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REN CHENG/THE VARSITY

近期这场集结了一万两千多名员工、为期五周的高校教职工罢工,在经历了毫无进展的一个多月后,突然结束。 10月16日,来自24所不同学院的员工,以安省公共服务雇员工会 (Ontario Public Service Employees Union)的名义进行了罢工,目的是争取至少50%的教职员工能够全职工作,并改善工作保障。 学院雇主委员会(College Employer Council)代表学院行政部门与之进行了谈判,并称安省公共服务雇员工会的要求将花费2.5亿加元,而这将导致数千名合同工失去工作。最后的结果是,双方都不肯退让,拒绝达成协议。

最终,安大略省政府的介入打破了紧张局势——其出台的一项复工法案,使得职工和学生得以重返教室。 虽然这无疑使许多本来彷徨不安的学生感到如释重负,但是在未经过仔细的考虑之前,我们是无法真心接受省政府的行动的。事实上,高校行政机关与教职工之间的矛盾还远远没有得到解决,推出复工法案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员工进行罢工的主要矛盾。

的确,由于停止了罢工,对于省政府而言,来自因缺课而备受煎熬的学生的困扰暂时有所减轻。学院行政部门和教职员工角力期间,全省有50万学生的课业被突然暂停甚至完全无法进行。由于其课程是由学校与大多伦多地区(Greater Toronto Area)的其他学院联合开设的,多大密西沙加校区(UTM)和多大士嘉堡校区(UTSC)的1000多名学生也受到了影响。

尽管该省计划向学生为其缺失的学业进行补偿的做法令人欣慰,已经过去的时间却是永远无法挽回了。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Ontario)最近发布的一份新闻稿概述了学生现在面临的困境:要么放弃挣扎,承担缺失一学期课程所带来的时间和经济负担,要么试图在结课前这极短的一段时间内时间内突击5周的课程内容。一些学院提议将课程延期至寒假,可这会剥夺学生本可能与家人和朋友共度佳节的机会。

国际学生在这方面尤其处于弱势地位,因为他们能否留在加拿大往往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够继续学业。罢工结束时间的不确定导致他们仓促地延长学习签证,而这可能给许多学生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现在虽然有些学生可以选择拿出时间重新考虑,其他一些留学生为了保持移民身份将被迫继续留校上课。更不用提他们被迫留在国外所带来的额外开销了。

因此,有关部门显然需要避免罢工对学生和其他受影响群体造成的负面影响,而不是仅仅在影响已经产生后试图补偿他们。他们需要为员工提供的是长期而持续的支持以及有意义的谈判机制。安省这种使冲突戛然而止的行为只是缓兵之计。

在集体谈判过程中,罢工是因僵局而采取的最后手段。当员工们用尽了其他办法时,拉起警戒线进行罢工可能是促使管理层采取行动唯一合理的方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理由认为这种让教师走投无路的紧张关系将在未来再次出现。

2015年,代表多伦多大学助教利益的加拿大公共雇员联合会(The 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 Local 3902 Unit 1)举行了罢工。这一争端的最终结果对许多人来说是未尽如意的。在这场行动中,部分员工感到不满,工会通过投票同意停止罢工并进入强制性仲裁程序——这一过程的最终获利者是学校管理层。与此同时,进过事件的漫长发酵,直到2016年校方才最终默许了工会的一些要求。今天,校管理层和第一单元(Unit 1)之间的谈判正在进行,而代表了临时讲师,其他学术指导员和助理第三单元(Unit 3)也参与了谈判。尽管目前第三单元已与校管理层达成初步协议,其成员最近还是以压倒性的票数赞成罢工,理由是成员们担心就业不稳定以及很难成为永久性雇员。

尽管安大略政府最终将学生送回学校,对其造成校管理层和员工之间持续问题的责任也不能免除。据CBC新闻报道,尽管政府最近进行了劳动法改革,大约80%的大学教师都是兼职员工,且专科学院和大学将继续依赖兼职员工。省政府还没有拿出任何实质性的补救措施来解决与这种类型的就业问题——合同制员工的薪水比全职员工要少,而且福利也少得多。

也有可能,省政府让学生复课的举措是以无法确保劳工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为代价的。虽然安省公务员工会(OPSEU)和学院都有责任确保员工能够获得合适的工作条件,但学院管理部门是直接向学生收取费用的,这意味着他们还承担着确保学生的教育不会被过度影响的责任。如今“返工”立法的阴云笼罩在他们头上,学院管理层没有心情与他们的教职员工进行善意的谈判,这让员工在这个过程中处于明显的劣势。

让学生们回到课堂上是一件好事——但考虑到校方采取的措施,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学校管理层和教师之间的谈判必须本着确保长期、可持续解决这场冲突的原则。省政府也有责任创造有利于谈判的条件,而不是等到最后一刻才采取行动。

与此同时,这次事件将有助于多大行政处重新审视其对学生和员工的责任。希望这次学院罢工事件将不会成为未来劳资谈判处理方式的范本,尤其是可能导致其他大学爆发一场罢工的情况下。

The Varsity编辑委员会在每学期开始时由发行人栏(masthead)选举产生。欲了解更多有关编辑政策的信息,请发电子邮件至editorial@thevarsity.ca


翻译/Translate:李映雪/Yingxue Li

校对/Proof:邵越美/Yuemei Gillian Shao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