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EPSTEIN/THE VARSITY

多大学生会前任执行理事桑德拉·哈德森(Sandra Hudson)于十月十二日与学生会达成庭外和解,为耗时颇久的多大学生会(UTSU)与三位前任理事及成员诉讼案画上了句点。

“哈德森小姐自愿同意偿还由前任执行理事会成员批准的部分加班费。”多大学生会于十月十二日发布的一份通讯稿上如是写道。学生会在该通讯稿中承认“对哈德森小姐诈骗及偷窃的指控都没有得到证实。”但没有透露哈德森具体同意偿还的款目数额。

批准此和解协议的会议召开的时候,前任工程主管安德鲁·斯维尼(Andrew Sweeny)在场,他批评了这项协议的内容,对The Varsity 表示“这种结果对我们很不利。”

“我觉得我们的态度还不够强硬。我想我们本来可以再强硬一点,这样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斯维尼说道。“或者至少,如果最后上了法庭的话,结果肯定还是比现在的好。”据多大学生会报导,哈德森认同学生会的观点,即他们提起诉讼是有合理依据的。此外,该通讯稿还表示“各方均认为该诉讼和种族问题无关”并且“觉得诉讼本身的严苛性和那些煽动性的相关公开评论很不好。”

多大学生会于2015年九月对哈德森、前任学生会主席尤伦·波罗-卡马拉(Yolen Bollo-Kamara)以及其前任内务部及服务部副主席卡梅伦·沃西(Cameron Wathey)提起诉讼,称他们有民事欺诈行为。波罗-卡马拉于2016年一月和学生会达成和解,而沃西则于该年五月与其和解。

多大学生会向哈德森索赔277,726.40加元——这笔钱是她与学生会合约终止时作为补偿金给予她的——同时还有200,000加元的惩罚性损害赔偿。那笔277,726.40加元的补偿金约为当时学生会预算的十分之一。

多大学生会一案的中心在于,其指控哈德森的离职缺乏法律依据,是由哈德森、波罗-卡马拉和沃西精心谋划的。波罗-卡马拉和沃西的和解细节仍然不得而知。在与沃西达成和解之后,当时的学生会主席本·科尔曼(Ben Coleman)紧接着表示“有沃西提供的证词……帮助我们(针对哈德森)的案件。”

多大学生会称波罗-卡马拉和沃西“违背了他们作为受托人的义务”,因为他们签署同意了给予哈德森2589.5小时的加班费,而这笔钱已经包括在她的合约终止时发放的遣散费里了。并且那2589.5小时的加班时间中,1974.5小时都记在2015年四月一日的同一个条目里。

哈德森于2015年十一月对多大学生会提起反诉,索赔300,000加元。除否认学生会的指控外,哈德森的反诉中提出她受到了“多大学生会理事的不恰当行径与敌对言论的伤害。其中有些言论与她展现出的性取向、性别和种族有关。”

多大学生会主席马蒂亚斯·梅默尔(Mathias Memmel)在通讯稿发表后向The Varsity 透露到“我们很欣慰——这对于多大学生会0.95%以保密协议收场的民事案件来说是一项客观积极的解决措施,所以也永远是最有可能的结果。有怀疑论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我想请所有怀疑论者相信我们的董事会和主管们,我们只会做对学生有利的事,也只会接受最有利的协议。”

紧急会议批准此项协议

多大学生会在通讯稿中透露道,其董事会成员于十月十日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通过了这项和解协议。

一份绝密的建议文件,作为十月十日当天唯一的主要议程,最终以17票赞成,4票反对,以及1票弃权通过。

“虽然没有全体通过,但是我相信每一位董事会成员都是为学生会着想的,”梅默尔写道,“并且他们都遵从了自己道德的指示——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

需要指出的是,外务部副主席安妮·博彻(Anne Boucher)对该保密协议投了反对票。大学学院主管艾丹·斯沃司契(Aidan Swirsky)以及工程主管克里斯·德尔顿(Chris Dryden)和安德鲁·斯维尼也都投票反对该文件。“我投出反对票是因为我觉得那样对学生会和成员们最有利,”博彻告诉The Varsity 。“但是我想提一点,就是我确信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这个选择对所有人来说都很艰难。”

会议的最后董事会接受了斯维尼的辞呈。“斯维尼表示,他当初竞选时即定下目标,要帮助学生会渡过服务水平下降和与哈德森小姐僵持诉讼两个难关,”紧急会议的备忘录上写道。“现在两件事都已了结,他便选择此时递交辞呈。”据斯维尼称,这项和解协议“太令人失望了”,他无法继续支持多大学生会的工作了。“辞职是表达我这种情绪的最好途径。”斯维尼还表示,考虑到在2017年多大学生会选举进程中针对此诉讼事件的讨论,他“(认为)这项和解协议会令那些支持手腕强硬的人感到失望。”

51位董事会成员中,只有22位出席了该会议。梅默尔没有直接承认十月十日会议当天的建议文件涉及哈德森诉讼案。

这场持续两年的闹剧的相关背景

哈德森诉讼一事从一开始就成为了学校里很突出的一项问题。她称自己受到针对其种族的不恰当行径困扰的言论更是引起了格外的关注。

黑人解放集体(Black Liberation Collective)成员曾在2016年十月占据多大学生会办公室,呼吁大家抵制学生会,并发表了三点要求:撤销对哈德森的诉讼、增加给予黑人学生团体的筹款,以及学生会要在市政厅为黑人学生会成员进行主持,以在该组织内部发表关于“整体性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问题的演讲。抗议的过程中他们故意破坏了学生会大楼。

黑人解放集体及其支持者打断了多大学生会董事会于四月和七月分别举行的会议,四月时他们呼吁就哈德森诉讼案再听取一位黑人律师的意见,而在七月因这项动议被取消而进行了抗议。前任多大密西沙加分校主管阿西姆·尤瑟夫(Hashim Yussuf)称这项针对哈德森的诉讼“完全就是因为歧视黑人种族。”该集体成员尤思拉·科佳利(Yusra Khogali)则指责多大学生会对哈德森进行了“人格毁损”。

多大学生会的所有收入都会计入2017至2018年度财务报表中;其中包括非常规来源,例如哈德森有可能支付的数额。

目前The Varsity已向桑德拉·哈德森及其法律顾问,以及黑人解放集体进行联系,请求评论。


翻译/Translate: 王雪琪/Xueqi Wang

校对/Proof: 刘滢薇/ Yingwei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