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HAN CHAN/THE VARSITY

颇具争议的强制休学政策最新草案在上周被驳回。这一举动被视为校方对患有心理疾病的学生群体的尊重表现。

过去几年,这项政策准许了饱受精神疾病困扰的学生在“非惩罚”的情况下进行休学。被批准非惩罚休学的学生需满足以下条件:精神状况被诊断出对自身、学业、甚至是他人造成了负面影响。原始草案的发布引起了学生们以及校园群体大规模的担忧,纷纷表示校董会(Governing Council)应该暂缓政策,并等待进一步地反馈和修改。

政策颁布状态目前还尚未明朗。由于在广大学生群体中引起的担忧,多伦多大学或将重新拟稿一份新的草案。同时,学生的的建议和反思将在政策拟定的过程中起到作用。过去这几个月的抗议,正充分体现了学生捍卫自己心理健康权益时绝不退缩决心。

目前,校方将强制“缺勤“政策列入学生行为守则(Code of Student Conduct)的一部分以便管理。值得一提的是,比起守则中对于缺勤所采取的措施,大学“休学”政策是无意对学生进行惩罚的。不同于现有政策框架下的其他措施,这套新的政策不会在学生档案上记过。

尽管如此,这项政策被抨击的原因大多集中在对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群体的歧视性对待。于2017年12月,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OHRC)首席专员为此考虑到了这一点,并表示认为它不符合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基于残疾的能力和歧视政策,以及预防政策对精神健康障碍和成瘾的歧视。据官方发言,大学需要采取一切措施来帮助那些“无法自理困境””的学生群体。尽管上述担忧,学术委员会在一月底批准了最新的政策草案,促使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要求政策进一步延迟。

令人不安的是,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的干预似乎是直接影响了大学最终决定。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坚持认为这项政策可能违反了安大略省的人权法且具备法律效应以至于最终令草案的重新审定。相比之下,在这一学年内,学生以及校园组织的呼吁反对显然没有促成问题的解决——政策的修订的消息一直迟迟未来。

一场鼓舞人心的基层反对运动将三个校区的学生们汇聚到了一起。代表各大学院和大学本科生的圣乔治圆桌会议(The St. George Round Table) 寻求了学生们的担忧,以简化反馈过程。 反对政策的请愿书由无障碍学生组织和安大略省教育研究所(Students for Barrier-free Access and the Ontario Institute for Studies in Education)分发。多伦多大学研究生联盟执行委员会(The U of T Graduate Students’ Union Executive Committee)也站出来反对这个政策。心理健康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Mental Health)也展开了一场座谈会来讨论这条政策的宗旨。其他学生在线上形成了一个强制休学政策的反馈小组,逐条地汇编了学生的批评和不满。

这条草案最终被驳回离不开这些组织和学生个人的努力。但是尽管收到了大量的反馈,草案的修改可以说仍然是有名无实。多伦多大学学生联盟(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就这一政策提出的14个问题,只有三个在最终截稿时被采用。

首先,该政策的1.C.21章节中新增了基本一词,以缩小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所能干扰的活动的范围。其次,由于国际学生只有注册入学才能获得在加拿大居留的合法身份,该政策的执行将可能对国际学生造成大幅度影响,为回应此担忧,对该政策的一项修订允许在适当的情况下为学生提供学生移民顾问(Student Immigration Advisor)的服务。最后,该政策中还新增了一项条款,以确保大学执行个人健康信息保护法(Personal Health Information Protection Act)的规定,该保护法规定了在安大略省范围内对个人健康信息收集、使用和公开的准则。

该政策的其余部分大多保持不变,同时仍有众多问题尚未得到解决。该政策没有对专业医护人员的参与提出明确要求,并且规定将决定权交至副学生教务长的手中。接受了相关培训的健康专业人员可以恰当、准确地对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进行评估,并确定学生的生活受到这些问题影响的程度,然而对于那些并未接受相关培训的教务处工作人员来说,能否做出这些评估是很难说的。

对该政策的另一条担忧是,该政策中意义模糊的措辞给了校行政部门过于宽泛的权利,从而限制了学生的自主权。对学生是否留在学校,以及被强制休学后返回学校做出的决定,完全落入副学生教务长的手中。任何申诉必须在决定下达后的15个工作日之内,向大学法庭(University Tribunal)的纪律申诉委员会(Discipline Appeals Board)提出。委员会的高级主席将听取申诉,并对申诉做出最终决定。

最终,可悲而讽刺的是,,一项旨在缓解学生心理健康压力的政策却通过强制学生在已经很不稳定的情况下休学,这可能在实际中给学生造成更大的痛苦。在像多伦多大学(U of T)这样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休学几天后作业将会堆积成山,所以一个学生若落下一整个学期甚至更多的学业,或将不能完成学位,对于学生来说将是十分痛苦的。在多伦多大学(U of T),学生的学业被心理健康压力所干扰的情况并不少见——高压环境是学生体验中令人不安的一部分。

值得肯定的是,学校相关部门坚持该政策是非惩罚性的,且是出于对学生利益的考虑。尽管如此,该政策中的大量规定在学生群体中引发了大规模抵制——当然,这种抵制是可理解的。然而其中最令人担心的是,该政策将会使校园里一部分最脆弱的人过度地边缘化。如果大学真的希望政策能为学生服务,那么解决学生们担忧的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解决校园心理健康问题有意义的解决方案。

当前,这一政策又一次进入了修订阶段,大学仍有机会对此做出更深入的回应。

多伦多大学可能是一个非常孤立的地方,在这里一个能够解决校园心理健康问题的综合方法是亟需的——如果新出台政策能有效服务学生,该政策很有可能成为一种先进的方式。

幸运的是,过去几个月以来,学生们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共同面对心理健康问题。我们希望今后的草案能够以一种更加关注学生需求姿态来解决现有的担忧,如果改变甚微,那么毫无疑问地,学生们还将会继续推动变革。


翻译/Translate: Sandy Wang, 王姝锦/Shujin Wang

校对/Proof: 晏薇/Wei Yan, 孙雪菲/Xuefei Sun

终校/Final Read: 刘卓颖/Zhuoying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