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大学学生会选举:两队及两人参选

Compass是唯一完整的竞选团队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选举:两队及两人参选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选举的竞选期从319日开始。作为加拿大第二大学生会,今年七大主席团职位中有三个职位仅一人参选。

安妮·布歇(Anne Boucher)和米歇尔·马比拉(Michelle Mabira)是今年两位主席候选人。 布歇现任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外联副主席,在这场选举中领导Compass团队。马比拉是一名作为独立候选人,并在去年担任非洲学生会主席一职。她认为自己是一名学生活动家,而不是学生政客。

Compass团队的七名主席团候选人中,有两位是学生会现任副主席,一位是议事会成员,两位是现任或前任学生会职员,其余两位没有学生会经验。另外一个名为🅱️oundless团队中有两名主席团候选人,一名是多大学生会的前职员,另一名没有学生会工作经验。 此外,另一位独立候选人也在竞选主席团职位。

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UTSG)和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UTM)的全日制本科生以及神学院研究生将为此次选举投票。同时,此次竞选将选出议事会成员,其中来自多伦多大学各大学院的有13位,来自专业院系的有8位,来自文理学院的则有11位。

另外五个专业院系的席位,其中一席代表音乐学院,另外三席代表新学院。这些席位将由内部选举决定。

学生会选举同期,将举行一个增长学费的表决会。此次学费增长是因为学费中将包含学生地铁卡(U-Pass),即学生在学期内可无限使用多伦多公共交通(TTC)。 费用为每学期280加币,折算为每月70加币。此项决议也在等待320日议事会的批准。


现存的问题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学生会(University of Mississauga Students’ Union)正在就他们的附属会员协议(Associate Membership Agreement)进行重新谈判。该协议约束了学生会的管理和费用收支结构。 这些谈判会决定两个学生会将维持运营现状,或者完全分开。 布歇和马拉比都认为学生会应该继续保持共识,其中布歇希望修改这个协议,以此让密西沙加校区学生拥有更多的自主权。

今年,多大学生会对其在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的成员资格表示出了坚定的立场。加拿大学生联合会是一个全国学生联盟,多大学生在2016-2017财政年向其支付了81.8万加币会费。 联合会现任主管目前想要离职。 如果学生选择了Compass团队,明年多大学生会将倾向脱盟,即这个团队的领导层支持离开加拿大学生联合会。 独立学生会长候选人马比拉希望就联合会会员资格举行学生投票,并支持学生作出民主决定。

学生共享中心将于9月份开放,将需要智能预算和财务管理。 Compass团队副会长的内部候选人泰勒·毕斯万(Tyler Biswurm)表示,他将优先考虑学生的工作; 🅱️oundless 团队内务副主席候选人阿里·帕特尔(Alyy Patel)表示,她希望该中心能为学生提供工作机会;同时,她会试图在楼里建立一个酒吧,所有盈利将作为助学金发放给有经济需求的学生。 工会在学生中心的建成中付出了多年的努力,因此任命掌管财务大权的内务副主席,将是需要学生们投票表决的重要决定。

选举下一任校园生活副主席也将是一个重要的决定。 来自Compass团队候选人约兰达·阿尔法罗(Yolanda Alfaro)表示,她将调整方向并重组社团资金,以降低对学生会的优先关注。 独立候选人斯宾塞·罗伯逊(Spencer Robertson)说,自己在保持改变策略方向的同时,将采取保守但灵活的财政措施为学生社团提供资金。

Compass团队的专业学院副主席候选人是亚斯曼·艾尔·塞尤拉(Yasmine El Sanyoura),他来自约翰·丹尼尔斯建筑、景观和设计系(John H. Daniels Faculty of Architecture, Landscape, and Design)。 这个在2015年首次设立的职位,尚未被工程学院(Faculty of Applied Science and Engineering)以外的学生担任。 🅱️oundless的候选人盖洛普·加乐·(Gallop Jia Le Fan)是一名工程系学生。 范承诺在多大学生会将会更尊重专业学院的意见。 艾尔·塞尤拉则承诺为专业院校的学生开展与改善心理健康服务。

