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2018年度大会:网上投票引发讨论

因缺乏便利和网络黑客,该动议被否决

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2018年度大会:网上投票引发讨论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学生会(UTMSU)在其年度大会(AGM)上发起了一场持久的辩论,与会者对实行网上投票的安全性和便利性提出了质疑,并最终否决了这一动议。

 

该动议是执行会以外的成员提交的唯一项目,因此也是11月29日举行的年度大会议程上的最后一个项目。

 

伊桑·布莱恩特(Ethan Bryant)所提交的动议中谈到,他认为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过去的选举中存在着“有害的特性”,“竞争性……(让)学生容易受到竞选者的骚扰。”

 

该动议提出:“公开性和便利性应是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选举中的首要优先事项。”

 

布莱恩特呼吁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与已经启用网上投票的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协商,并在即将到来的4月选举以及之后的每一次选举中实施这一程序。

 

“考虑到便利性,我提出了这个提议。” 布莱恩特说,“网上投票将增加投票率。因为只要他们有设备和互联网,学生们就可以在校内或校外的任何地方投票,而不用在校园内的投票站投票。”

 

“在过去,所有学生职位的选举都因其有害的特性而受到批评。尽管选举官员尽了最大努力,但仍然存在负面竞争。”布莱恩特继续说道,“网上投票将防止任何对选民或投票系统的骚扰,目前的系统在阻止这类行为方面还不尽人意。”

 

布莱恩特还提到,多大管理委员会和多大学生会的选举都已经在网上进行了。而且网上投票更环保,因为它不需要很多纸张。

 

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副主席莉娜· 阿巴齐(Leena Arbaji)反对这一动议。“容易和便利可不是一回事。如果我们想让投票更具包容性,那么我们应该努力改善我们目前的结构,而非开始一个新制度。”

 

阿巴齐补充到,网上投票也会带来便利性问题,因为并非所有学生都能有可靠的互联网连接或设备。

 

紧随阿巴齐之后,15多名学生发表了演讲,其中一些人支持网上投票,另一些人则反对。

 

支持网上投票的成员们表明了他们的理由:面对竞选者时的焦虑,通勤生(居住在校外的学生)投票的困难以及较低的投票率。

 

反对这项动议的成员出了他们的理由:存在网络黑客、无法在网上验证选民身份、网上投票可能变成一个人气竞赛,以及不能与选民面对面有效沟通。此外,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笔记本电脑或者智能手机。

 

2011年,英属哥伦比亚选举机构(Elections British Columbia)的一项研究发现,根据对加拿大、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各地进行选举的研究,“记录在案的公共选举中,未有网上投票系统遭到黑客攻击的案例”。

 

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费利佩·纳加塔(Felipe Nagata)也反对网上投票。他表示,在现场投票时,候选人“必须说服(学生)停下手上的活,拿出自己的学生证,去参加投票。这是一个应有的过程。”

 

“这个过程伴随着对话,伴随着学生的参与,伴随着能够为你作为一名学生、一名公民或一名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学生的投票增加分量的好事。”

 

“我不认为这个系统是完美的,我们也有许多不足。”纳加塔说,“我已准备好并愿意修正我们现有的体系,这是一项长期计划,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我相信它是有效的,因为学生不是正在投票吗?”

 

然而,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选举的投票率一直很低,在上次选举中只有13%的学生选民参加了投票。

最终,与会成员结束了围绕这个问题的讨论,并直接进行表决。动议被否决,会议随即休会。

 

网上投票一直是多大学生会激烈争论的话题。士嘉宝校区学生会最近也讨论了这个动议,最后未予通过。存在被胁迫的风险,以及对这个方面还缺乏研究是其主要理由。今年夏天,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在其全国大会上也以类似理由拒绝了网上投票。

 

翻译/Translation: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刘隽含/Rozee L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回顾:世嘉堡校区学生会年度会议

