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至今仍然可以清楚地回忆起17岁那年和妈妈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的情景。她暂停了我们正在观看的Netflix节目,转过身对我说:“嘿,你要我给你买个按摩棒吗?”我惊讶极了,同时也感到十分尴尬,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认为有必要说明的是,我妈妈与蕾吉娜·乔治(Regina George)的妈妈基本上一模一样。只不过我妈妈更优雅一些,并且从来没有在任何我学校的场合里拿着摄像机,跳着滑稽的舞步出现。

译者注:蕾吉娜·乔治是校园青春电影《贱女孩》中的主要角色。

在我的童年与青春期时期,妈妈总能为我营造一个安全的环境,让我可以问她有关我身体的问题。她从来没有觉得好奇心是值得羞耻的。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太确定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我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经过17年开诚布公的相处,谈论这种话题时我仍然感到羞耻。

实话说——其实根据这篇文章的标题,你可能已经感受到我有多么坦诚——当我第一次坐下来写这篇文章时,我担心自己会显得说得太多了。我是指真的坐下来写下关于自慰的话题,这个在我们的社会中仍然经常被视为禁忌或过于私密而无法深入探讨的话题。结果,我由于太在乎别人会怎么看我的文章而连写都写不出来。

是一个朋友说的一些话激励了我。当时我们喝着热巧克力,吃着一袋胡萝卜,她谈起了她对激发很少有人有勇气谈起的话题的热情。当她开玩笑地卷起袖子说:“好吧,你想谈吗?我们谈谈吧”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性就是这样的话题中的一种。


所以,当我坐在床上用力敲击键盘时,也不知不觉卷起了袖子。

 

那我们开始吧。

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努力理解为什么自慰,尤其对于女性和同性恋者的行为,在谈话中如此不受待见。事后看来,我认为部分原因是小孩子很少接受过对此正规的教育。


对我来说尤其如此。我在曼尼托巴省教育系统中学习的日子里,自慰从未被正式提起和讨论过。这个话题是未知的领域,有些可笑和令人尴尬。

至少对于同龄女同学来说是这样的。然而,对于男孩来说,这被视为正常——是在预料之中的,甚至是值得称赞庆祝的。

对于许多在现如今的初中和高中系统中摸爬滚打的年轻人来说,情况仍然如此。虽然这些系统及其课程自2000年代中后期以来有了变化,但今天的年轻人仍然依靠互联网为自己解答疑问。尤其考虑到现在省长道格·福特 (Doug Ford)对安大略省性教育课程的控制又回到了之前的程度。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记得她在16岁时谷歌“如何自慰”,因为没有人告诉过她自慰是什么或该怎么自慰。这方面的知识不应该从互联网上胡乱的寻找中获得,而应当在学校的引导下进行讨论,网络上的信息不仅包含大量可能造成误导的观念,而且还会加剧围绕着自慰的耻辱感。

网上色情内容仍然是青少年了解自慰和性行为而采取的主要途径。其结果是,年轻人的思想充斥着“真正的”性行为看起来是什么样的,而实际上只是受到了误导。传统的色情片非常明确地被设计着来迎合男性的视角和体验,并不是真正的教育资源——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无法得到共鸣的人。

作为一个同性恋女性,我在性方面获取准确信息总是有点困难。我记得15岁还“未出柜”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并拼命地试图应对随之而来的多种复杂问题。其中之一就是自己几乎不知道性行为是如何运作的,更不用说在此过程中如何保证安全。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处在一个终于开始摆脱那些关于顺性别和异性常态 (heteronormative) 的 “真实”性行为的时间和文化中。大多数计生商店和市内的几个医疗诊所都可以买到口交保险膜 (dental dams) 和手指安全套 (finger condoms)。校园内也会提到避孕措施,性生活在迎新活动中也被作为生活不可回避的部分进行讨论。

但即便如此,这仍然是LGBTQ +社群中许多年轻人的经历,在非异性恋关系方面,他们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教育。如果你无法在学校——一个按照设计意图进行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进行这些对话,还有什么地方能解答你的困惑?如果你不了解性,你怎么能开始了解自慰和自我愉悦的复杂过程?

