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8日起实施的《加拿大刑法》(Criminal Code of Canada)获得了新的修订,警察拥有更广泛的权力来拦截司机,并检测他们的血液酒精水平。

 

此前,警察必须证明司机有合理的醉酒嫌疑,才能进行酒精测试。现在,警察可以在任何时候以任何理由拦下司机。抵制和拒绝参加测试的个人也可能面临罚款。

 

此外,这些变化还引入了新政策。它提供了两个小时的窗口期,允许警察在司机停车后两小时内对其检测或罚款:即便不在路上——在酒吧、餐馆或自己家里,你也可能遇到警察,并接受呼吸测试。如果你超过了法定驾车后两小时血液酒精含量的限制,你也可能面临处罚。

 

这预示着个人与司法系统之间的互动将发生危险的转变。这种情况下,警察可以任意怀疑非法行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罪犯,而证明清白的责任就落在他们自己身上。

 

国家必须保障公民安全和尊重个人隐私和自主权,以及保持两者间微妙的平衡,然而该变化使得国家过分干涉着公民私生活。

 

作为学生,我们应该特别关注这些变化。在我们的文化里,大学生和醉酒驾驶之间的联系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化的概念。

刚刚独立的年轻成年人往往乐于探索新奇、勇于冒险——也包括沉迷于酒精和滥用药物。研究持续发现,年轻人常剧烈间歇性饮酒,并更容易酒后驾车。

 

根据这些统计数据,警察更倾向怀疑大学学生,更倾向于监控我们的活动。警察在遇到我们的时候,会以有罪推定的方式行事。而现在,他们可以在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行使他们的权力,在任何时候打断我们的生活。

 

此外,这些变化还引发了对种族定性的恐惧。自去年年底以来,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Ontario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一直在对多伦多警察局(Toronto Police Service)内部的种族定性和歧视进行调查。该报告指出了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警察会拦截和拘留特定公民的许多案例

 

在过去十年中,多伦多警察局与种族化社区成员的关系日益紧张。渐渐浮现出的众多证据指出,警官们对黑人和棕色皮肤的年轻人抱有不公平怀疑,以及在警民交流中产生的权力滥用。

 

多伦多记者德斯蒙德科尔(Desmond Cole)直言不讳,质疑备受争议的街头抽查。抽查由警察行使,即警官拦停,询问和记录没有任何犯罪嫌疑的公民——他们常是有色人种的年轻人。科尔说,2013年,警察在市中心抽查年轻黑人男性的可能性是现在的17倍。

 

令人担心的是,对刑法的修改将成为实施街头抽查的延伸和理由。现在,警方将有名义上的理由来随意拦停和拘留公民。警方辩称这是为了保护公民的安全,避免酒后驾车带来的危险,实则遏制了人们对随机停车检查的强烈反对。因此,我们必须在一个更广泛的背景下理解新的《醉驾与毒驾驾驶法》,即日益强大的警察力量会危及公民的自由。

 

警方现有的种族偏见也意味着,这些新法律将加剧对特定种族的定性和拘留。这只会进一步加深种族化社区对警察的不信任。

 

公众的信任十分重要。个人的自主权、隐私和尊严是至高无上的。但是,随着警察介入那些他们发誓要“服务和保护”的公民的生活,它们受到的威胁日益严重。

 

米拉·尤利西斯(Meera Ulysses)是New College近东和中东文明专业的大二学生。她是校队时事专栏的作家。

 

翻译/Translate: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 李雪迪Xuedi Li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