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公共区资金分配解析

我们为它付出了多少钱,作为回报我们又能够获得什么

学生公共区资金分配解析

学生公共区(The Student Commons)是一个位于多大圣乔治(St. George)校区由学生自己运营的中心,它预计将在2018年9月开始营业。竣工之际,下面是一些你所需要了解的事情。

这栋坐落于书院街230号(230 College Street),原约翰·丹尼尔斯建筑系(John H. Daniels Faculty of Architecture)旧址的建筑,其内部多数空间仍在装修中。它将以一个社区厨房、一个会议中心、社团办公室、展示廊、学生运营的咖啡馆以及祷告空间为特色;同时,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的食物银行(Food Bank)也将在此处安家。

多大学生会圣乔治校区的会员为这个学生公共区每学期支付10.24加币的税收,而每年多大学生会可以将这个金额上调10%。今年9月,这项收费将会上涨至20.75加币。

目前,征收税中仅包含资本支出。一旦此公共区开始营业,资本支出将上涨至每学期14.25加币。同时,学生每学期也会被征收6.50加币的经营费用。

装修完成时,这栋大楼的开销将超过2千万加币。其中,大约460万加币将从截止到2017年4月圣乔治校区学生征收的税中收集。剩余的1540万加币将以学生会的名义,向大学提出贷款申请。

多大学生会主席马赛厄斯·梅美尔(Mathias Memmel)表示,这幢楼经历了一次重新设计,因为原始的计划是一个破产配方。他在一篇发表于The Varsity的专栏里解释说,如果可能的话,学生会本可以取消这个项目,但由于合同的关系,他们有义务将项目进行下去。

“我希望这个学生公共区会是一个侧重服务的社区中心,而不是一座昂贵的、为满足学生政客的虚荣心而修建的纪念碑。梅美尔在邮件里写道,为此,我们将此项目的重心从学生空间转移到了学生服务上去。

梅美尔声称,在过去的8个月里他们作出的每一个重要决定都是根据此楼以及它的设计。他说,这个想法是他一直以来的纲领,做一个社区中的社区而不是一个受学生会控制并提供服务的、单独的学生社区

这项学生公共区计划始于2007年,它的开幕时间(2018年9月)比预估时间晚了一整年。


翻译/Translate: 钱文聪/Anne Qian

校对/Proof: 刘议阳/Yvette Liu

终校/Final Read: 刘卓颖/Zhuoying Liu

多大学生会收到邮寄来的假生殖器

令人费解的学生会性玩具邮递热潮事件发布最新消息

多大学生会收到邮寄来的假生殖器

如同其他十几个加拿大的学生会一样,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也费解地收到过以邮递形式投递的性玩具。瑞尔森大学 (Ryerson University)学生会在近期收到一个玫瑰金粉色且装饰华丽的震动按摩器,于此同时,多大学生会也收到了一个大型的、透明的、带有螺旋箭杆,据说价格质量也极低的假生殖器。

这个来自亚马逊 (Amazon) 的包裹显示收件地址为 12 Hart House Circle Office,在129日被送达,一名工作人员对其进行了开箱。

多大学生会主席马塞俄斯·梅美尔 (Mathias Memmel)说他被这个意料之外的快递逗乐了。然而,他也表示对假生殖器的低质量有些失望,我认为它就是个山寨货

亚马逊 (Amazon)和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都在全力追捕寄送性玩具的捣蛋鬼。从东部的戴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至西部的加拿大皇家大学(Royal Roads University)等众多大学学生会,都曾陆续收到过十几件蹊跷的快递包裹,其中都包括一些性玩具和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

多大学生会曾在11月收到过一个这类型的包裹,里面有耳塞、一个水测试仪和手机充电器。

据加拿大皇家骑警的调查发现,这些商品来自中国的经销商。加拿大皇家骑警警员达里尔·华瑞克(Darryl Waruk)称他们可能将其产品送到加拿大大学学生会作为一种营销策略


翻译/Translate: 钱文聪/Wencong Qian

校对/Proof: 刘议阳/Yiyang Liu

终校/Final Read: 刘卓颖/Zhuoying Liu

专栏文章:建立一个学生中心

经营不善的学生活动中心可能导致多大学生会破产——但我们正在实施一项改良计划

专栏文章:建立一个学生中心

学生活动中心即将在明年投入使用。如果你不知道这意味什么,你并不孤单——甚至在你不知道学生活动中心是什么的情况下,你已经在为它付钱了。

十年前,在2007年秋天,学生们投票让多大学生会(UTSU)建造一个学生中心。他们甚至投票决定自掏腰包,结果就是多大学生会每学期要向学生收取一笔费用,现在这笔费用已经涨到每学期$10.24。在那时,学生会承诺将为学生们建立活动中心,该活动中心将包含一座能容纳600人的礼堂、三家餐厅、和一个校园团体办公区。这栋学生中心楼将建在德文区(Devonshire Place)中心,并由学生们全权负责——或者说,由学生会负责。而这些目标大多数都没有实现。

