助金一直停滞不前,通货膨胀率稳定在7亿加币左右。然而,由于国内学生人数增加,省内每个学生的补助金不断下降。

多伦多大学的长期预算报告(Long Range Budget Report)指出,安大略省政府担心全省18 – 20岁人口人数的下降。

该报告还表示,到2019年至2020年,省级运营补助金在多伦多大学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仅为25%,低于国际学生所贡献的30%。

 

中国与多伦多大学

去年,中国留学生约占国际本科生总数的65%。在加拿大和中国就逮捕华为高级管理人员引起的外交紧张局势下,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警告说,如果中国学生退出安大略省的大学,将会对大学的现金流造成毁灭性破坏性的影响。这就体现了他们对国际学生的依赖。

该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八月,由于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在推特上谴责沙特阿拉伯逮捕一名沙特女权人士,沙特阿拉伯宣布将撤回在加拿大大学就读的国际学生,其中大约有300名多伦多大学学生。

蒙克亚洲研究所(Munk Asian Institute China)中国项目主任、政治学副教授翁慧玲(Lynette Ong)认为,中国将学生撤出加拿大的可能性相当低。

翁在给The Varsity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中国留学生的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地,如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现在都与中国政府有着紧张的双边关系,即使从加拿大撤回其国际学生,中国也没有留下多少选择。

然而,在最近士嘉堡校区的学生会选举中确实看到了中国国际学生的动员请愿,以作废支持藏独运动席凯米·拉莫(Chemi Lhamo)的当选决定。中国大使馆否认了有关参与的指控,但其声明中重申大使馆支持“中国学生的爱国行动”。

 

国际学生学费和学费削减

与此同时,加拿大各大高等教育机构的国际生学费继续上涨。

根据通货膨胀的因素调整后,多伦多大学文理学院本地生的基础学费在11年内增加了约1,000加币; 而在此期间,国际学生的学费却增加了25,000加币以上,增长了127.5%。

不久之后,在接受BBC与The Varsity的采访时,多伦多大学主席梅里克·格特勒(Meric Gertler)解释说大学需要筹集国际学费,以便与同行机构、基金计划相匹配,并提供专门为国际学生开设的办公室。

由于学费上涨,格特勒还表示,(多伦多)大学的国际申请人数量和质量都有所提高,这是国际招生的另一个推动因素。

本地学生的费用的主要是参照战略授权协议(the Strategic Mandate Agreement),这是安大略省政府和大学在2017年签署的一项为期3年的授权,其中概述了大学的目标与入学指南。

这些指南的一部分包括限制可以注册的本地学生的数量。 然而,国际学生的招生主要由个别项目决定,而这些决定均参照由理事会制定的五年国际招生计划指导。

虽然大学及安大略省已同意将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的本地入学人数减少1,700个,并保持其密西沙加校区和士嘉堡校区目前的入学率,但预计未来5年的国际入学人数将稳步增加,与此同时,国际生学费平均每年也将增涨6% 。

在省政府下达明年将本地学费削减10%的指令后,多伦多大学表示,国际学生将不会看到学费大幅度上涨,但这可能会促进更多国际生入学的计划。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副主席兼校长乌尔里希·克鲁尔(Ulrich Krull)建议将此作为一系列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以适应本地学费的削减。

学费削减10%后将对每个项目产生不同的影响: 如果一个项目的本地学生比例较高,那么它将失去更大的收入来源并且面临更大的削减。

据The Varsity对2017年入学人数的分析估计,由于入学的本地学生人数过多,二次入学项目(second-entry programs)将受到最为严重的影响。

三个校区的文理学科的学生比例都会降低;然而,由于规模庞大,他们将首先面临学费削减。对于圣乔治校区来说,文理学院明年原定的4.95亿加元的费用预算,预计将缩水约2000万加币。

在早些时候与The Varsity的采访中,多伦多大学副校长兼教务负责人谢丽尔·雷吉尔(Cheryl Regehr)表示,大学希望“找到最低限度影响学生、教职员工、院系和项目的解决方案。”

 

 

翻译/Translate:钱文聪/Wencong Qian聂韬/Tao Nie

校对/Proof:庞皓予/Haoyu (Simon) Pang

终校/Finalread:李映雪/Yingxue Li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