来自Compass团队校务副主席候选人,外联副主席候选人和平权副主席候选人,分别是约书亚·格罗丁(Joshua Grondin),刘玉丽(Yuli Liu)和阿姆马拉·瓦西姆(Ammara Wasim),在此次竞选中没有竞争对手。 他们声称,将在未来共同致力于改善学生的现有学术权利与心理健康状况,试图减少国际学生学费,并为少数族裔与边缘化学生群体提供服务有关的宣传工作。

投票将于326日至328日在utsu.simplyvoting.com进行。


翻译/Translate: 侯霖/Lin Hou

校对/Proof:沈梦溪/Charlotte Mengxi Shen

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委员会(OPIRG)多伦多部门的公投未能达到法定人数

参与投票的人数少于百分之四

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委员会(OPIRG)多伦多部门的公投未能达到法定人数

发现消除资金的公投未能达到法定人数后,位于多伦多大学的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委员会(Ontario Publi­­­­­­­­­c Interest Research Group,OPIRG)多伦多分部将继续接受由全日制本科生负担的$0.50非强制费用。

该公投的结果于11月23日发布,其显示1.6%的选举人选择了弃权。在没有弃权的人中,40.1%对去除费用投了赞成票,而59.9%投了反对票。拥有投票权的学生中仅有3.1%,即1165人参与了投票。公投的投票人数需要达到7.5%,结果才能算作有效。

达曼·辛格(Daman Singh),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内部副主席 (UTSU Vice-President Internal)表示“没有达到法定人数的公投只是一次意向调查。”

克里斯·德莱顿(Chris Dryden)是主张投赞成票委员会的核心人物。在一封电子邮件中,他提出“当时根据预测达到法定人数的机率很低。”他补充到,“考虑到该次公投没有附加选举的情况,这属于很正常的投票率。”

过去曾经出现过学生会的一项错误导致公投日期的推迟的情况,德莱顿对此表示了担忧并将其称为“一把双刃剑。”

在进行投票之前,德莱顿说他知道“学生会希望能推出提案。”他承认圣乔治校区的学生们对选举活动缺乏热情,这也许是也此次公投未达到法定人数的原因。

“大部分人只在选举季投票,”德莱顿说。“如果提案于选举季进行,我认为这应该能带来更高的投票率。”于今年春季期间进行的最近一次学生会选举中,有百分之11.8的会员参加投票,而这已经是一个较高的比例了。德莱顿表示前期记录指出“达到法定人数的唯一办法是在春季举行公投。”

“百分之三的投票率下产生的投票结果并不代表所有学生对校园的观点,”德莱顿说。在他看来,这反而构成了一个难题,因为“那些对公投最没有兴趣的学生更可能并不知道这些费用的存在。”

尽管如此,德莱顿仍然相信“既然收费组织的资金来源很少受到质疑,他们在开支责任方面受到的压力也会增加。”

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委员会尚未回复The Varsity对于公投结果的采访请求。


翻译/Translate:王海琳/Hailin Helen Wang

校对/Proof:钱文聪/Wencong Anne Qian

学生会食品库力求改进校园食品安全问题

逐一分析食品库的援助、挑战以及学生公共区域计划

学生会食品库力求改进校园食品安全问题

自2001年起,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开始在圣乔治校区(UTSG)提供一项对所有多大学生开放的周度服务。只要学生注册并出示有效学生卡(TCard)和日程表,学生会食品库将努力为其改善校园食品的安全问题。平均下来,食品库每周可服务50个人。

从2018年九月开始,每个工作日运行的食品库将移至新的学生公共区域。目前该服务设置在多宗教中心(Multi-Faith Centre)外,全年除黑色星期五和十二月的两周校园关闭期外,每周五中午12点到下午3点对外开放。