会议上进行了议程事项讨论、议案修正,与为资助平权组织的动议展开激烈讨论

回顾:世嘉堡校区学生会年度会议

世嘉堡校区学生会(Scarborough Campus Students’ Union, 以下简称SCSU)于十一月十四日举行了年度会议(AGM);会议程序,以及围绕议案修订和数项平权事务相关动议而展开的辩论是此次会议的焦点。这场长达6小时的会议同样为2017-18年的审计财务报告,行政报告,和有关多大世嘉堡校区的空间问题提供了讨论平台。

年会以世嘉堡校区的原住民长老温蒂·菲利普斯(Wendy Phillips)的发言拉开了序幕。她提到了过去几届年会上曾面临的失败,并请求大家“宽以待人”,与SCSU共同开展工作。

SCSU主席妮克尔·布里安尼斯(Nicole Brayiannis)为批准议程提出了第一项动议。一反常态地,数名学生在此动议上进行了一场长时间剑拔弩张的辩论。

世嘉堡校区革新社(SCU Reform Club)的社长安纳普·艾特瓦尔(Anup Atwal)是此次争辩的领头人,他提出自己在议案中的动议“被很大程度地改动编辑,并未能表达他的本意”。SCU革新社为抗议学生眼中缺少透明度,参与性,以及良好治理的世嘉堡学生会而于今年成立。

艾特瓦尔提出将他的动议移除议程,这激起了他与另一发言人之间有关章程委员会修正动议的合法性的激烈争论。

参与了去年那场颇有争议的SCSU竞选的瑞·阿里巴克斯(Ray Alibux)尝试在议程中加入另一项动议,请求开除SCSU政治学主任雷蒙德·当(Raymond Dang)。然而,发言人中止了他的动议,声称这是对主任的诽谤。

议程通过批准后,年会进入了下一阶段:由审计公司Yale and Partners呈递2017-2018财政年度的审计报告。迅速完成报告后,会议讨论转向了SCSU的行政报告。

行政报告作为一个平台,展示了SCSU迄今完成的一系列工作,并向学生们提供了提出相关问题的机会。学生们针对校区内缺少活动室、学习室内过度拥挤,以及没有24小时营业的餐厅提出了指示性问题。

SCSU承认这些问题的存在,并表示他们正与校方合作,意在寻找解决方案。

学生们也提出了有关平权事务的动议,其中包括为穆斯林教牧组织(the Muslim Chaplaincy),以及世嘉堡女性与跨性别组织(UTSC Women and Trans Centre)增加资金。

有意为穆斯林教牧组织每年提供$25,000资金的第一项动议激起了学生们的普遍反对;他们表示仅仅偏袒一个宗教组织是不公平的,并且这类资金应该由校方承担。

此项动议最终在大幅修正下通过。修正否决了仅为穆斯林教牧组织提供资金的提议,并拟定了相关条例,以便日后对进一步支持UTSC各教牧组织开展讨论 。

下一个关于为秋季和冬季学期会议改变周期的动议在几乎没有反驳的情况下快速通过了。此项动议要求每次会议都必须提交修订过的业务预算,并且要求学生会主席在即将举行的冬季会议上提供最新信息。

同样地,在年会长达五小时的讨论后,雷蒙德·当提出的有关董事会的相关议案也无异议地通过了。这项动议落实了校园生活组织(Campus Life)副主席的选举,并介绍了一位将在董事会中占得一席投票权的国际学生代表。

晚十点左右,此次年会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个动议。动议提出为UTSC女性与跨性别中心将在2019年举办的会议“Making HERstory” 提供$7,000的捐款。

相关讨论深度关注了这笔资金的筹集来源与花费去向。

SCSU公正事务副主席(Vice-President Equity)凯米·拉姆(Chemi Lhamo)最终修订了女性与跨性别中心提出的资金申请,减少金额至 $5,000,以符合SCSU对“所有组织资助上限为 $5,000”的惯例。

