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大研究生学生会在其于二月二十六日举行的特别大会(Special General Meeting, SGM)上投票决定将抵制、撤资、制裁(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 BDS)委员会设置为一个永久性的、长期的常务委员会。

 

根据2012年一项创立此委员会的动议,此委员会被授权支持多大“停止向所有串通违背国际法的公司进行投资”,其中包括“从非法占领巴勒斯坦领土中盈利、从隔离墙和以色列人居住地的建立中直接获利、在以色列人居住地进行经济活动以及从集体处罚巴勒斯坦人中盈利”的公司。

 

此委员会的设立是受到了2005年大范围的抵制、撤资、制裁运动(BDS movement)的影响而进行的。该运动要求公司、大学和各地政府抵制以色列,以抗议以色列违背国际法、侵害巴勒斯坦人和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行为。抵制、撤资、制裁运动一直收到反对者的批评,他们认为这是企图剥夺以色列合法国家的地位并打击其经济。一些人指出抵制、撤资、制裁运动和其领导的特质是反犹主义,尽管该运动拒绝承认。

 

这项被提至特别大会的决议的目的是让抵制、撤资、制裁委员会成为一个常设委员会,它将由总理事会(General Council)创立,但领导权归属于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首轮讨论随着停止讨论*(“call the question”)的附属动议终止,并使辩论自动停止,进入投票表决环节。

 

[译者注释]“停止讨论(Previous question,又称”calling the question”/“close debate”/“calling for a vote”)”是一项议事程序,旨在提高议事效率,加快会议进度,对议题立即做出决策,通常用在简单、已达到充分共识的议案上,或与会者立场鲜明,不因讨论而改变立场的的争议性议案。

 

这项停止讨论的动议导致了大约24位成员离开会议室,此做法显然是试图通过使减少法定人数来强行终止会议。特别大会的法定人数被设定在150人,这些成员走出会议室后会议现场剩下的人数仅勉强达到法定人数。

 

反对成员在会议室的走廊外统计了人数。在意识到强行终止会议失败后,大多数成员重新进入了会议室,另一些人则直接离开。这项内部章程最终获得了通过,将抵制、撤资、制裁委员会提升至永久性的常设委员会的级别。

 

安大略省教育课程研究院(Ontario Institute for Studies in Education)学生会的大会代表、内部总干事候选人亚当·希尔(Adam Hill)在The Varsity的采访中解释了他反对此项动议的原因,但同时指出他拒绝参加离席活动。

 

他留在会议室里是因为他“想要将辩论继续下去”,希尔说,他通过试图“在停止讨论的附属动议正在被商讨时发声来反对停止讨论”。在关于反对此项内部章程的立场的解释中,希尔称他“不完全相信抵制、撤资、制裁委员会应该成为一个常设理事会。”而他又确实表态他认为其“应成为(抵制、撤资、制裁运动组织)的代表,因为我对巴勒斯坦人的遭遇十分同情。”

 

希尔继续说,多大研究生学生会的结构将导致抵制、撤资、制裁常设委员会的事业,反映多大研究生学生会整体的“组织命令和意图”。根据希尔的说法,这可能将使学生会在未来很容易以“歧视”的理由被原告方提起诉讼。作为回应,抵制、撤资、制裁委员会主席罗伯特·帕拉泽雷斯(Robert Prazeres)向The Varsity写道,“将从不遵从道德的公司中撤资称为‘歧视’是毫无根据的。”

 

“抵制、撤资、制裁运动支持与涉及侵犯巴勒斯坦平民的人权的公司和机构断绝往来,这仅仅是基于他们串通在一起违反人权的行为。支持这类行动是许多人权活动中经过考验的有效策略,更不用说这是一种在每个民主政体中保护政治表达的方式。”帕拉泽雷斯说。

 

迪恩·拉维(Dean Lavi),一位国际事务硕士一年级的学生,称他在原则上反对此项动议。

 

“我不希望我付出的钱和我所在的学校的声誉被和一些制造分歧、引起仇恨的事端挂钩,而且最终推动者杀戮和毁灭犹太人。”拉维说道。

 

他指出,许多抵制、撤资、制裁运动的支持者主张建立“根据其定义,需要清除平民、屠杀、种族灭绝和对500万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清洗的巴勒斯坦国。”

 

针对拉维在The Varsity的言论,帕拉泽雷斯写道,“这是绝对错误的,并且其中一部分是带着种族主义论调的阴谋论的。抵制、撤资、制裁运动的最终目的,已经在组织对运动本身的解释中被重复了很多遍,这是使以色列政府及与其串通的组织停止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尊重被广泛承认的并赋予巴勒斯坦人民的人权。不强求更多但也决不妥协。”

 

在他对这项内部章程的支持立场的解释中,帕拉泽雷斯在修正案中写道,“这项动议将不会改变多大研究生学生会的运作方式,因为这项动议仅仅是将现有的抵制、撤资、制裁委员会从临时委员会变成一个长期的、可以基于持续运作的委员会。”

 

“抵制、撤资、制裁委员会需要每年由多大研究生学生会总理事会对其延续进行投票才能继续它的工作,这样就占用了学生会成员的更多的时间。”帕拉泽雷斯写道,“成为一个常设会委员之后,在他们学习之余的时间来进行有关人权的工作的志愿者们现在可以用这些时间专注于推动实际的撤资运动。”

 

关于是否允许媒体在场的漫长辩论最终获得有条件通过

 

在特别大会开始时,与会成员针对是否允许媒体成员留在会议室内展开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辩论。The Varisity是在场的唯一媒体。在一月的总理事会会议上,成员们投票通过了一项无条件允许媒体成员参加特别大会的动议。然而,在他们发现推动此项动议的成员并无在会议上如此行事的权力后,此项动议即被推翻。

 

因此,此次特别大会并不受任何媒体政策约束,与会成员需要针对是否允许媒体在场单独展开辩论。

 

大部分辩论都是围绕流程讨论进行的。

 

最终,与会成员投票通过允许媒体在场,但禁止对会议过程进行摄影、推特直播(live-tweeting)和网络直播(live-streaming)。

 

翻译/Translate: 陈慧怡/Huiyi Chen

校对/Proof:庞皓予/Haoyu (Simon) P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