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错再错

在理想情况下,学生会应该是倡导以满足学生利益需求为目的的民主机构。同样,学生也应该保留向学生会对民主进程、利益和需求的问责权利。

 

然而去年,负责UTSC14,000名本科学生的士嘉堡校区学生会(Scarborough Campus Students’ Union, 简称SCSU)因其一系列有争议的决策,并没实现这一理想目标。

 

去年十一月,SCSU董事会展开紧急会议,驳回了在年度大会(Annual General Meeting)上提出为SCSU选举开放线上投票的动议的议案。线上投票这一方式已经被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采用,其能明显提高选举期间的选民参与度。

 

在学期结束时,董事会决定向UTSC女性与跨性别中心(Womens and Trans Centre, 简称WTC)的年度会议额外提供4,500加元的资金,尽管这一提案已经在之前的年度大会上被投票否决了。显然,SCSU董事会的决策和学生们的意愿并不一致。

 

就在最近,董事会成员一致通过了一项对学生媒体认证和会议参与权限进行管制的动议。这一极具争议的动议由政治科学系主任雷蒙德·邓(Raymond Dang)提出;邓指责学生媒体存在歪曲事实和宣传虚假信息的现象,但他本人却没有给出具体实例。该项动议明显针对的是多大校报(The Varsity)和地下报社(The Underground,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校报),两份刊物过去都曾报道过同样由邓提出的饱受争议的WTC动议。

 

SCSU对学生媒体发布虚假信息的指责并不属实。实际上,这是SCSU因不满学生媒体对具有争议的决定的报道和对当权者的批判,而对其开展审查和限制的一次尝试。

 

尽管SCSU打算以加拿大新闻工作者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Journalists, 简称CAJ)的道德规范来制约学生媒体的权限,但CAJ表示他们认为SCSU的行为是反民主的,并呼吁多大所有学生公会 “放弃阻止新闻工作者报道公开会议的企图”。

 

在选择控制媒体对重要的公开会议报道时,SCSU对其诚信和信誉作出了妥协。这说明了他们致力防止发布可能会对其议程构成威胁的资料,也为不透明的行动和决策打开了大门。缺失的问责制会导致滥用权力的可能性,如果没有自由讨论和批评权威,选民便会缺乏信息。

 

SCSU必须认真改进治理并让真正重要的问题步入正轨。试图控制学生媒体只会遮蔽学生会的真正目的和作用,也就是解决学生的迫切利益问题和需求。SCSU一直不断作出不良、不负责任的决定,包括在WTC议案和多大士嘉堡校区食品安全事件上的不作为。

 

学生媒体在揭露这些问题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从而也敦促SCSU进一步加强工作。正如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卡琳·普格利塞(Karyn Pugliese) 所说,“政府并不凌驾于法律之上;包括学生记者在内的所有新闻工作者都拥有受宪法保护的权利,能够代表公众向任何政府机关问责。”

 

如果像SCSU这样的学生工会要坚持他们对民主的承诺,那么他们必须认识到学生媒体的自由和独立是学生民主的核心。SCSU也必须信任学生媒体对其报道内容的公正、客观与真实性所作出的承诺

 

SCSU请撤回试图对学生媒体加以控制的议案,并专注于有效解决对学生而言重要的问题。

 

Michael PhoonUTSC的二年级新闻系学生,也是The VarsityUTSC事务专栏作家。

 

翻译/Translate: 钱泳欣/Janice Chin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