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大该如何就安省学费削减做出调整

福特政府对本地学生学费10%的削减将使学校借用更多储备资金,并减少开销

多大该如何就安省学费削减做出调整

在省政府于1月17日宣布的强制降低学费的要求之下,多大在2019至2020学年度将把本地学生学费降低百分之十,而保持之后的2020至2021学年的学费不变。根据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的报道,此计划预期将为安大略省大学的运行预算带来3.6亿的削减。

 

在2013年生效的安省学费政策框架下,多大的艺术与科学系本地本科生学费每年上涨率不得高于百分之三。在2013至2015和2018至2019学年间,多大本地学生总学费平均每年上涨了2.96%。

 

根据这个趋势,多大本可能艺术和科学本地本科生2019年至2020年的学费设置在$6980左右。与之相反,学费会被设定在$6100左右。

 

多大的国际学生总学费在2014至2015和2018至2019学年间平均每年增长了6.1%。在2014至2015和2017至2018学年间,学校录取的本地学生人数平均每年减少0.36%,而录取的国际学生人数平均每年增加了9.75%。

 

多大于2018年和先前的自由党省政府签订的《战略授权协议(Strategic Mandate Agreement)》显示,至2020年多大的本地本科学生将减少1800个席位。这份协议意味着多大不太可能增加本地本科学生的录反而将转向注重增加国内研究生和国际学生的录取人数。

 

2008年的经济衰退为多大如何应对省政府的新政策带来的损失做出了可参考的对比。在2008至2009学年间,学的捐款损失了价值大约30%,运行预算随后减少了大约$4600万。在此期间,没有得到其他的捐赠支

 

为了应对财务上的困难,学校将共享服务方面的资金投入放在首位,并动用了周转和应急资金来进行部分资助,以减少在非学术部门新收入的使用。

 

在1月10日最新召开的计划和预算委员会(Planning and Budget Committee)会议上,副校长及教务长切莉尔·里格尔(Cheryl Regehr)讨论了这个期多大接下来的几步行动,说道“(我们)将采取减少支出、借用储备资金和其他机制的组合措施”。里格尔也提及了新设立的中央集中储备资金系统,但各部门没有充足资金储备可以借用来填补所需的运行开销。

 

校方还没有就即将由政府宣告带来的损失作出的下一步行动进行讨论,但是,与2008年相似的财务管理可能是限制运行预算损失的一种办法。

 

虽然最新的规定会为学校的运行预算带来一些阻碍,通过多伦多大学资产管理公司(University of Toronto Asset Management Corporation)注入的外来投资不太可能面临与2008年相同的损失

 

翻译/Translate: 陈慧怡/Huiyi Chen

校对/Proof: 钱泳欣/Janice Chin Wing Yan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安大略政府宣布:省内所有大学学费将减免10%,学费贷款将只发放给经济困难学生

学校不能强制收取非必要的学杂费,或许将影响学生会和哈特之家(Hart House)的运作。

安大略政府宣布:省内所有大学学费将减免10%,学费贷款将只发放给经济困难学生

没有人预料到省政府会忽然对本地学生的学费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一月十七日,安大略助学金项目(Ontario Student Assistance Program (OSAP))和学费政策都有所变动。高等院校培训部长(Minister of Training,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梅瑞丽富勒顿(Merrilee Fullerton)在新闻发布会上反复强调,政府将学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助学金大幅改革

富勒顿宣布,助学金六个月的免息期限将不复存在。面向低收入家庭学生的补助将增加,而家庭收入五万加币以上的学生获得补助的可能将减少。尽管所有安大略的学生都有资格申请,但重点补助对象将只限于贫困生。

高等院校培训部长议会助理(Parliamentary Assistant),诺森伯兰-彼得堡格南部(Northumberland—Peterborough South)省级议会议员(MPP)大卫皮克尼(David Piccini)在发布会过程中站在富勒顿身后。他向多大校报解释了改革的细节,呼应了富勒顿的通告。

