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HUNG/THE VARSITY

自2001年起,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开始在圣乔治校区(UTSG)提供一项对所有多大学生开放的周度服务。只要学生注册并出示有效学生卡(TCard)和日程表,学生会食品库将努力为其改善校园食品的安全问题。平均下来,食品库每周可服务50个人。

从2018年九月开始,每个工作日运行的食品库将移至新的学生公共区域。目前该服务设置在多宗教中心(Multi-Faith Centre)外,全年除黑色星期五和十二月的两周校园关闭期外,每周五中午12点到下午3点对外开放。

学生会服务协调员特里·尼科莱夫斯基(Terri Nikolaevsky)从2001年起就开始为学生会的食品库工作了,并一直参与其运行。据尼科莱夫斯基所说,从学生会开始管理运行食品库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的年利用率“都基本差不多”。

支持

食品库主要依赖于两个安大略省本地的组织每日面包食品库(Daily Bread Food Bank)和二次丰收(Second Harvest)。然而,这两个机构有时也会面临食品短缺的问题,特别是在食品需求急剧上升的多伦多冬季期间。

为了处理这个问题,学生会学生援助委员会主席、分管贫困/收入无保障生常规平等问题的执行官安德里安·亨特莱(Adrian Huntelar)于今年十月向150个学生社团和50个课程联盟发表了公开信,信中鼓励他们在各自活动期间开展食品募捐活动,来支持学生会的食品库项目。

“公开信得到的反应很棒,”亨特莱说,“好几个有很强号召力并将组织年度活动的社团和课程联盟已经确认将把募捐作为他们项目中的一部分。”

同时,食品库也得到了来自校园其他地方的捐赠和支持。例如,哈特楼歌手(Hart House Singers)在其演唱会上收集了不易腐烂的食物。学生会也已经开始在他们的一些活动中寻求自愿的募捐。

从2012年开始运行的食物罚金项目(Food for Fines program)是另一个支持食品库的多大团体的例子。在整个慈善募捐中,多大图书馆将从图书馆罚金中放弃2至20加元来换取一项不易腐烂食品的捐赠。今年这项募捐将在11月20至24日举行。

为了确保能够在未来给多大学生提供更健康、价格合理的食物并使食品安全更上一层楼,亨特莱也已经参与到与两个食品相关组织——食品必达(FoodReach)和反哺(Feedback)的讨论中。

除了这些倡议和一些特定部门偶尔的征集以外,大学管理层并没有给多大学生会的食品库提供直接的资助或支持。

挑战

尼可莱夫斯基表示,解决饮食禁忌和提供健康食品是食品库反复面临的问题。“我们总在努力解决学生的需求,并确保我们分发的食品餐盒中有健康食物的选项,”尼科莱夫斯基补充说,“因为我们想要将最好、最有营养的食物交到学生手中。”

食品库每个学期有四到六名常驻志愿者。饥饿小组(The Hunger Squad)志愿者项目能为学生提供课外活动(CCR)学分认证。

茱莉亚·德沃夏克(Julia Devorak)从今年八月开始担任食品库的现场主管,她表示志愿者的空闲时间波动很大。“有时候大家都没空,只有我和另一个人,这样的话工作量会很大;但有时候,比如阅读周,所有人都愿意来,因为大家都有空。就总是时高时低的。”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席马萨斯·梅麦尔(Mathias Memmel)表示,“特里做得非常出色,她使一切得以运转,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转战学生公共区

食品库最早由上世纪90年代的多大女性中心(U of T’s Women’s Centre)创办。在2001年,学生会接管了其领导权,并实行全年周度运行的模式。

明年,食品库将在预计于2018年9月开放的多大学生会学生公共区寻求一个永久的活动场地。由于学生公共区计划预计会在未来11年内造成230万加元的赤字,尽管多大学生会已经在紧缩财政管理,但梅麦尔仍表示这项开支并不会影响食品库的运转。“食品库的开销并没有非常昂贵,因为食物都是由很多外部合作伙伴捐赠给我们的,所以支出并不是主要的问题。”梅麦尔说。

鉴于食品库正准备着搬迁,亨特莱与其他学生会理事和委员会成员合作,以确保新鲜食物恰当的储存空间。蔬果、乳制品等其他易腐烂食物的提供对于学生来说尤为重要。

据德沃夏克称,“拥有可适应(客户)的空间并在多日供应,这也许对学生是有帮助的,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周五来(食品库),而且人们在别的时候也会有需求。”

然而,德沃夏克也特别指出,“从后勤的角度来看,(增加的工作量)可能会使项目的运行更加艰难。现在我每周找一次人手就已经很困难了,然后每周要去找五次?我们只能等着瞧了。”


翻译/Translate: 李逸然/Katherine Li

校对/Proof: 钱文聪/Anne Qian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