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L CAO/THE VARSITY

今年,我很幸运地当上了多伦多大学校体育队(Varsity Blues)男子女子篮球队的活动人员。每当我在格德林高体育中心(Goldring Centre)的第一次篮球两场连赛赛事之前收到工作人员时间表时,我记得我总是因被安排为清洁工感到有些失望。那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最终被分到计分台,但幸运的是,那个时刻从未到来。我很快意识到,把场内的汗水全部扫尽是我可以要求的最好的工作。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会观察那些在NBA球赛中在赛前投篮训练时将球传给球员、在长凳上给他们递水、或者在比赛中扫地的年轻志愿者们。我总是想知道这些孩子怎么会这么幸运——我特别羡慕他们每个晚上都能离赛事这么近。不知何故,我偶然发现了同样的位置。

虽然多伦多大学校篮球队不是NBA,但每场比赛的规划都非常好,每位球员、工作人员或观众都充分投入到比赛中。这种环境使得清扫工作真的很有趣。

从篮下观看比赛可能是健身房中最好的视角。我觉得和我的拖把一起坐在椅子上会比坐在计分台上安全感大得多,计分台那边似乎很吓人 。从篮下,我可以仔细看看教练、替补、球员和裁判。每当篮下有发生粗鲁行为时,我都能第一时间看到它。我可以判断我是否认为有犯规,并预测球员和裁判之间的争论。我可以捕捉每一个被错失的篮下卡位或轮换防守,猜测一名球员是否会被淘汰出局,并注意去看教练的反应。

篮球运动员不戴帽子且轻装上阵,使得他们成为最直观的运动员,所以我可以在每场比赛中读出每个运动员的心情和参与度。我的职位给了我独特的视野,让我能够预测一场比赛的走向。自信的身材、微笑和场下大声鼓舞的替补都让我知道他们不会失去领先优势,而茫然的面孔或是与裁判的争吵都是他们可能变得弱势的标志。

每当有球员摔倒时,我都会跳出自己的座位,在球员之间徘徊,并清除球员留下的湿迹。有时候,裁判甚至会看着我,并指出弄湿的地方让我清理。

有一天晚上,当我清理完一片被弄湿的场地后,裁判看了我一眼,问道:嘿,你清理房子或者公寓吗?我回答道,当然。但只收现金!

另一天晚上,球卡进了篮板和篮筐之间,造成比赛中一段尴尬的停顿。我以为裁判或其中一名女生会跳起来把它从篮框里捅出来,但是大约30秒过去了,没有人做出任何事情。五年级的后卫拉什达·阿特金森(Rahshida Atkinson)随后大喊:艾萨克(Isaac)!拿球!于是我跳起来,用手将球从篮筐中顶出来的举动得到了一阵掌声。

我立马坐下来,感觉我逾越了自己的职责。

整个赛季我经历了很多讨好的互动。一位裁判告诉我,我是安大略省大学田径运动中(Ontario University Athletics)最出色的清洁工。我甚至有幸和吉祥物一起到附近去,拿着我的拖把,帮助清理场地。

这些只是我生命中和多伦多大学体育队工作人员的一些趣闻,却常常被忽视,这何尝不是一种真正的荣誉。


翻译/Translate: 余思杭/Sihang Yu

校对/Proof: 万春潇/Chunxiao Wan

终校/Final Read: 刘卓颖/Zhuoying Liu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