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圣三一学院对对资金滥用的的补救措施最近宣告失败 SHANNA HIUNTER/THE VARSITY

在圣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对社团做出的偏向性拨款已经成为了一个热点话题。12月4日,在圣三一学院年终会议(TCM)上,一些社团的前任或现任执委,目前也是财务委员会(FC)的成员提出一项三一学院学生政府章程的修正案。该修正案正是旨在调整财务委员会对这些社团不均衡的拨款。

该议案的基本原则显得颇为合理。这是一项预防性措施,旨在保持财务管理人员的公正。如果该议案能够通过,那些前任或者现任社团执委的财务委员会成员将不再被允许对该社团预算事务进行投票。该议案提到:“此外,那些前任或者现任社团执委的财务委员会成员将不被允许在有相机拍摄的场合讨论社团(无论该社团是否向学生征收会费)的预算事务。”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该议案没有通过。

提出该议案的杰西卡·莱普森(Jessica Rapson)指出了一些导致该议案在圣三一学院会议上失败的原因:投票出席人数低,引起对社团拨款偏向性被怀疑的数据可信度存疑,并且大部分讨论都集中在看似非常微小的细节。圣三一学院会议还规定连续两次得到三分之二及以上票数的修正案才能被视为有效,这让诸如莱普森议案的通过变得困难重重。

圣三一会议的决定既让人失望又令人费解。似乎只有采取措施,才能避免在分配学生社团资金时出现偏袒。这种偏袒违背了三方成员公正代表的民主理念,从根本上讲,这是一种利益冲突。

资金在学生管理的问题上尤为重要。分配给学生组织的资金并非人们无偿捐献的,而是向学生征收的——学生统一交这些钱是希望他们的钱可以通过活动和服务的形式返还给他们。学生们期待他们的钱能够在考虑到社会成员的主要利益的情况下,被公平、公正地进行分配。

不足一年前发生的圣迈克尔学院学生会(SMCSU)的事情已经向我们清楚地展示了忽视这一授权的后果。当时,该学生会把大量征收到的资金花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当然,这个例子也有些不同,但是没有引起更多的关注。平心而论,学生的钱有可能被学生会用来为其管理者提供过度福利的情况是令人不安的。

而参与决策的人拒绝对我们的问题做出解释,这进一步激发了我们去探寻究竟的意愿。三一学院会议主席莱拉·马丁(Leila Martin),财务委员会主席阿曼达·库汀哈(Amanda Cutinha),学院联合主管巴尔迪亚·莫纳瓦瑞(Bardia Monavari)以及艺术部门的联合主管卢卡·威斯(Lukas Weese)都拒绝就现在的动向及其结果The Varsity表态。艺术部门的联合主管朱莉安·加拉(Julianne de Gara),非住宿事务联合主管卡特里娜·李(Katrina Li)和学院联合主席维多利亚·林(Victoria Lin)没有就The Varsity的要求做出任何回应。

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代表的透明度是非常必要的。单纯地恪守其对于责任的承诺,或是就调查结果以及可能产生的利益冲突进行评论,都至少满足了对学生回应的最低要求。然而令人失望和怀疑的是,这么多学生代表都拒绝对结果发表评论。

更重要的是,此次及圣迈克尔学院学生会的类似事件提醒我们:建立适当的问责机制非常必要,相关机制将帮助明确这些机构征收了谁的钱。这一议案在圣三一学院会议一旦被提出并批准,将会成为确保防止不当行为的安全机制——这种不正当行为应当是学生管理组织及其成员共同努力避免的。


翻译/Translation: 黄麒燕/Emma, 孙雪霏/Xuefei Sun

校对/Proof: 罗尹聆/Ruby Luo, 段舒萌/Shumeng Duan

终校/Final Read: 候霖/Lin Hou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