学生会服务协调员特里·尼科莱夫斯基(Terri Nikolaevsky)从2001年起就开始为学生会的食品库工作了,并一直参与其运行。据尼科莱夫斯基所说,从学生会开始管理运行食品库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的年利用率“都基本差不多”。

支持

食品库主要依赖于两个安大略省本地的组织每日面包食品库(Daily Bread Food Bank)和二次丰收(Second Harvest)。然而,这两个机构有时也会面临食品短缺的问题,特别是在食品需求急剧上升的多伦多冬季期间。

为了处理这个问题,学生会学生援助委员会主席、分管贫困/收入无保障生常规平等问题的执行官安德里安·亨特莱(Adrian Huntelar)于今年十月向150个学生社团和50个课程联盟发表了公开信,信中鼓励他们在各自活动期间开展食品募捐活动,来支持学生会的食品库项目。

“公开信得到的反应很棒,”亨特莱说,“好几个有很强号召力并将组织年度活动的社团和课程联盟已经确认将把募捐作为他们项目中的一部分。”

同时,食品库也得到了来自校园其他地方的捐赠和支持。例如,哈特楼歌手(Hart House Singers)在其演唱会上收集了不易腐烂的食物。学生会也已经开始在他们的一些活动中寻求自愿的募捐。

从2012年开始运行的食物罚金项目(Food for Fines program)是另一个支持食品库的多大团体的例子。在整个慈善募捐中,多大图书馆将从图书馆罚金中放弃2至20加元来换取一项不易腐烂食品的捐赠。今年这项募捐将在11月20至24日举行。

为了确保能够在未来给多大学生提供更健康、价格合理的食物并使食品安全更上一层楼,亨特莱也已经参与到与两个食品相关组织——食品必达(FoodReach)和反哺(Feedback)的讨论中。

除了这些倡议和一些特定部门偶尔的征集以外,大学管理层并没有给多大学生会的食品库提供直接的资助或支持。

挑战

尼可莱夫斯基表示,解决饮食禁忌和提供健康食品是食品库反复面临的问题。“我们总在努力解决学生的需求,并确保我们分发的食品餐盒中有健康食物的选项,”尼科莱夫斯基补充说,“因为我们想要将最好、最有营养的食物交到学生手中。”

食品库每个学期有四到六名常驻志愿者。饥饿小组(The Hunger Squad)志愿者项目能为学生提供课外活动(CCR)学分认证。

茱莉亚·德沃夏克(Julia Devorak)从今年八月开始担任食品库的现场主管,她表示志愿者的空闲时间波动很大。“有时候大家都没空,只有我和另一个人,这样的话工作量会很大;但有时候,比如阅读周,所有人都愿意来,因为大家都有空。就总是时高时低的。”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席马萨斯·梅麦尔(Mathias Memmel)表示,“特里做得非常出色,她使一切得以运转,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转战学生公共区

食品库最早由上世纪90年代的多大女性中心(U of T’s Women’s Centre)创办。在2001年,学生会接管了其领导权,并实行全年周度运行的模式。

明年,食品库将在预计于2018年9月开放的多大学生会学生公共区寻求一个永久的活动场地。由于学生公共区计划预计会在未来11年内造成230万加元的赤字,尽管多大学生会已经在紧缩财政管理,但梅麦尔仍表示这项开支并不会影响食品库的运转。“食品库的开销并没有非常昂贵,因为食物都是由很多外部合作伙伴捐赠给我们的,所以支出并不是主要的问题。”梅麦尔说。

鉴于食品库正准备着搬迁,亨特莱与其他学生会理事和委员会成员合作,以确保新鲜食物恰当的储存空间。蔬果、乳制品等其他易腐烂食物的提供对于学生来说尤为重要。

据德沃夏克称,“拥有可适应(客户)的空间并在多日供应,这也许对学生是有帮助的,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周五来(食品库),而且人们在别的时候也会有需求。”