据皮克尼所言,学生毕业六个月内,助学贷款不会产生利息以便其偿还贷款。可一旦超过期限,这六个月间产生的利息也将累加到账户上。这与之前毕业六个月后才开始计算利息的政策有所不同。

皮克尼指出,这项改革的合理性在于它将督促学生尽快还清贷款。

同时,政府将终止对贷款需求不紧急的学生提供补助。如富勒顿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言,将补助集中发放给低收入家庭的学生。

我们将重建信任与责任。新的系统将更全面地针对需要它的群体开放。”

学费减免

富勒顿强调,在2019-2020学年,安大略省所有高等院校必须本地生学费减免百分之十,并沿用至下一学年。

她说:“征收学费也不是免费的。”

回应院校将如何补足这些从减免学费中流失的利益,富勒顿说:“方法有很多,但他们必须自行寻找出路。”

根据2017-2018学年收益报告,多大校报对现行学费与院校运作预算进行了统计。仅仅是本科生的学费减免就将使学校损失至少430万加币。

根据多大校报计算,减少的奖学金约比2017年大一文理学院学生所获奖学金的总和少一千万

目前,文理学院本地生的学费大约是6780加币。根据新政策,这笔费用将减少678加币。减免数量因年级与专业有所不同

非普通专业的学生,如罗德曼商学院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学费在12500加币左右,对他们来说这笔费用将减少1250加币。而工程学学生的学费一般为15000加币,减免至少会达到1500加币。目前尚无准确消息指出这些专业是否也在学费减免的影响范围中。

皮克尼强调削减学费对学生的好处,因为大多数学生工会和团体在解决高等教育问题时会优先考虑增加学费。

 

“我认为每个人都会从学费下降中受益,”皮克尼说。 “昨晚我的手机都快要爆了,一夜之间收到了许多来自我的选区的学生和选民的信息,他们对降低学费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

 

学院和大学官方反对派评论家兼省级议会议员克里斯·格列夫(Chris Glover)告诉多大校报在得知学费减免后,他曾与加拿大学生联合会进行过讨论。“学生不会从中受益。学生将成为本公告的受损的一方。”

 

选择性免除学费

 

最后,省政府还宣布,大部分学杂费将不再是强制征收。这适用于“非必要”团体和服务,其范围从学生手册到俱乐部。被政府认定为“必不可少”的服务包括安全步行计划(walksafe program),学生咨询,体育和学术支持。

 

学校将被要求建立一个非必要费用的在线选择性免除系统。但是,“必要”和“非必要”之间的区别显然将由该学校自行决定。

 

多大校报询问政府是否与大学和学生进行过磋商时,富勒顿肯定回答双方已经进行过协商,但并没有提供具体是哪些群体的相关细节。

 

“学生也是成年人,我们也会像对待成年人一样对待他们,让他们自由地清楚地看到他们目前的学费分配。”富勒顿说。她补充说,学校将会适应变化,而且政府也正试图挑战他们的创新能力。

 

富勒顿澄清说:“必要学生费用的类别……他们可以选择免除的费用将由学校自行决定”。

“这些机构将有可以发表意见的余地。”

 

然而,在确定什么是“必要”和“非必要”以及政府如何执行这个任务方面,谁最有发言权依旧模糊不清。

 

皮克尼表示,大学将能够“自行决定”制定这些政策。

“大学是自治的,我们已经制定了一项让学生选择的政策,我们也当然希望学生在这方面能够做出选择。”

 

然而,皮克尼在接受多大校报采访时也反复说过,能够选择性免除一些费用的选项必须存在。他进一步补充说,虽然这些变化对于“多伦多市中心”的学生来说可能并不大,但一些他了解到为支付高等教育一筹莫展的学生们将大大受益。

 

强制性费用的历史性决策可能意味着,如果学生选择免除费用,某些学生团体将灾难性地失去其大部分的资金来源。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2017-2018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其220万元收入中约有72%来自学费。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的学生们目前每学期向学生会支付约200加币,但其中171.54加币可选择性免除,其中包括医保和牙科计划。

