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进入了战争的第七十个年头。这已成为世界上最显著的争端之一,而学术界与评论界也充斥着对此的讨论。所有人都有权力发表观点畅所欲言,筑建通往和平之路。

充分考虑到这一点,所有试图带来变革的争论,都必须为不同的观点提供发声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列出合理言论的限度防止过激行为的产生。但在117日所发生的事却不那么美好:多伦多大学邀请了以色列裔英国历史学家埃夫拉姆·卡什在锡利大厅(Seeley Hall)进行题为《从头说起:反思阿拉伯以色列争端》(Back to Basic: Rethinking the Arab-Israeli Conflict)的讲座

尽管这一活动是由多伦多大学颇具声誉的国际关系( International Relations)专业合作举办的,但是并未我所期待的那样保持中立不偏向以色列或巴勒斯坦中的任何一方。卡什的言论中有很明显反巴勒斯坦种族主义倾向多大多伦多大学的讲座组织者一直保持沉默,相当于默许了他的观点。

谁是受益者?

 

讲座中,卡什指出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矛盾是由巴勒斯坦一手挑起的。考虑到活动宣传中提及了卡什具有争议的观点——巴勒斯坦的阿拉伯领导应该为其无政府状态负责,这并不令人惊讶。

卡什认为以色列从阿拉伯邻国的手中拯救了巴勒斯坦,使巴勒斯坦领土脱离了被控制的命运。他还声称“大多数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从犹太人口增长(192030年代)中获益颇丰。他们的生活水平进步了许多。”

卡什也没有选择证明中立观点,没有考虑到以色列应为其行为承担的责任。除了这样片面的观点之外,卡什甚至将救世主和援助者的光环移加到以色列的身上——这个非法占领巴勒斯坦为其带来了几十年的屠杀和轰炸的国家。这样的描述并非具有争议的,国际社会持续批判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侵占。总之,卡什为这些暴力行为找借口并试图使殖民行为合理化。

多伦多大学校报联系了卡什,希望他能解释所谓“受益”的言论。他指出在战争期间以色列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但他在之前与油管(YouTube)J-TV频道进行的采访表示,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也从中受益,他们在二战后的几十年中生活水平有所提高。

以色列的建立导致了巴勒斯坦被侵占在争端开始的第一年里,多达七十万民众背井离乡。卡什无法解释这段给巴勒斯坦带来毁灭的历史是如何使它的人民受益的。

“虚构的人民”

 

卡什否认了巴勒斯坦人的自我认知,认为“他们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群“虚构的人民”。他阐述道,“巴勒斯坦只是些阿拉伯部落,由从其他阿拉伯国家来的人组成的。”当多伦多大学校报要求他解释这一观点时,他回答说:“英国在一战期间提起这个名称前,巴勒斯坦这个独立政体从未存在过。”况且“它在19201940年间也几乎没有发展。”

尽管巴勒斯坦的起源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仍具有争议,但是卡什将巴勒斯坦人称为“虚构的人民”是一种种族歧视的表现。其目的消减甚至抹去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罪行。否认巴勒斯坦人的身份就是忽视他们国土被侵占的事实。如果合法的“民族”不存在,那么对他们所进行的清洗行为也能够被否认。

今天,巴勒斯坦人将民族身份作为一种宣称家园所有权、反抗以色列占领的方式。虽然所有国家都是被构建的,但对认同它们的人来说,国家是真实存在的。如果说巴勒斯坦是捏造的,那么以色列、加拿大以及其他民族国家也可以说是捏造的。选择性地关注巴勒斯坦人的身份实际上是为了证明政治必要性,即殖民化以及种族清洗是正当的。

 

然而,卡什在问答期间谈论和平前景时,给出了最糟糕的答案。加沙地带 (The Gaza Strip)和西岸 (West Bank) 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仅存的领土。他认为,这两个领土不应合并成一个国家,尽管国际社会的协商一致认为,根据两国方案 (two-state solution) 建立一个统一国家是解决巴以问题的最佳方案。他后来说,如果这两个地区要合并,“一些巴勒斯坦人会从地面上冒出来,炸死以色列人。”

 

尽管卡什在给多伦多大学校报的评论中完全没有承认这一说法,但多名出席讲座的消息人士分别证实了这一说法。在我看来,卡什这一声明所暗示的是,统一的巴勒斯坦本身就是一种对以色列恐怖主义威胁。最后,卡什对历史的解读忽略了以色列从过去到现在对巴勒斯坦采取的行动,并相应地为之辩护。鉴于多伦多大学欢迎这样的观点,值得考虑的是,是否卡什的讲座在我们的校园是一个孤立、偶然的事件。

 

广泛存在的现象:多伦多大学和加拿大

 

这当然不是校园里第一次迎来一位对巴以冲突持如此极端观点的演讲者。2005年,不顾学生们的强烈反对和抗议,备受争议的美国中东问题学者丹尼尔派普斯 (Daniel Pipes) 也曾受邀演讲。学者和学生拒绝在校园为派普斯的仇恨、偏见和散播恐惧的发言提供平台,但最终,他言论自由的论点赢得了胜利,得以发言。