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我的朋友们因关于自慰和性行为的羞耻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经过一夜的葡萄酒引发的笑声和开胃小菜,我和他们坐在一起,希望能够得到关于这个话题的一些见解。我把我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与自慰相关的禁忌上,特别是针对女性和非异性恋者。我先问我的朋友他们在学校里被教过什么,虽然我收到的回答令人失望,但却不算特别让我惊讶。

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他在安大略省教育系统中只听说过两次女性自慰。据他说,除了受孕和分娩外,没有其他关于女性生殖系统功能的信息。直到大约16岁时,他才知道女性的身体能达到高潮。

另一位朋友的说法很有画面感:她的性觉醒是由泰勒·洛特纳引发的,但她不知道如何引导他带来的新感受。她告诉我,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知道她做的事情就是自慰,也不确定这是否是正常的。她又说道,这是因为没有人真正告诉过她自慰是什么,甚至没人说过这是女人可以做的事。

男性所固有的特点而理所当然地被谈论,但对于女性来说,它是以独立感为中心的。一个女性拥有自己的、完全独立于男性的性欲,在很多方面都是具有革命性的。在一个刚刚开始为这些话题创造空间的世界里,这个想法仍然让许多人感到不适——包括女性自己!

考虑到女权主义自十九世纪中期以来一直备受关注,我对此尤其感兴趣。全球女性在100多年来一直在挑战这些由父权制、厌恶女性和异性常态控制的世界该如何运作的视角。然而,我们仍然为一个女性自慰只是为了自我愉悦的基本概念而苦苦纠结。

这种痛苦对于同性恋女性来说是双倍的。这是因为当我们被强调性特征时,是在两个人互动的情况下,而不仅仅是与我们自己与自己的互动。在自慰的情况下,同性恋女性的过度被强调性特征现象源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倾向于但不限于对其他女性的幻想。再说,这又回到了人们想象女性在完全与男性脱节、为自己的快乐而自慰时感到的不适,。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当这些话题的前提条件发生变化时,又有更多贯穿其中的劣势。在观察非二元性别和跨性别人士的经历时,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他们有对各自身份附加的羞耻感使他们的经历更加独特,并且在许多情况下,比对于像我这样的同性恋女性来说更具挑战性。

一些由女权主义启发的性玩具公司,如KnottyVibes,Picobong,Babeland和GoodVibrations,他们目的是帮助自慰和相关话题变得更普遍平常。我们现在也已经达到了一个专门为跨性别者设计性玩具的时代,例如Buck-off,这是第一款针对接受激素替代疗法的跨性别男性出售的玩具。所有这些公司都在帮助构筑一种使关于自慰的话题不须靠窃窃私语来交流的文化。

我觉得必须要说,我自己还在努力搞明白这些问题。但是如果要总结一下我从开始撰写这篇文章以来得到的主要认知,那最主要的就是,自我意识是必不可少的——不仅仅是了解我们自己和自己的身体,还因为意识到各种情况汇集在一起​​会使每个人的经历更独特,以及我们该如何选择谈论这些特定的经历,这是尤为重要的。

说到这里,我想应该指出,我非常提倡通过教育和对话来促使个人成长,特别是涉及到有时会变得相当模糊的话题时。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当涉及自慰和其他形式的性健康问题时,像这样用一堆学习材料来轰炸你是正确的,因为正如我妈妈所说的那样,“性健康很重要——这是生活的事实!”

无论是通过订阅PinkNews、Autostraddle和DIVAMagazine等博客,还是无限制地观看Stevie Boebi和Hannah Witton等性健康倡导者的YouTube视频;或者,在我朋友的情况下,只是简单的谷歌搜索“如何自慰”,这类教育都是了解这些话题的第一步。

在撰写这篇文章后,我希望能够帮助围绕自慰和性教育的对话正常化,并鼓励以更多交汇性思维方式来思考取悦自己。如果我成功达到了我想要达到的目标,那么你读完这篇文章后,便会思考你还有什么要学习的,并考虑你已经做过的事情。


再给你最后一个建议吧:保持好奇,提出问题,然后学习。

 

翻译/Translate: 刘隽含/Rozee Liu

校对/Proof: 姚静姝/Helen Yao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