布里安尼斯同意她的观点,并表示“ $2,500已是此次会议能分配的、最合理的款数”。

这项提议最终在将资金从 $7,000 减少至 $2,500的修正后被通过。随后,历经六小时的年会宣布休会。

 

翻译/Translate: 樊佳奇/Jiaqi (Cindy) Fan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UTSU投票:不支持新建学生公共区域减支的裁决

新项目反成累赘,学生会再次引发学生不满

UTSU投票:不支持新建学生公共区域减支的裁决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AGM)已于10月30日召开。从与会过程中可以发现:学生会十分关注未来走向——控制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成本,阻止因修建而引发的财政赤字。

然而,学生会要想维持学生的信任,就必须了解,并不是所有积极参加学生会(UTSU)会议的学生都认同这场抗争的意义。当维护财政平衡要以增加学生支出为代价时,矛盾尤其突出。

学生会发现自己在削减支出和保留学生公共区域之间进退两难,这一计划被称为“烫手山芋”。毫无疑问的是,新建学生公共区会让学生会的财政状况进入窘境。与此同时,根据学生会主页上的文章显示,如果学生公共区在投入使用四年以后仍出现赤字,多大将收回建筑的管理权并可能迫使学生会搬离。学生会并没有永久保留这个建筑的权力——即使除去服务和执委角色的支出,也很难避免赤字的情况。

学生会对于该项目的态度加剧了学生对于项目本身的不满,因为几乎没有人对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感兴趣,并且这笔费用将导致学生的学业支出有所增加。说到底,最终还是学生为该项目买单,而对于学生会表露出的嘲讽令学生感到沮丧。

确实,学生会在态度上是有问题的。如果学生会将学生公共区域看做是一种负担,学生又如何会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特别是在这个项目可能会(因财政规划)牺牲一些现有的学生服务的情况下?我们要记住学生公共区域不是一个“烫手山芋”。学生会并未向学生说明新建学生公共区域的一些益处。让学生明白为新建学生公共区所做出预算削减是很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学生会显然没有与学生进行良性沟通,这正是AGM应当受批评之处。有一个关于合并两个执委的提案,将分管校园事务和外部事务的副主席合并为一个副主席的职位,以大幅削减支出。提案的反对者担心合并这两个职位会将学生服务变成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牺牲品,而实际上学生会并不看好这个项目。学生会并未对于副主席职位提案落选准备意外预案,但根据来自学生的反对声音,这个提案不应该成为唯一的选择。

此外,尽管学生会 (UTSU) 肩负代表密西沙加校区 (UTM) 学生的意见的责任,仅有四名密西沙加校区的学生参加了此次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萨尔玛·法克瑞(Salma Fakhry)直截了当地提醒学生会的常委,在密西沙加校区的阅读周(Reading week) 安排代理权登记本身就具有排他性。作为回应,学生会主席马萨斯·梅麦尔(Mathias Memmel)解释说网上登记旨在面向所有校区开放,提高对学生的可参与性。法克瑞则提醒梅麦尔学生会似乎并没有考虑到密西沙加学生更倾向于面对面交流的偏好。

现在说新一届学生会是否有目的地排除异己或是否与他们存在交流有困难的问题还为时尚早。然而,学生显然会失去了听见部分重要声音的机会。

将密西沙加到场学生的数量少归咎于密西沙加学生会的组织失败令人费解——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是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活动在两个校区均需进行有效宣传。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包含了密西沙加的学生,对于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会议,他们应当享有和圣乔治校区学生(UTSG students)同等的参与机会。

既然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问题深深影响了学生,学生会就应当更好地向圣乔治和密西沙加的学生阐明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否则,这个项目将继续成为一个学生被迫背负的错误。

Angela Feng 是圣麦克尔学院一名大二学生,学习历史和电影学。她是The Varsity的校园政治栏目的专栏作者。


翻译/Translate: 李逸然/Katherine Li

校对/Proof: 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