 

与此同时,在涉及支持巴勒斯坦的言论时,多伦多大学本身也有限制言论自由的历史。正如维权人士莉莎·斯科菲尔德(Liisa Schofield)2009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对校园内抵制、撤资和制裁”(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 BDS)团体的情况来尤其如此。斯科菲尔德认为,政府积极反对亲巴勒斯坦的激进主义。

 

虽然BDS是个和平的人权运动,其目的意在利用经济手段向以色列政府施压,迫使其遵守国际法,类似于过去呼吁抵制南非的种族隔离,然而它经常被误解,并与反犹主义混为一谈。2015年,当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 UTSU)首次提议建立一个特设BDS委员会,被拒绝时,宗教组织大多伦多希勒尔 (Hillel of Greater Toronto) 的执行董事马克·纽堡 (Marc Newburgh) 说:这个决定是建立一个校园社区的重要一步,在这个社区里,所有学生,无论他们的背景和身份如何,都感到安全、受欢迎以及被接受。” 2016年,多伦多大学校长梅里克·格特勒 (Meric Gertler) 同样拒绝了BDS特设委员会的想法,因为抵制与一整个国家的交流是没有意义的。

 

就在上个月,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Justin Trudeau) 在布鲁克大学 (Brock University)的市政厅发表讲话,为去年11月在议会谴责BDS的行为进行了辩护。在那次运动中,特鲁多把BDS与加拿大拒绝纳粹德国犹太难民的那种反犹太主义联系在一起。这并不奇怪,因为特鲁多之前因其政府沉默对待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暴行而受到谴责。

 

换句话说,BDS被误解为是在针对以色列和犹太人的身份。但是BDS有实际的政治目标,比如结束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然而,BDS支持者甚至没有被允许通过其委员会立案,而且大学继续投资那些与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非法活动串通一气的公司。

 

在赫顿邮报(HuffPost)的一篇文章中,多伦多大学学生亚历克斯·维尔曼(Alex Verman)指出了亲巴勒斯坦的激进主义是如何被我们的政府恐吓和压制的。他们还指出像与我们并肩 (StandWithUs) ”这样资金充足、组织有序的亲以色列团体骚扰巴勒斯坦的学生和工作人员的情况。

 

如果我们的大学和政府对以色列政府的投入如此投入之多那么校园内关于冲突的言论自由在所有领域的不公平就不足为奇了。尽管支持巴勒斯坦人的BDS主张被斥为种族主义,但无论是在2005年还是2019年,那些歪曲历史、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采取的广受谴责的行动辩护的亲以色列人士依然受到欢迎。

谁的言论自由?

 

当前冲突发生前,犹太和穆斯林公民在巴勒斯坦和平地生活了几个世纪。但是,卡什和那些附和他的有着反巴勒斯坦情绪的人却在扩大这些民族之间的分歧。

在卡什的演讲结束后,我联系了活动的组织者,表达了我对他观点的震惊和愤怒,要求他们承认演讲的冒犯性内容,并发表道歉信。

国际关系研究项目的临时主任、这次活动的组织者约翰·克顿 (John Kirton) 教授在回信中写道:“(多伦多大学的使命是丰富我们的学生、教授同事和学术界其他人对重要问题的批判性思维”他接着说“我们也致力于……让我们的学生接触到各种各样的观点。

显然,仇恨言论正被混淆为言论自由和思维多样性。卡什演讲的目的据说是要阐明一个重要的问题。但恰恰相反,巴勒斯坦人的身份被削弱了。

如果主办方邀请抱有其他观点的小组成员,或者邀请一位主持人提问和挑战卡什,他们本可以展示出真正的多样性。相反,给予卡什的是一个不受限制的平台,而牺牲的是巴勒斯坦对其具有深刻意义的学生的福利和安全。

在我们的通信中,我没有从克顿教授那里听到任何实质性的后续反馈,而且考虑到多伦多大学对类似问题的回应历史,我本也未对后续反馈有任何期待。尽管如此,我已经动员了100多名安大略学生的支持,他们正在等待多伦多大学对这个问题的回应。

大学应考虑执行一项围绕以巴冲突宣传明确限制的纲要。就像不应准许为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辩护一样,以色列和犹太学生也应受到保护,不受种族和宗教歧视。但这不能与对以色列非法占领和对巴勒斯坦的政治批评混为一谈。

自由伴随着责任。多伦多大学必须仔细评估其认可的演讲内容,并据此对特邀演讲者实施审查。如果我们支持一种言论自由,并且允许对已经被边缘化的身份发起攻击,那么我们到底在为谁的自由而战?

 

莉娜·拉辛(Lina Lashin)是新学院 (New College)社会科学专业一年级的学生。

 

编者注:由于卡什对拉辛的演讲中几乎每一个说法都提出了质疑,所以卡什的回应也被收录在了这篇文章中。参加讲座的多位消息人士向大学校报编辑证实了拉辛的说法

 

翻译/Translate:聂韬/Tao Nie,姚静姝/Helen Yao, 庞皓予/Haoyu (Simon) Pang

 

校对/Translate: 钱文聪/Wencong Qian

终校/Final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