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s Articles

孤独的诅咒

孤独是什么? 一部永远不会响的手机、充满垃圾邮件和时事新闻的收件箱、零条未读消息、一列向东行驶的火车上全是手牵手的情侣。 又或许是一个人回家,打开Instagram看着那些快乐的人,然后点上一支大麻远离这一切。 也许在另一个人的生活中,孤独是不停地响着的电话、Messenger上两位数的消息提醒、一列往西的火车,能牵着某人的手,却仍感觉这一切很遥远。 一个人走回家,各种想法从脑子里跳出来:你的另一半可能会离开你,他们在假装对你有好感;你的朋友并不真的喜欢你,他们只是在容忍你;没有人理解你,也没有人真正想要理解你。 最后一个片段——翻开课本,忘我地学习。当我成为一名著名的专业人士,我就不会孤单了。至少,不用再思考孤单,这些只是有机化学产生的关系而已。   一名学生的视角   最后一个片段是根据《卫报》(The Guardian)中的一个故事改编而成。当时,一名匿名的四年级医科学生写信道,她从高中起就与朋友疏远的经历。她写道:“我安慰自己,虽然我永远不会成为派对中的一员,但我仍然可以通过我的学业成绩发光发热。”   她继续说:“晚上独自埋头读书的生活让我感到空虚,学期结束时,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庆祝。我从来没有过男朋友,甚至从来没有想过会有男朋友。我怕我会变得刻薄。”   《卫报》专栏作家玛丽拉·弗拉斯特鲁普(Mariella Frostrup)在回信中说,跟这位学生一样感觉孤单的人还有很多。弗拉斯特鲁普写道: “来信的很多20多岁的年轻人都苦苦挣扎于学业的压力、孤立感和接近关于存在的焦虑感。你可能会感到孤独,但你已经是一个庞大集体的一员了,即使这是没有任何一个成员特别希望加入的团体。” 弗拉斯特鲁普解释说,尽管学生在信中没有直接提到社交媒体,但社交媒体会通过让一个人的朋友看起来比实际更不孤独,从而加剧这个人孤独感。更不用说事实上,一个学者在孤立的环境中工作是很正常的。   孤独的精确定义 […]

30 March, 2019
研究生学生会成员投票决议建立抵制、撤资、制裁永久委员会

充满争议的动议激起了针对其程序和原则的反对意见

24 March, 2019
亨丽埃塔·拉克斯的癌细胞将长久存货用于生物医学研究

一则改变了医学史进程的患者故事

11 March, 2019
建筑学院研究生表示,新建筑楼的工作环境差强人意

学生工作区域缺乏隐私、噪音值高、空间不足

19 November, 2018