然而,德沃夏克也特别指出,“从后勤的角度来看,(增加的工作量)可能会使项目的运行更加艰难。现在我每周找一次人手就已经很困难了,然后每周要去找五次?我们只能等着瞧了。”


翻译/Translate: 李逸然/Katherine Li

校对/Proof: 钱文聪/Anne Qian

UTSU投票:不支持新建学生公共区域减支的裁决

新项目反成累赘,学生会再次引发学生不满

UTSU投票:不支持新建学生公共区域减支的裁决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AGM)已于10月30日召开。从与会过程中可以发现:学生会十分关注未来走向——控制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成本,阻止因修建而引发的财政赤字。

然而,学生会要想维持学生的信任,就必须了解,并不是所有积极参加学生会(UTSU)会议的学生都认同这场抗争的意义。当维护财政平衡要以增加学生支出为代价时,矛盾尤其突出。

学生会发现自己在削减支出和保留学生公共区域之间进退两难,这一计划被称为“烫手山芋”。毫无疑问的是,新建学生公共区会让学生会的财政状况进入窘境。与此同时,根据学生会主页上的文章显示,如果学生公共区在投入使用四年以后仍出现赤字,多大将收回建筑的管理权并可能迫使学生会搬离。学生会并没有永久保留这个建筑的权力——即使除去服务和执委角色的支出,也很难避免赤字的情况。

学生会对于该项目的态度加剧了学生对于项目本身的不满,因为几乎没有人对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感兴趣,并且这笔费用将导致学生的学业支出有所增加。说到底,最终还是学生为该项目买单,而对于学生会表露出的嘲讽令学生感到沮丧。

确实,学生会在态度上是有问题的。如果学生会将学生公共区域看做是一种负担,学生又如何会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特别是在这个项目可能会(因财政规划)牺牲一些现有的学生服务的情况下?我们要记住学生公共区域不是一个“烫手山芋”。学生会并未向学生说明新建学生公共区域的一些益处。让学生明白为新建学生公共区所做出预算削减是很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学生会显然没有与学生进行良性沟通,这正是AGM应当受批评之处。有一个关于合并两个执委的提案,将分管校园事务和外部事务的副主席合并为一个副主席的职位,以大幅削减支出。提案的反对者担心合并这两个职位会将学生服务变成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牺牲品,而实际上学生会并不看好这个项目。学生会并未对于副主席职位提案落选准备意外预案,但根据来自学生的反对声音,这个提案不应该成为唯一的选择。

此外,尽管学生会 (UTSU) 肩负代表密西沙加校区 (UTM) 学生的意见的责任,仅有四名密西沙加校区的学生参加了此次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萨尔玛·法克瑞(Salma Fakhry)直截了当地提醒学生会的常委,在密西沙加校区的阅读周(Reading week) 安排代理权登记本身就具有排他性。作为回应,学生会主席马萨斯·梅麦尔(Mathias Memmel)解释说网上登记旨在面向所有校区开放,提高对学生的可参与性。法克瑞则提醒梅麦尔学生会似乎并没有考虑到密西沙加学生更倾向于面对面交流的偏好。

现在说新一届学生会是否有目的地排除异己或是否与他们存在交流有困难的问题还为时尚早。然而,学生显然会失去了听见部分重要声音的机会。

将密西沙加到场学生的数量少归咎于密西沙加学生会的组织失败令人费解——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是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活动在两个校区均需进行有效宣传。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包含了密西沙加的学生,对于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会议,他们应当享有和圣乔治校区学生(UTSG students)同等的参与机会。

既然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问题深深影响了学生,学生会就应当更好地向圣乔治和密西沙加的学生阐明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否则,这个项目将继续成为一个学生被迫背负的错误。

Angela Feng 是圣麦克尔学院一名大二学生,学习历史和电影学。她是The Varsity的校园政治栏目的专栏作者。


翻译/Translate: 李逸然/Katherine Li

校对/Proof: 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