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二月,一段颁奖典礼的视频在网上疯传——挪威足球运动员艾玛·赫格伯格(Ada Hegerberg)接过首届女足金球奖(women’s Bollon d’Or)时,主持人马丁·索维格(Martin Solveig)用法语提出了一个不尊重人的问题:“你会跳电臀舞吗?”他得到的回复是一个干脆利落的“不”字。

极其讽刺的是,这本该是个标志性的夜晚——毕竟,这是第一次颁发女性金球奖——却因为性别歧视和不当的玩笑而被人铭记。

职业女性运动员所遭受的不尊重不仅仅发生在海外的颁奖典礼上,还普遍存在于以北美媒体为代表的报道中。

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和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研究人员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在过去30年间,体育节目主持人中的性别歧视现象并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加晦涩。

上世纪90年代,解说员们在报道女性运动时大量使用性暗示。在21世纪头十年,用于解说的语言虽然舍弃了不适合的玩笑,但变得无力又冷漠——解说员们表达的活力和兴奋程度远不如报道男性运动员那般。

该研究指出的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在报道女性运动员时,解说员往往会在谈论体育运动之前先提到运动员的角色是一位女性和母亲。但在报道男性运动员时,添加这类家庭信息的情况远比报道女性运动员时少。

这种言辞——表明一个女人首先是一个母亲或妻子,其次才是运动员的言辞——表征了目前女性体育报道的本质:女性体育运动是一个特定的小众市场、对公众没有吸引力。

这种误解在ESPN的《体育中心》(Sports Center)节目中也能体现:他们对女性体育项目的报道仅占播放时间的2%。尽管2017年的研究发现,观众对女子赛事,如女足世界杯的兴趣有所增长。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的体育报道都是以男性为中心的:体育电视台没有分配更多时间在女性运动员的赛事胜利上,而是选择了以男性为中心的运动员简介专栏和其他一些的八卦内容。这些时间本可以用来严肃地报道女子赛事。

例如,你可能更熟悉简姐妹(Sister Jean)和马林鱼人(Marlins Man),而不是塔米卡·凯琴斯(Tamika Catchings)和纳塔利·斯普纳(Natalie Spooner)。前两个人都是风靡网络的超级粉丝:一个是洛亚拉·朗布卢斯(Loyala Ramblers)的修女,另一个是经常穿着迈阿密马林鱼队鲜亮橙色球衣参加体育比赛的男人。是的,这就是他成名的全部原因。同时,后两位都是成就颇丰的运动员: 凯琴斯是国家女子篮球协会(WNBA)冠军、MVP并且获得10次全明星奖,斯普纳是奥运会金牌得主和多伦多复仇女神队(Toronto Furies)队长。

 

男运动员与名人约会或穿着不同的名牌时,会得到电视节目和网络的广泛关注。

这就是女子体育赛事报道的现实。在这样的媒体环境里,男性的恶作剧、滑稽动作都比女性的真正成就更有趣、更有市场。

这并不代表体育报道应该一直是完全严格地一半关注女性、一半关注男性。由于其受欢迎程度,以男性为中心的体育节目必然会得到更多的报道。但(对于)只分配给女性1.6%的播映时间,差距过于严重。想看国家女子篮球协会(WNBA)或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的球迷常常很难找到足够的报道。

WNBA明尼苏达山猫队的主教练彻丽尔·里夫(Cheryl Reeve)表示,更多关于女子赛事的报道将使她们更受欢迎,成为主流。

对于像体育网络(TSN)和罗渣士体育网(Sportsnet)这样的大型体育网站来说,花时间关注和报道女足在实现某种形式的平等方面大有裨益。

对女性运动员和公众来说,缺乏报道是一种伤害,因为她们有能力参与女子赛事的相关讨论。目前,在线出版商,如胜利出版社曲棍球版(Victory Press For hockey)、高位出版社篮球版(High Post Hoops)和均衡出版社足球版(the Equalizer For soccer),正在进行这项工作。

 

翻译/Translation: 陈雨桐/Yutong Chen, 聂韬/Tao Nie

校对/Proof:刘星雨/Xingyu L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