 

Hart House也大量地依赖强制性费用,因其2017-2018预算称,在其1770万收益中,52%来自学生。一般的全日制圣乔治校区本科生每学期支付86.38美元,而全日制密西沙加和士嘉堡校区本科学生支付2.65美元。

 

——文件来自Kevin LuJulie Shi

 

翻译/Translate: 刘隽含/Rozee Liu, 姚静姝/Helen Yao

校对/Proof: 王蔚/We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是时候采取措施了”:法学院学生签署反对学费上涨的公开信

请愿书获得了学生及校友的400个签名

“是时候采取措施了”:法学院学生签署反对学费上涨的公开信

来自印度的阿纳曼萨多(Annamanthadoo),当初是带着追求公共利益法的事业在国际人权法以及法律援助工作等领域开展工作的憧憬来到多伦多大学法学院就读。

然而,自从她抵达以来,出于对高昂的学费和不断增加的学生债务的担忧,阿纳曼萨多越来越担心她能否进入这些领域。她还注意到,她在学院中的许多朋友都因这些领域往往处于薪酬水平的较低端,而放弃了它们,转而投向更高薪的公司法领域的工作

她写道:“我和我的很多同龄人都被这些领域的工作所吸引而来到了多大法学院。但我开始意识到,只有当你没有本科欠下的学生债务并且你的父母能负担你的法律学位时,这些选择才有可能。”

她补充说:“情况只会越来越糟,明年的学费将超过4万加币。我很清楚,是时候该为此采取一些措施了。”

本学年,阿纳曼萨多和其他14名学生校友帮助发起了“卓越障碍”项目,旨在说服学院“暂停增加每年超过40,000加币的学费”,直到在给爱德华·艾科布奇(Edward Iacobucci)的公开信中概述的某些条件得到满足为止。

这些要求包括对学院进行全面的财务审查并公开结果。基于这一审查,“卓越障碍”要求学院承诺采取具体措施来控制成本,并保护助学金的分配,例如保证在录取申请时向低收入申请人提供援助,以及提供一项学生可承担的学费的长期计划。

该倡议名称来源于学院的“无障碍优秀运动”,该运动于今年启动,旨在筹集2000万加币的财政援助

迄今为止,这封公开信有超过400签名,它们分别来自在读学生自1971年以来的校友以及包括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和安大略省法学学生会在内的几个组织

“显然,这一场不是针对读学生的运动,” 阿纳曼萨多写道“我们已经在为一个法学位支付六位数的学费。这是一针对未来学生的运动。”

在给The Varsity的一份声明中,学院指出,艾科布奇已经对法学院管理机构——学院理事会预算学费和助学金进行了两次深入的讨论。

 

该理事会由院长全职教员、法律图书馆馆长、法学博士课程助理院长以及每年选出的学生代表和两名研究生组成。

该声明还说道,有待多大的批准,艾科布奇的目标是明年学费增长4个百分点,而最高允许的5个百分点

作为回应,同样参与该运动的三年级法学院学生亚历山德拉·罗伯逊 (Alexandra H. Robertson) 写道,此举是“重要的第一步”。

“这将是自2006年以来学院第一次没有按最大允许金额涨学费” 她这样写道“自21世纪初以来,学生一直在倡导这个问题,但他们的努力似乎是徒劳的。我们相信这一进步意味着学院正在听取学生和校友对学费、经济援助和法学院可及性的担忧。”

罗伯逊补充道,“很明显,我们的目标是让学院满足我们公开信中提出的要求,这虽然尚未发生,但是我们感到振奋的是,学院显然正在倾听我们所说的话。”

 

翻译/Translate: 刘隽含/Rozee Liu

校对/Proof: 钱文聪/Wencong Qian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国际生与本地生博士学费同价

研究生对此改变做出回应

国际生与本地生博士学费同价

今年九月起,在多伦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国际生仅需要付和本地生一样的学费。这打破了国际生需要支付远高于本地生学费的现状。