最终,学校把德文区给了格德林(Goldring)高水平竞技运动中心,而学生中心被迫迁往学院路。原本的计划就这样搁浅了,再也没被提起过,而现有的计划则无视学生会的经济状况一直继续着。然而,在2015年4月,学生会还是一意孤行,和学校签订了约束协议,列出了学校和学生会的操作安排,运营费用,成本控制和管理结构。在那时,想要终止这项计划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在2016年6月,我们第一次计算了学生活动中心的花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学生中心的收入甚至不够大楼租金,甚至最终学生会本身也面临危机。如果保持现状,我们将在2018-2019学期亏损 50万加元,并在2027年面临380万加元的结转赤字,这意味着多大学生会很可能会破产。

所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已经花了18个月来想办法挽救学生中心和学生会,并有了一些成果。如果有可能终止现在的学生中心项目,我们一定会这样做,但由于现在学生会与学校的合同——它必须把现有的合同进行下去——不论好坏。那些当初打算为“学生中心”这样一个空中楼阁花费上百万加币的人们现在已经离开了多大学生会,而我们无法撤回他们的决议。

平心而论,立项建立学生活动中心一事让我感到沮丧,我反而对其感到费解。我们不应维持现状。当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学生会决定筹建学生中心时,他们在要求学生参与之前就提出了详细的计划。多大学生会未能做到这一点。不用说,学生们没有得到他们在2007年投票中要求的东西。

然而,虽然目前学生中心已经威胁到了学生会的存在,但这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学生们通过投票决定建立学生中心,并得到了新建的允诺,这是一件好事。虽然下个秋天开放的学生中心楼不是当初学生会承诺的样子,它仍旧能让校园变的更好。因为它向学生们和社团提供了所需的24小时的活动区域,同样地,它会为俱乐部和其他校园团体提供更多空间。

能容纳600人的礼堂是不会有了,而明年最好的时间也将被用于学生中心的建造和试运行,但结果仍旧是圣乔治(St. George)校区的学生们将拥有一个可以用于创新、研究、学习,参与和组织活动并享受面向学生服务的学生中心。抛开缺点不谈,这是一件好事。

下一步是告诉学生们我们从上个夏天就开始的“神秘计划”。它会在2018年年初实施。之后,我们会开始展开新的项目,而现在大家可以放心大胆地期待学生中心项目了。在这条漫长隧道的尽头,我们终于看到了曙光——绝望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马赛厄斯马摩尔是一名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计算机和政治科学系的学生。他是多大学生会主席。


翻译/Translate: 邵越美/Gillian Yuemei Shao

校对/Proof: 井欣/Shrike Xin Jing

士嘉堡分校学生会为“学业呼吁”请愿

争取拒绝使用论文检测网站(Turnitin)的权利和和自命病假条的使用权

士嘉堡分校学生会为“学业呼吁”请愿

位于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UTSC)的士嘉堡校区学生会(SCSU)发起了一项请愿,名为“学业呼吁”(the Academic Advocacy petition)。请愿目的是争取学生的学术权利,并且建立易访(more accessible)教育模式。学生会教务与学生事务副主席(Vice-President Academics and University Affairs)克里斯汀娜·阿莱雅塔(Christina Arayata)解释了学生会目前在“学业呼吁”运动中为学生争取的权利,其中包括拒绝使用论文检测网站(Turitin)的权利和使用自命请假条(self-declared sick notes)的权利。

阿莱雅塔指出,这次请愿运动的主旨是让学生们的权利意识更明确,并帮助他们更好地掌握自己的教育。从今年夏天开始,阿莱雅塔就一直在为这场请愿运动做前期准备。最近,士嘉堡学生会在校区的公共自助餐式区域(Market Place),拉起了几个大型横幅,内容涵盖了本次请愿的几个重点。

拒绝使用论文检测网站的权利

Turnitin是一个检测学术抄袭的网站。根据阿莱雅塔提供的信息,很多学生并不知道他们有权拒绝将自己的作业上传到论文检测网站上。这一权利在学校的论文检测网站使用条件指南上有所提及。

任何学生只要在课程初期,最好是上课第一天,告知自己的教授,就可以拒绝使用此项服务。而教授需要另寻方法来检查这位学生的作业。

阿莱雅塔认为,尽管教授们确实有在教学大纲中提及此事,但学生们往往会因为过多的专业词汇而忽略这一信息。学生会认为,当描述学生权利时,大纲应该使用更为简洁的语言。

自命病假条

阿莱雅塔指出,从医生处获取病假条是一件又冗长又昂贵的事情。她同时补充称校医处(Health and Wellness Centre)已经被预约塞满,这使得学生们愈发担心,因为晚一天拿到假条,就会因此损失一定的分数。

士嘉堡学生会希望,学生能够拥有每学期一次的、适用于所有课程的使用自命病假条的权利,在登记处(Registrar)填写申请表格即可。这种方法的实行需要学校为此创立一套系统辅助。

学生会也在为了其它权利而呼吁,例如保密成绩,开放部分课堂的手提电脑使用,课程的“计入学分/不计入成绩(credit-no credit)”选项延长至假期(study break)的最后一天,以及迟交作业分数惩处封顶5%保护。

“这些有可能现在不会影响到你,但以后也许会。”阿莱雅塔在总结时说道。


翻译/Translate: 袁梦雨/Yvonne Yuan

校对/Proof: 王雪琪/Mandy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