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Qu),斯沃斯基(Swirsky)与亨特兰(Huntelar)共同于11月14日组织关于此项政策的社区咨询会议。ANDY TAKAGI/THE VARSITY

多伦多大学理事会(University of Toronto’s Governing Council)推迟了一项新政策投票的日期。对于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们,在心理健康问题对自己与他人构成人身威胁和影响个人学习的情况下,此政策将允许大学给他们批准一个非惩罚性的强制休假。该提案原定于今年进行表决,但投票将由下一期学术委员会(Academic Board)与多伦多大学事务委员会(University Affairs Board)会议中决定,日期分别为2018年1月25日和1月30日。

本次政策提议与通常强制性休假不同在于,在此情况下的学生们将受学生行为守则(Code of Student Conduct)的影响。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于11月16日发表已与理事会达成协议,将新政策的投票日期推迟两个月,以允许更多时间与社区咨询和沟通。多伦多大学事务委员会与学术委员会原定于11月20日的一星期之内进行与理事会推荐新政策的表决。

“我们对于新政策已推出修改方案,也明确表示在政策做出改变之前,我们不会支持它,” 学生会主席马赛亚斯·梅美尔(Mathias Memmel)说。“比起在没有学生支持的情况下进行项目,大学的管理部门决定更愿意推后投票日期。”

多伦多大学媒体公关主席阿尔西亚·布莱克本-埃文斯(Althea Blackburn-Evans)在给The Varsity的邮件中提出,从今年春季开始,大学已收到了很多学生、工作人员及学院的回应。“我们想正确的处理这件事情。参考我们目前得到的出色评论,学生副教务长(Vice-Provost Students)也在利用这些有助益的意见审查草案。”

学生们批评此项政策缺乏透明性,其中包括它将如何影响具有特殊情况的学生,比如接受入学资助贷款的学生与带有入学签证的国际学生们。在The Varsity的一次早期采访中,学生副教务长桑迪·威尔士(Sandy Welsh)表达所有情况审查都会以逐案为本,并且大学作出判决之前会考虑到学生的个人助学金或入境身份。

校园社团表示对于政策的反对

一些校区组织自此开始征求学生意见。前任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副外部主席露辛达·渠(Lucinda Qu),大学学院董事艾丹·斯沃斯基(Aidan Swirsky)及学生会公正总董事艾德里安·亨特兰(Adrian Huntelar)于11月14日共同组织了社区咨询会议。在一封给The Varsity的电子邮件中,他们写道“大学管理部门认为咨询少数的大型学生组织就可以代替大众观点,这种行为有问题。此外,该部门去年举办对于性暴力政策的咨询活动也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但他们至少举办了活动。”

梅美尔说,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在政策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而且与目前含有惩罚性的休假相比,学生会认为新政策将是一个积极的进展。梅美尔也提到政策的广泛语言问题。这关系到学生无法参与学术界活动的局面,梅美尔说。“另一个问题是即使无有医学专家的介入,在理论上学生也可以被强制休假。这是医学专家的决定,所以判决应仅依据专家的医学证据。”

圣乔治圆桌会议(St George Round Table,SGRT)是一个由各学院学生领袖和本科全体教员组成的组织,他们通过一份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谷歌表格征求学生意见。该组织主席尼什·尚卡尔(Nish Chankar)称谷歌表格为“一个统一和证明学生对此政策的问题的方法,而且可以发表他们乐意分享的回应/意见。”

除此之外,一份强烈反对新政策的请愿书在安大略省教育研究院(Ontario Institute for Studies in Education)中流传,其中对于“针对被视为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学生”和“推行‘强制休假’”的行为提出异议。

通过引用一篇发布在支持安大略省残疾人保障法(Accessibility for Ontari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的网站上的文章,该请愿书的组织者称新政策为“可耻的”,“不管使用了多么 善的词语,不管目的如何…对于学生来说,这项政策将使学习变得更加困难。”组织者争论道政策“在不公正的立场上剥夺学生的权利,基本上因为他们给同学们和大学管理部门带来了不便被学校开除。”


翻译/Translate: 王海琳/Hailin Wang

校对/Proof: 吴雯堃/Amy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