现下,相较于就读大部分多大专业的本地生每年仅需6960加币的学费,大多数国际生每年则要支付21560加币。

一名攻读药理学硕士(Masters of Pharmacology)的国际生露丝·刘(Rose Liu)表示,她相信这次改变是合理的,“(对于国际生来说)支付额外的高昂学费是不合理的。”

这项公告发布于1月16日。研究生院(the School of Graduate Studies)院长兼研究生科研与教育院(the Graduate Research and Education)副院长约书亚·巴克(Joshua Barker)在多伦多大学新闻(U of T New)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多大“致力于消除研究生在考虑申请多大时,可能会面对的经济上或其他方面的障碍。”

巴克稍后告知本刊,称此次改变是为了使更多学生能享受高等教育。“我们知道国际生总是十分关心他们需支付的学费,将(国际生的)学费降到与本地生同等标准有助于我们招收到顶级的学生。”

这项计划将在学生完成第四年博士学位的学习后发挥作用。目前,学校向包括国际生和本地生在内的所有博士生提供了一套资助计划——它由研究拨款和就业机会组成。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在前四年不需要自付任何费用,但是从第五年开始,他们需要开始支付学费。

当被问及多大将如何补偿这部分财政变化的具体细节时,巴克说:“学生们将会在他们受资助年限结束时受到影响【译者注:需要自付学费】,我们将会通过正常的预算过程来为他们提供这部分的费用。”

这项公告在博士项目申请截止的两周后才公布,一些国际生称,高昂的学费是他们选择不申请读博的原因之一。

巴克说:“我们只能在大学内部做出决定后才能发表公告,我们已经取得了多大各院系的同意。”

刘同时提到,学费减免计划将会推动“唯才是用”的风气。“如果导师获悉,他们无需为国际生的博士学费买单时,比起那些需要迁就的本地生,他们或许会考虑接收一些国际学生。”

这次学费减免对攻读侧重职业技能培训项目的学生并不适用。对于攻读法理学博士(Doctor of Juridical Science)、教育学博士(Doctor of Education)或音乐美术博士(Doctor of Music Arts)学位的学生来说,由于他们就读的项目并不以研究为主要方向,学费并不会减少。巴克表示,目前并没有关于减免这部分学生学费的计划。同时,对于本科生和硕士生而言,也没有任何将国际生学费减至本地生标准的计划。

多大研究生学生会(UTGS)表达了对这份公告的支持。该会的沟通及推广统筹者(Communications and Promotions Coordinator)亚历山德拉·塞本(Alexandra Sebben)称,“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支持对所有学生,特别是目前背负着高昂学费的留学生进行学费减免的计划。”

多大研究生学生会将在本月底与巴克面谈(有关学费减免的)细节。

这次(学费减免的)决定与多大跟CUPE Local 3902,Unit1CUPE Local 3902,Unit 1是一个部分代表助教的工会,其中大多数助教都是博士生)【译者注:CUPE 3902是一个代表与多大签署了合同的教务人员的工会,下属分支Unit 1的成员包括所有担任助教的学生(或博士后)、讲师、监考人以及考试统筹人员】的谈判不谋而合。巴克表示,谈判并不会影响(校方对于)减免学费的决定。“一直以来,校方对于使研究生群体更加国际化做出了许多努力,而校董在多年前也已经清楚地表达过这件事应该被优先考虑的想法。”

CUPE 3902, Unit 1对这条新闻表示了肯定。谈判团队的首席发言人亚历克斯·伊沃维奇(Aleks Ivovic)表示, “对国际生的支持一直是我们优先考虑的事项。”

“对于(学费减免计划)对国际学生产生的影响而言”,伊沃维奇表示,“我们期待它能对目前没有资助的在读博士生们带来有意义的改变。”

编者注(1月22日):此文在更新时删除了一名学生的错误言论–该学生称减免国际生的博士学费有助于增加研究资金。


翻译/Translation: 吴雯堃/Wenkun Wu

校对/Proof: 钱文聪/Wencong Qian

终校/Final Read: 郑乐吟/Leyin 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